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家的老祖宗,如果我跟他能处好关系,那岂不是等于多了一副保命灵药?我正在想着该如何通过完颜伊希同他们家老祖宗挂上关系的时候,梁青冒冒失失的从屋外闯了进来,一看到她神色慌张的脸我就知道,准是又有什么人来找麻烦了。

  梁青气喘吁吁的停在我面前,结结巴巴的说道:“公,公主,泽熙夫人她,她硬是要闯进来,奴婢实在是拦不住。”

  我冷笑一声,来的到真是早,她的丫鬟若没有她的授意,怎么敢打之罗?我还没去找她讨个公道,她到自己送上门来了,这样也好,省的再去跑一趟了。老虎不发威,她们还真以为我的病猫不成?

  梁青明显被吓的不轻,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也没了主意,便问我:“公主,我去找大王,他绝对不会放任你被泽熙夫人欺负的。”显然,这个比之罗还要单纯的小丫头已经把完颜设也在外对我深情款款的模样记在了心里,不然不会在这样危及的关头想到找他帮忙。

  找完颜设也帮忙?他不跟着泽熙在一旁看着狼狈的我嘲讽大笑,我就要谢天谢地了。想到这里,我摸了摸梁青的头发,真诚的说道:“你还小,有些事情你都不懂,今天姑娘我就交你一招,什么叫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我豪言壮语讲到一半,房门便被人给大力踹开,门口一个老嬷嬷骂骂咧咧的说道:“好一个黄毛小畜生,看到夫人竟敢跑掉?谁给你这样的胆子?”

  这说的不是梁青又是谁?我将瑟瑟发抖的梁青拦到身后,待在房间里不动声色,她们既然把房门都踹开了,进不进来跟我出不出去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干系。

  只听见门外传出一阵娇弱的声音,自然就是今天的正主,泽熙夫人,“嬷嬷切莫这样说,毕竟是跟在妹妹身边的人,又怎么对她多加管教?”

  我冷冷勾了勾嘴角,这主仆俩双簧演的不错,不过就凭这点本事就希望我失去理智,然后冲出去同她动手?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完颜家老祖宗临走前对完颜伊希说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老人家早知道他们走后会有人来找麻烦,所以才坚持带走完颜伊希的。虽说是为了给徒弟避嫌,但是至少也顾及到了她的处境。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若是被泽熙抓到完颜伊希在她这儿,他顶多是一顿训诫,而我必然是九死一生,不错不错,看起来正如完颜伊希所说,他们家的老祖宗对我印象还算不错。

  门外的声音停顿了下来,估计是以为她们一说我就会冲出去同她们理论,所以没有准备那么多汉话。哎,也是难为她们主仆两个了……

  泽熙虽然狠毒,但是不算是个有心机的人,所以来找我的人是她,我并不意外。相比其他的几位夫人,她明显好对付的多。

  她家嬷嬷挑起门帘,主仆两人准备进来的时候,我对站在灯下的梁青打了个手势,她点了点头,有些紧张,却还是按照我的吩咐将煤灯吹熄,本来就背着阳光的房间瞬间暗了下去,虽说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是基本上只能看清人的影子了,我操起早就准备好的扫帚,一边尖叫着一边朝老嬷嬷身旁靠了过去,当一棒子烙在厚实的身上,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是打对了,手感不错。

  “哎哟!”老嬷嬷忍受不住的痛,一下子跳了起来,引的躲在她身后的泽熙也叫了起来,我满意的笑了笑,一边是嘴上叫着:“鬼啊鬼啊!”一边加速了手上的动作,早就看这个老嬷嬷不顺眼了,那个打之罗的侍婢,不就是她的女儿吗?狗仗人势的奴才,一点也不值得同情,于是打的越发欢快了。

  “这是做什么?”一身怒吼从窗外传来,有人大力将窗户掀开,有阳光从窗外倾泻而下,霎时照亮了整个房间,泽熙被吓得不轻,狠狠的瞪了一眼我,随后哭得梨花带雨的向门外跑去,即使隔着一堵墙,我也能听见她娇娇滴滴的哭诉声:“大王,你看妹妹,我不过来看看她,她就这么吓我们,还将苏嫲给打伤了。”

  r¤酷匠6网z永o#久zB免j费,看小b说2|

  我和苏嫲对视一眼,她身子明显一抖,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看样子是被我打怕了。听见泽熙提到她,她转身快步走出门外,在外头嘀嘀咕咕的,我也没打算细听,顶多又是添油加醋的说我坏话,今天这事算起来我已经替之罗出气了,没必要再跟她们纠缠。

  只不过,我想就此罢休,有人却不让……

  完颜设也的声音明显隐忍着怒意,也不进来,在走廊上冷声喊道:“赵福金,给我滚出来!”

  我冷冷一笑,看来他这是要为自己的爱妃打抱不平了,真是可笑,我又没打她,完颜设也犯得着那么生气吗?

  梁青很害怕,还是坚持要跟我出去,我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丫头跟之罗混久了,脾气越发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了。只不过这样的倔强倒是让我很感动。

  我撩开门帘,没有去看完颜设也盛怒的脸,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有多生气,而泽熙则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依偎在他怀里看向我,目光里充满了挑衅,我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对着完颜设也施礼,至少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毕竟惹我,欺负之罗的人的不是他,我也没必要专门和他对着干!

  只是这礼刚刚做到一半,完颜设也的一脚便结结实实的落在我前胸上,力道之大一下子将我踹飞了出去,眼前一阵昏暗,胸中顿时一股甜腥涌上喉间,硬是被我生生吞咽了下去,因为从小到大的习惯,越疼越清醒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从里而外分裂的一种疼痛,让我有种身在地狱的感受,在今日,我身体力行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痛不欲生。

  在偌大的真珠府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卑微的跳梁小丑,完颜设也可以当着外人的面对我宠爱有加,也能因为我打了一个嬷嬷而对我拳脚相加。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上了很多人,大多是看热闹的,在她们看来,完颜设也会宠我本来就是个玩笑,他们每一个人都想要看我的笑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