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向孟婆,不过就是见一面,见完之后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总不会赵福金见我一面就是死吧,哦,她已经死了。都已经死了,还能比死更严重的下场吗?

  她很是平静的看着我,声音淡漠:“地府的鬼差也在找她,你可知世人死后皆会踏上轮回之路,她抗命不从,自然是要受惩罚的,只不过,她身份特殊,因为你的灵魂穿越而来,搅扰了鬼差对于她的搜捕,如今你要见她,她必然要现身,她若现身,必会接受惩处。”

  我一愣,呆呆的问了一句,“会接受什么惩处?”

  孟婆看着我,极为平静的说道:“十世轮回,病弱早夭,不得活过二十一岁。”

  听闻此言,我心下一沉,整整十世都不能活过二十一岁,这算什么惩罚,这简直就是折磨!所以来不及细想我便说道,“是我要见她,就算是十世轮回,活不过二十一岁的,也应该是我!”

  处处沉稳的孟婆惊讶的看向我,着实吃了一惊,估计是觉得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下像我这么舍己为人的人~好吧,其实是个说话做事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的人,没办法,谁让我头脑简单,四肢也简单呢。

  她突然呵呵笑出声来,声音不像之前那么沧桑,竟然显得有些清脆,我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孟婆被一团光雾笼罩,霎时间光幕消散,出现的人竟然是一个我怎么也意想不到的人,赵福金的魂魄?怎么会在奈何桥边?

  青蓝色的碎花衣襟,下搭着乳白色的曳地长裙,外披一件天兰色的云锦绸缎,简单的配束,依旧美得就像是看见一簇月光,明明同我是一样的脸,可是因为气质,竟能相差这么多。

  我愣在原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盏油灯忽然亮了起来,霎时间照亮了整个奈何桥,我这才看清了四周的景象,穿过层层白雾,朱梁画栋,金雕玉石,金碧辉煌中透露出无限的孤寂和悲伤,她的眸子像是粹了星辰般闪耀,烙在我的心里立刻便发了芽,我想,这样的女子,任凭是谁也会一眼爱上,又何况是完颜设也?

  她就站在我身边拉住我的手,眸子里带着笑意,身上发出淡淡的光,我听见她的声音如梦似幻,我听见她对我说:“这个世上并没有什么孟婆,有的只是陷入苦海无法自拔的女子,人们称呼她们为,引亡人,老迈的皮肤只是幻象。”她看向我,笑着说:“你能来见我,能说出那一番话,我很开心。”

  “福金,你其实一直都在,对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笑了笑,点了点头。

  “你是要和我讲完颜设也之间的故事吗?”我问她,除了这一点,我实在想不出她还会以什么理由来见我。

  她一怔,慌张的神色一闪而过,只是瞬间的工夫之后,又是会心一笑,没有顺着我的话接下去,而是拉着我的手走上了奈何桥。按理来说,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的人,一旦走过奈何桥都会死亡,更何况,我只是一个灵魂,这一步步可能是死路,可赵福金拉住我的手,我就觉得莫名的心安,理所当然的想要去相信她。

  可能是见我没有反抗,她的心情看起来更好了,站在桥中央,她冲着黑暗的忘川河面挥了挥手,河水随着她的手的挥动而变化,随后在半空中变成一面镜子,她说:“忘川河上,记载着每一个引亡人最为悲哀的往事,我希望,你能看清楚,找到你自己的路。”

  我点了点头,将视线投向水镜。镜中人正是赵福金和完颜设也,两人的脸上尚且带着稚嫩,应该是之罗所说的多年前,那时候的完颜设也还不像现在这么暴虐,稚嫩的脸上虽然已经显现出现在倾国倾城的妖孽样子,但是那时候的他更加纯洁,爱笑的他一笑起来便有弯弯的月牙在脸上,他那时候喜欢穿白色,站在梅花树下,美得不像是凡间的人。

  场景几番变化,一下子是赵福金站在梅花树下,月光透过树冠印在土地上,在半空中形成一束一束的光晕,她嘟着嘴,手上把玩着一朵梅花,佯装生气的对他说:“你如果离开了,我就让父皇将我下嫁!”

  完颜设也眼神中闪过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即将她抱在怀里,闷声说道:“你敢!”

  赵福金痴痴的笑着,闻着他身上的梅花香气,从我这个外人角度都能体会到的满满的幸福感,何况是赵福金自己?

  我一时间觉得有些悲哀,看到了这样的开头,或许已经知道了后来的结尾,在北宋灭国一事上,或许有很多不为人知之事,而完颜设也从第一次见到赵福金开始,他或许已经设定好之后的种种,可对于赵福金来说,完颜设也的出现是她十八年来不曾预料到的存在,已有婚约在身的她喜欢上了敌国的王族,在之后无尽的岁月里,完颜设也因为金朝之事离开,然后不得已嫁给别的男子,这本来是她自己的原则,况且那人对她恭敬如宾,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就很好,可是后来那人再回来,因为她而得到了北宋军符,如果不是这样,或许不会加速北宋的灭亡。

  我看着镜中完颜设也眼中不明的情绪,忽然已经懂了,曾几何时,我不也被这样的情绪所迷惑,若不是那日所发生之事,我也看不清。而赵福金比我更惨的事,我不过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而她却付出了覆灭整个国家的代价。卞梁被攻破的那天,赵福金才知道她自己错的有多麽离谱。

  酷、*匠网唯}一正m版1%,,x其他都是i盗O版0k

  她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长大,无依无靠,颠沛流离,她的父皇母后,她的夫君,宠爱她的妃子长公主们,她的兄弟姐妹们悉数被绑上金,一路上她看尽了多少亲人的血和白骨堆砌下的山河?这都不是最深的痛,亲眼看着曾经挚爱之人,正是带兵攻破自己家国的罪魁祸首,还要在她面前嗜血般强暴她的姐妹,更甚者将她送给慕名而来的完颜离布,这才是最大的痛苦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