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是她所信仰的爱情,来不及开出最美丽的花朵便凋谢了。画面又是一转,是赵福金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因为自己容貌冠绝天下,成了被金朝点名要的皇族贵胄。而面对皇权,即使是身为大将军之子的完颜设也也不能半分反驳,就当他爱过赵福金,可他们之间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画面再次转换,是在一处冰冷的黑暗之中,看周围的陈设摆案来讲,俨然是金朝的宫殿。而按照顺序来讲,这个时候的赵福金应该在完颜离布的府中。

  其实有一点我一直很疑惑,就是我上次和完颜设也发生关系时,在床榻上留下的落红,一早就被送到完颜离布府上的赵福金怎么可能还是处子之身?我看了看身边闭目凝神的赵福金,绝对还是接着看下去。

  沉重的殿门被推开发出吱呀的一声响,赵福金被人抬回殿中已经虚弱不堪,看样子只剩下一口气了。

  寒风如洗的宫殿之中,她的黑发松散,俨然想是一尾任人宰割的案板之鱼,四肢都被人锁上沉重的铁链,汗水和血水混合浸透了衣襟,破烂的衣衫偶尔现出露骨的伤口,不过是尚有一寸呼吸,维持着思想罢了。

  她咬着握成拳头的手,眼角已有泪珠闪烁,是在强忍着自己不能哭出声来,她的国家丁零破碎,父母亲人悉数被金人奴役欺辱,全都是拜她所赐,她的泪早该流干了,因为这世上谁都可以哭,只有她没有资格因为屈辱而去哭泣。

  金人宫女粗暴的为她上药,估计是因为看着她柔柔弱弱,病入膏肓的样子还是那样美丽动人,手上的力道故意又重了几分,宫女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别以为长了一张好皮囊就能迷惑二皇子的真珠大王,你这个贱人!”

  女人总是面对比自己更加美好的女人时止不住的自卑,若那女人高高在上时自然不能做什么,少不得还要阿谀奉承,只敢背地里小声咒骂几句,而一旦这样的女人沦为阶下囚时,是不是人都想要来踩两脚。

  药粉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赵福金用药,自然也不会是多么好的药。

  我有些不忍再看下去,也不怎么明白赵福金让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让我报仇,那我确实是一直再努力啊。闭着眼侧过头去,发现赵福金也朝我这边看过来,我有些尴尬的挪回了视线,继续看了起来,却见到了一个人,完颜设也。

  那时候再见,已是四年以后,完颜设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只爱穿着白衫站在梅花树下,笑起来会有两颗虎牙的纯洁少年,眉眼之间戾气横现,稚气脱尽,如今只剩下空有一副美艳的皮囊。我如今才知道,为什么我那日说他长相美艳之时,他非但没有杀我反而放了我,估计是因为有记忆闪现。

  她见到完颜设也那一刻,来到陌生甚至恐怖的寂静宫殿里,所积攒的所有情绪突然爆发,她不管不顾的扑到他身边,“完颜设也,你怎么还有脸来见我?若不是你,我北宋怎会亡?若不是你说你能向西夏借兵,我又怎么会将兵符偷出来,我珍重将它交在你的手上,不是任你随意糟践的!”

  她原以为少年会像以前一样抱住她,同她解释一切。只不过,这一次她却失望了,她记忆中那人终究没有赴她而来,而是将她一把推开,力道不算重,可对于三天水米未进的赵福金来说,轻易的便摔倒在地上,手上的白玉镯绾落在地上,他踩在已经断成两半的白玉镯绾上,冷眼瞧着她,“不过废公主,莫要脏了本王的鞋。”

  Hc酷匠p}网◎●首发;I

  她几乎是绝望的抬头望向他,觉得昔日梅花下低吟浅笑的少年如今是这样的陌生可怕,她不敢去想以前的事情,那个承若要带她看尽世界繁花,承若要守着她一生一世的少年,如今踩着他送给她的白玉镯绾,所说出的一字一句都可灼烧她的心,让她痛不欲生。

  她想她的爱情约莫是要死了,曾经是她生命中整个信仰,不过因为她是敌国公主,不过因为他想要征服这个国家,到头来失去一切,不过是孑然一身。

  赵福金不仅仅是史书上记载的懦弱女子,在二皇子府也好,在真珠府也罢,她不止一次想要自杀,只不过每一次都能被监视她的人及时救活,她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很多人都不想她死,不是因为关心她,而是主子不让她死,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对她百般折磨,却不让她死。

  画面再转,赵福金闭着眼睛,在疼痛中昏迷过去,她仿佛又回到那个可怕的噩梦之中,看到烽火绵延的暮色,昔日辉煌灿烂的绝美宫阙在冲天火光中渐渐变成残垣断壁,兵甲厮杀之声不绝于耳,猩红色的鲜血浸染了整个夜空。她又闻到了熟悉的梅花香气,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靠在谁怀里,我看见画面上的她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忽然觉得浑身冰冷。

  画面截然而止,我疑惑的看向赵福金,这样没头没尾的,只是这一段,是想告诉我什么?

  赵福金看着我,然后说道:“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大婚之夜,你尚有落红~其实,那就是你。”

  我被她的话说的一愣,随后呆呆的问道:“我自己?”她的意思岂不就是,完颜设也那日夺走的是我的第一次,而非赵福金的?这种的话简直不可信,我不过就是一缕灵魂,脱离了赵福金连实体都没有,况且现代的我非死及伤,即便什么事也没有,隔着异时空,完颜设也怎么可能……

  “你大可不必担心,你现代的身体并没有死,而你则是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暂时回不去,但是终有一天,会有让你选择的一天。”

  我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选择什么?”

  她很是同情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摇了摇,什么话也没有说。我想了想也对,毕竟天机不可泄露,遵循天道乃是伦常。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道是:车到山前必有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