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到底是是霸占和占有,还是只要对方过得好就可以放手和祝愿?当之罗将完颜设也的这句感叹原本如初的同我讲时,我心中一阵唏嘘。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感动,而是为之罗的智商而着急,我不过是打了苏嫲,他就几乎要了我的命,如果我真的得到过他的真心,除非他也同我一般是穿越而来,因为忘却前尘往事,才能冷漠狠心的折磨我。显然,这个说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梁青听着之罗的叙述,很是崇敬的走到床边来,双手撑着下巴望着之罗,眼神里一片羡慕之情,哎,到底还是小孩子,前些时候才那么折磨我,现在不过听之罗嘴皮子一哆嗦,便开始飘飘然起来了,估计现在脑海里正浮现着完颜设也俊美的样子,然后歪歪一些别的事情。我撇了撇嘴,这个完颜设也,简直就是一个害人精,你说说你个男人长得那么祸国殃民的要干什么?

  之罗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些不满,“公主真是的,自己要听,奴婢在这儿坑坑巴巴的讲上半天,到头来您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我嘿嘿笑了笑,捏了捏之罗两颊鼓起的肉包,“是你这丫头讲的太无趣了,听得我都要睡着了,你得讲一些激烈的。”我挪揄的看向她,却发现这丫头的脸腾的一下红的堪比红屁股,一锤子打在我腿上,看样子是恼羞成怒了,“公主真是坏,就知道打趣我,怎么不打趣青儿去?分明就是看之罗好欺负!”

  我一时来了兴致,歪着头,一本正经的问她,“哦?那你倒是说说,公主我哪里坏了?”

  之罗愣了愣,被我的语气一怔,随后支支吾吾的说道,“你分明要听激烈的东西,那岂非就是……”

  我一口老血喷出,这个之罗想得也真多,我笑着说道:“我说的激烈不过是让你讲讲我同完颜设也之间有过的摩擦,你想到哪里去了?还是说,你是想同我说说你自己的风流韵事?”我挪揄了她一句,不过说真的,关于赵福金同完颜设也以往的那些甜蜜过往,即便是之罗亲口说的我也半个字不信,相比于那些,我更想知道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摩擦,才会让完颜设也看向我的目光时而恨极时候又是无可奈何。

  之罗这才明白过来是被我耍了,怪嗔一句,说道:“公主,以后再这样,之罗可就不依了。”

  我点点头,这丫头,总算改了改逆来顺受的毛病了,也知道跟我据理力争,也知道捍卫自己的权利了,不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转身看向倚在床榻上的之罗,还是一副飘飘然的样子,我哭笑不得的扯了扯她的衣领,道:“青儿,回魂啦!”她被我吓的一怔,坐起身来时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呦”喊了一声。又和我和之罗对视一眼,三人爆笑出声,其实快乐非常简单,只要喜欢就笑,就会很幸福。

  之罗将青儿拉起来,又对我说,“公主,这丫头八成是思慕男人了,依我看,不如趁早配个小厮打发了才好。”语气尽是挪揄,谁也知道是开玩笑,青儿不肯就范,见之罗这样说,一时有些焦急起来,急着向我表忠心,“公主,之罗姐姐胡说八道,青儿才没有思慕什么男人,公主千万不要把青儿许出去,青儿要跟着公主一辈子的。”

  看她这一副紧张的样子,我和之罗对视一眼,不过是玩笑,这小丫头居然当真了。

  我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傻丫头,你之罗姐姐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当真了?你放心,如果不是你主动要走,我绝对不放你离开,这样成吗?”我问她,并且向她许下承诺,小丫头总有一天会长大,会遇见她喜欢的人,等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我想要她留下,她估计都不肯吧~她先是瞪了一眼之罗,随后倚在我身边靠着我,深怕下一秒我就会把她丢了。

  更《j新最'●快C上zs酷匠网

  我看向之罗,问道:“对了,我会跳江,是不是也和完颜设也有关?”想来以前也真是傻,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如果赵福金以前对完颜设也来说,只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那为什么在赵福金跳江之后,他会不眠不休的在江面找了她将近半月?

  之罗看着我,先是飞快的摇了摇头,在我的注视下又缓缓的点了点头,我有些糊涂了,之罗,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所以到底是有没有关系啊?

  我不说话,和梁青做到床边,看着她。

  她先是哀怨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缓缓的开口,“哎,公主,其实……”

  我摆了摆手,“别说废话。”

  她被我的话一噎,还是挣扎的说道:“这些事情一环扣一环的,若不说前因,后果听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嘴角微抽,挑眉问道:“所以,我和完颜设也那些乱七八糟的,真真假假的东西,你都要接着讲?”

  之罗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长舒一口气,那还好,要知道听着之罗所述故事中的完颜设也,我仿若能看见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站在我面前的完颜设也,简直是不能愉快的同之罗好好交谈下去了。这种虚假的东西有什么好讲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之罗先时对完颜设也的态度差成那样,怎么现在这么热衷于给“失忆”的我将以前两人是怎么怎么的恩爱?难道她就不怕我什么都记起来之后,又重新选择和他在一起吗?那还怎么报仇?

  之罗看向我,然后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公主,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确实要讲你同完颜设也之间发生过多么美好的事情,但是不是为了让你同他再续孽缘,而是为之后他对你的折磨做铺垫,只有这样,你对他才能真正的恨之入骨。”

  看着之罗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我不禁扶额,有些无语,“你这丫头不会自我们从刘家寺回来,就一直期待这一天吧?”

  之罗兴奋的点点头,模样看起来特别像变态杀手,只见她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笑得有点神经兮兮,“那是当然,公主有佛祖保佑所以没有死,可惜就是失忆了,所以之罗早就准备着,在适当的时间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