她没有对我道别,而是一步一步的像远处走过去,我一惊,想起了她之前扮作孟婆说的话,急忙跑了几步上前拉住她,“你先前说,你会受到地府的惩处,十世不过二十一岁,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没有说话,而是满含笑意的看向我,身体一下子虚空,我的手穿过她的身体就像穿过空气一样,她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带走了灯火烛光,而我则彻底迷失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方向。

  我感到有人将我搂在怀里,一声一声的呼唤。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怕是之罗和梁青急了,这才进来看我,却发现我怎么也叫不醒,这两个傻丫头一定以为我出事了。心中有了方向,顺着远处有呼喊声的地方一步一步走过去,突然四肢无力,然后再醒来时,看见之罗和梁青神色怪异的站在我床边不远处,我正要招呼她们过来,腰身却被人猛地一箍,半熟悉的感觉,我回头看去,此刻倚在床榻边的男人,一副谦谦君子温良如玉的模样,竟是穿了一袭白衣?额,不对,是脱得只剩下白色里衬了,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手掌竟然一拍一拍的拍在我的后背上,看样子像是哄孩子一样。

  但此刻的我竟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顾不及会不会将他惊醒,我急忙朝后退了两步,瑟缩在床边,身上盖着乳白色的绸缎被子,我一愣,这柔软的触感,貌似不是我那床被子啊。完颜设也要么是睡得浅,要么就是装睡,总之我一动他便醒了。

  他挥手屏退了下人,之罗和梁青本来并不想走,却被跟着完颜设也来的人强行架了出去。我拉过被子罩在我的头上,说实话,现在的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完颜设也,他低声笑了出来,什么话也没说,伸手过来就要拉我头上的被子,轻声问道:“不闷吗?”声音真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我觉得有些胆寒,他还要脸吗?前些日子差点要了我的命,现在却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没有用多大力气,见拉不开我的被子便一股脑的从缝隙里钻到被子里来,然后轻轻把我搂在怀里,埋首在我颈间,声声喟叹。

  完颜设也的呼吸这么近,他身上那一股淡淡的梅花香萦绕在我的鼻间,让我有些迷糊,迷糊到分不清现实,似乎感受到我浑身僵硬,便说道:“苏嫲是我的奶娘。”

  什么意思?因为那是他的奶娘,所以他就可以为了替她出气那样折磨她?真有意思,打也打了,现在才来解释,觉得我会被他迷惑然后不计前嫌不成?真是不好意思,本姑娘乃小女子,最会记仇了。

  我什么也没有说,他张嘴就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像是再发泄不满,像他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对别人,觉得对你好你就应该接着,等你不想理他的时候就开始变成以前的模样,永远温柔不过三秒!

  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担心他还有什么别的企图。

  他的手盘上我胸前的衣襟,黑暗中他低声问道:“为什么不说话?”

  一阵寂静,他发现不对,真正用力将被子撕开,皱着眉问道:“你怎么了?”

  我将头埋在双膝之间,他这副样子难道是以为我不能说话了?不得不说,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如果能不说话的话估计可以省去不少麻烦!反正他已经误会,不如继续装下去,只需要注意点,基本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毕竟完颜设也不会去宠爱一个哑巴,那些女人也犯不着去和一个哑巴较劲。

  他罕见的有些慌张,倏地一下将她抱在怀里,张嘴竟然说的是:“小福不怕!”正说着,他就要下床。

  0酷匠…网首'9发

  我浑身一僵,听着他那一声小福,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拉住他,他脚步一顿,转而回到床上看着我,一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完颜设也,你的那一声小福,我可不可以当做你喜欢的是现在的赵福金?

  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赵福金,你要清醒一点,不能被人家一句称谓就迷惑了。

  ……

  毫无意外的,完颜设也还是请了御医来看,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知道我为什么不会说话,毕竟我是装的,所以还是非常心虚。索性他们畏于完颜设也的强势,这些不确定的因素,于是乎,我见到前些日子刚刚见过的一个老人,也就是完颜家的老祖宗。

  完颜依希并没有跟他一起来,当他的手开始在我的手腕上诊脉时,我很是忐忑的看向他,别的医者畏于完颜设也,而老人家完全不需要,他大可以将所有实话都说出来,只不过到时候的我估计就会变得非常倒霉。

  每一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老人家的脸上,他看着我笑意盈盈的脸上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我突然安下心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老人家一定是来帮我的。

  果不其然,只听过老人家声音中带着惋惜,悠悠说道:“这丫头本来身体就不好,后来应该是受了严重外伤,导致神经压迫成性,所以便说不了话了。”

  完颜设也端着碗的手一抖,药汁洒了一地。任谁也能看出来他的慌张,他一步步走近我,然后轻声问道身后的老人家,“长老,不知道这种伤能好吗?”相对于更多人的诧异来讲,我更多的则是怪异,对于完颜设也来讲,赵福金本没有这么重要,但是他却这样演示,难道是做给别人看的?

  不要怪我不解风情,完颜设也竟然知道把赵福金送出去会得到什么下场,依旧将她送给完颜离布,这样的人,还要指望他将她放在心上不成?

  老人家很是应景的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随心而定~”

  秀萝的声音此时从门外传来,“福金姑娘,大妃听闻姑娘之事,甚感遗憾,特意将宴请之事推迟三天,请姑娘多做准备。”话音刚落,走廊上传来一阵一阵的脚步声,俨然那姑娘已经离开了。

  啧啧啧,不愧是大妃,连身边的丫鬟都这么有风范,明明在门外看到了大王的人,知道大王在屋中,也没有想过来参拜,扭头就走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