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之罗居然是这样的人,“真是想不到,你和完颜设也之间原来有这么深厚的情谊~你两是怎么闹成现在这样的?”

  之罗罕见的没有生气,看我的目光带着一丝异样的情绪,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公主,你应该问你自己才对。”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之罗点了点头。

  我苦笑一阵,看着之罗很是认真的问道:“我现在决定不听了,行吗?”虽然我和赵福金是两个灵魂,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首先,如果北宋灭亡是因为赵福金信错了人,我现在穿越到她身上,有什么理由去报仇?索性再跳一次江还差不多。

  之罗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不满的说道:“公主,早接受晚接受总有一天都要接受,况且这可是你主动提出来要听的,我可是正说到兴头上呢,就算你不想听,青儿也想听呀,青儿,是吧?”说着就向我身边的梁青使眼色。

  梁青傻乎乎的看了之罗一眼,随后一本正经的看向我,说道:“公主,青儿跟在你身边不久,好容易听之罗姐姐谈及公主的过去,青儿觉得,这是了解公主的好机会。况且公主忘了很多事,难道就不想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看着两只狐狸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我有些郁闷,本来还有个纯纯的小白兔,没想到也被之罗带坏了。

  “我……”我刚要说话,心头突然一钝,像是由一只手在扯着一样,生疼生疼的。又来了,不属于我的心绞痛,赵福金的灵魂又在作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罗的话刺激到她,让她变得很敏感,她似乎在提醒我什么。

  “公主,你怎么了?”我突然的举动将之罗和梁青吓了一个半死,尤其是之罗这个丫头,倏地一下抓住我的手,因为害怕,手上的力道没轻没重的,捏的我的伤口疼的厉害,而我因为心绞痛而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任她揉捏。

  我摇了摇手,暗想赵福金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想告诉我,强忍着痛意将之罗和梁青撵出去,也告诫他们不要伸张,至少我还不希望有人去怀疑我身体里是不是有两个灵魂,我不是赵福金而是冒名顶替,在这样一个迷信的年代里,多多少少会被人当成妖怪。我就算是想要报仇,也没打算过把我自己搭进去。

  之罗和梁青见我是真的生了气,这才悻悻然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几番担心,却还是拗不过我,只好说有事就叫她们,这才不放心的离开了。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赵福金,这里不是说的面相,毕竟我就在她的身体里,只要照镜子就能看到她,我所说的,是赵福金的性格,是否真的如史书所说那样懦弱,我一心想要借用她的心情的前提是帮她报仇,这样的初衷在我看来,几乎已经濒临瓦解。

  将门窗都拉好,我静静躺在床上,不管是在现代也好还是古代,跟灵魂会话总是一个很奇幻的事情,但是这样奇幻的事情此刻正发生在我身上,由不得我不相信。

  我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应该还在,也知道你应该有话对我说,现在没有外人在,只有我们两个,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有什么想要说的可以直接说。”如果现在有个人在我身边,一定会觉得我一定是疯了。

  可是我觉得,她一定在,虽然平日里很冷静,但是触及到完颜设也的事情,她就一定会“活过来。”想起来还是挺恐怖的,说不定我什么时候昏迷了,再醒来时的我就不在是我了。

  H9酷2.匠网*唯一UI正U版,3}其!$他都o是d盗版1

  周围没有声音,我思忖一番,难道我有什么话说错了,惹她不高兴了?想到这里,我说道:“嗯……我知道我以前对你有很多不够客观的看法,或许你觉得我太过武断,所以我想要了解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你看,若果不是你,也不会打断之罗未讲完的故事,你是不是该继续讲完?”大家闺秀就是大家闺秀,非要时时哄着才肯出现,这么傲娇的脾气也是没谁了,可是能怎么办呢,人家可是过往事情的主宰。

  果不其然,四周铺天盖地的黑暗掩面而来,我一下子没了知觉。再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白雾,隔着浅薄的白雾能隐约看到前方有一座桥,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挥开白雾一眼便看见了前方桥上站了一个人,佝偻驼背,衣衫破烂,我一愣,这里总不会是……

  肩膀上猛然搭上来一只骨瘦嶙峋的手,我木讷的回头,看到是一张干煸的只剩下皮的肌肤,我一愣,感官上的刺激让我几乎忘了尖叫。

  来者是一个七旬老人,脸上的皱纹刻着岁月的年轮,她看着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发生沙哑沧桑的声音,“处万事而不畏,你很不错。”

  我干干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堪的微笑,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里却暗自嗨翻了天,天呐,我居然和孟婆在一起,她还在夸我!只是可惜连个照相机都没有,这么庄重的历史性的一刻居然都不能记录下来。

  孟婆放开手,走到桥头,双腿一盘居然浮于半空之中,我惊讶的走过去,见她闭着眼睛低声喃喃些什么,估计是咒语之类的。我在她身边蹲在地上,虽然不知道她念的是什么,但是打扰别人总是不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婆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孟婆桥上无生灵,世上无念非执念,你来这里,怕是想找什么人吧?”

  我飞速的点了点头,说道:“大人,我想找一个叫做赵福金的女子,她生前是北宋的公主。”

  孟婆睨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占了她的躯体,我自然知道。”

  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就是我这个样子,不知道大人是否见过?”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孟婆是不是见过她,她的灵魂应当还存于这个世界之上,那就意味着她还没有饮孟婆汤,没有过奈何桥。

  孟婆摇了摇头,看着我说道:“你要见她,可知见完之后,她会落得什么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