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青真是吓坏了,即使被完颜设也的暴虐唬的双腿发颤,她还是拦在我面前,飞身抱住完颜设也踢我的那条腿,哭喊着求道:“大王,是奴婢看到泽熙夫人忘了请安,至于公主,她只是被吓坏了,之罗姐姐去给公主拿药,竟是被人下了毒,后来泽熙夫人突然闯进来,公主因为害怕才动手的,公主无错啊!”

  完颜设也明显的愣了愣,不过只是片刻,侧目看向身旁的泽熙,似乎是在印证梁青是否所言非虚。泽熙被看的一阵心虚,随即也是落了一脚在梁青身上,骂道:“好你个坏丫头,倒是敢诬陷起我来了。”随后又攀附在完颜设也身上,娇滴滴的撒着娇,“大王,人家才没有突然闯进去,我和苏嫲在门外说了很久的话,妹妹明明知道是我,还是动了手,依我看,妹妹想打的人是我,只是可怜了苏嫲这么大的年纪,还要替我受罪~”

  我挣扎着半撑起身子,看着倒在泽熙脚边的梁青,这小丫头很痛,但是又不敢叫,忍着连眼泪都溢了出来,我这才明白过来,我可以惹恼了完颜设也,大不了一死百了,可是梁青和之罗是无辜的,我不能因为我的冲动而害了他们。

  感受到炽烈的一道目光落在我身上,我趴在地上,想着对策,如果说以前的我对完颜设也还有一丝不明的情愫,那现在的他无非就是我的敌人,他不把我当人看,我又何必自取其辱?至少在这里,所谓的尊严不过是贵族脚下的一块泡沫,他们开心了可以容忍你,一旦有一点不满意便可以彻底踩碎你的希望。

  我知道现在的局面对我非常不利,不得不顾及我们三个人的命运的我,只能低头认错,“大王,是妾错了,以后定当牢记自己的身份,不论姐姐们做什么,妾都当默默忍受。”这样的话说出来自然是骗他的,泽熙给我使了这么大一个绊子,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只不过,这句话也是在提醒我自己,在这里,我只靠我自己。

  完颜设也皱了皱眉,意料之外的没有看到我像以往一样巧言善辩,眸光微眯,不知道再想什么,我已经不想再管,结局再坏无非就是死,大不了到时候让完颜依希帮忙将之罗和梁青救出去不就得了。手臂一麻,我重新倒在地上,嘴角有鲜血溢了出来,我用袖子擦,也只能越擦越多。手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觉,看来是在地上摩擦时把手上的伤口挣开了。

  梁青惊呼一声,用手推开泽熙放在她身上的脚,不管不顾的向我爬过来,她哭着扶起我,两只手都被磨破了,我很是愧疚,却也只能对她说:“青儿,对不起。”她哭着摇头,视线扫到我的手上,“呀!”的一声,轻轻捧起来,小心翼翼的问我:“公主,你的手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完颜设也听见梁青的声音也转过身来看向我,盯着我手上被鲜血染红的纱布,眼神里带着探究的意味,不知道是不相信,还是也想知道我的手为什么会伤的如此严重。

  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里带着不悦,“怎么伤成这样?”

  我冷冷的笑了笑,故作谦卑的抬起头看着他,然后将沾满鲜血的手重重的打在一旁的柱子上,“碰!”一声巨大的响动,周围的女人们皆是一惊,泽熙更是吓得大叫起来,不由自主的骂我是个疯子,举着伤痕累累,几乎变行的左手看向完颜设也,我平静的说道:“大王看,这伤是假的,不过是我拿来准备骗取大王疼惜的道具罢了。”

  梁青和泽熙不约而同的看向我,眼神大概都传达了一个意思,她们不懂为什么我会这样同完颜设也开玩笑,而像我刚才的举动,即便原本没有受伤,现在也应该残废了才是,估计她们都认为我疯了。

  泽熙看了看我,又看向身旁的完颜设也,看他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便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衣袖,说道:“大王,臣妾害怕极了,妹妹怕是疯了,咱们快些离开吧!”

  很好,泽熙说了有史以来我最赞同的一句话,只不过想走的人只有她,完颜设也站在原地,饶有兴趣的看向我,我弯了弯嘴角,问道:“大王是不相信?”看着他无关痛痒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想看我究竟能做到哪一步,我忽然有种想剁了他的冲动,当然不是现在。我回想起完颜伊希以前总爱问我的一句话,他总是担心我会爱上完颜设也,是因为他没有看到现在站在她面前鼓励她自残的男人,空有一副美丽的皮囊,却有着虎狼一般的心肠,真为以前面对他时,心头那一抹悸动而觉得羞愧。

  我缓缓从身后拿出一把刀,带着有史以来最轻蔑的态度,锋利的刀尖离手臂还有几毫米的距离,手臂上便立刻显现出一个口子,梁青扑过来要和我抢,我在地上滚了一圈,顺势躲到一旁,我抬头望着,这些人都喜欢看好戏,我知道现在的我有多麽狼狈,也知道我既使一刀子莫了脖子,也只有之罗和梁青这两个傻丫头会为我哭,而我可不打算就这么窝囊的去死。

  抬眼看向完颜设也,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我抿了抿唇,暗自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沉不住气,这本来就是我们之间的一次赌约,赌的是谁能耗的起,但愿完颜家的老神仙也能治好我废了的手吧……

  咬了咬牙,手起刀落,眼见即将要刺在手臂,完颜设也这才不缓不慢的说道:“好了。”

  :l酷~匠?网+@首a"发N

  我停下了手,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幸好,我的手算是抱住了。

  伤口流血不止,我撕下一片裙裾捂住伤口,照这个速度,就算手不会残也要流血而亡了。

  身前突然一片黑影笼罩,眼前是一双盘着白龙的黑靴,完颜设也缓缓蹲下身来,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我看着他好看的眉眼,觉得有些恶心,完颜设也,今日你加注在我身上所有的痛苦,来日我必当十倍奉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