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复仇,我能清楚看到她眼睛里闪烁着的耀眼的光芒,对啊,之罗的父母也是死在金兵刀下,这样的灭门之仇,比我这样的替人报仇有着天壤之别,我又怎么能拿我的思想去左右之罗对复仇的决心呢。因为在乎,所以之罗才害怕我会爱上完颜设也。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着说道:“其实你很好,我以后会多多注意的。”

  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门外走廊上传进来的声音打断,“你们两个先别聊了,赶紧过来疗伤才是要紧的。”

  说话的正是已经磨药回来的完颜伊希,我有些意外被我拒绝后,他居然还会回来。不过有一点到是值得发出感叹,看来不是每一个姓完颜的人都喜欢偷听壁角。

  完颜伊希还带了一个医者过来,我和之罗去了外厅,大金不像北宋那么刻板,并没有什么内女不能见外男的规矩,这也是为什么完颜伊希可以没有阻碍的来往我房间的原因。

  这个医者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身着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白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黑白交杂的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看起来有些岁数了,本着尊老爱幼的心思喊了他一声爷爷。没想到原本面无表情的他居然露出一个笑容,看着我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看的完颜依希在一旁发呆。

  我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在陌生人面前尽量还是要少说话,免得又是个跟先前的赵福金熟悉的人,这样反倒会露出马脚。不过看着老人家的样子,和赵福金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一番折腾下来,老人家不仅给我包扎了伤口,还喂我吃了一颗安心丸,伤口瞬间就不疼了。我的伤没什么问题,出事到成了之罗。老人家冷哼一声,“好恶毒的招数,若不是老骨头恰巧来治,这孩子恐怕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不其然,经过老人家一番把弄,半段银针在之罗的耳后显现出来,她的半张脸隐隐有些黑雾漫了出来,看样子俨然就是中毒了。看起来很是严重,我有些担心的问道:“爷爷,她的伤能治好吗?”

  老人家看了我一眼,竟然开始自夸起来,“老骨头别的不行,对这医术还是有些讲究,亏得她是遇见了我,不然……”

  “爷爷,先救人好么。”我直接打断了他的独白,我可不想因为他的唠叨导致之罗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

  “哦……”老人家看上去有些兴趣缺缺,却还是竭力去救。顺便把我和完颜伊希赶到了偏房,说的是治疗过程不外传,理所当然的就把我们撵出来了。

  我正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听见完颜伊希在一旁悠悠的说道:“老师他居然对你这么和颜悦色的……”

  我转过身,好奇的问道:“爷爷他平时很严厉吗?”

  他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好像回忆起什么恐怖的事情,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哪里是严厉,简直就是狠毒。”

  '更新最?6快G上酷匠网

  我不禁暗暗咋舌,老人家一副弥勒佛的装扮,以为他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所以才敢打断他自夸,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怕,如果当时老人家也狠毒一下,那我现在应该在给之罗挖坟吧……

  “师父?”突然想起完颜伊希对老人家的称谓,我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在学习医术啊?”

  完颜伊希摇了摇头,对我解释道:“师父是完颜家的老祖宗,是先祖的兄弟,拜他为师可以学习很多东西。”

  我嘴角一抽,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先祖的兄弟?怎么可能,那岂不是有几百岁了?”虽然我穿越了,但是我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死不了的活神仙。

  完颜伊希很是认真的算了算,随后皱着眉说道:“还真没有人纠结过师父的年龄问题,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估计也有几百岁了吧。”

  “……”要不是因为他的表情实在是太真实,我都要怀疑他是在逗我玩了。我滴个乖乖,敢情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老神仙,那我刚才对这个祖宗辈的老人家是不是也太没有礼貌了,据说老人家性格都古怪,嗯,我开始有些担心之罗的生命安全。

  估计是感受到我的担心,他笑着说道:“不用太担心,师父如果不开心的话是不会救之罗的,看得出来,师父他老人家很喜欢你!”

  我扭头,左右看了看,指向我自己,“你说爷爷,不是,那位老祖宗喜欢我?开什么玩笑。”

  完颜伊希被我的表情逗的一乐,“福金,你好像变了不少。”

  又来了……

  我转过头,回想着当初是怎么同仙朗和之罗说的说辞时,听见完颜伊希在一旁自顾自的说道:“变得开朗了,也勇敢了。”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却风轻云淡的笑了笑,“福金,你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愿意等,你也不用管我,如果有一天你能真正幸福,我愿意主动离开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打扰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从他的态度看来,也知道自己是劝不动他的,与其浪费口舌,唯有期望他命中的姑娘早日出现,恐怕只有这样他才能不受伤害的放手。

  “虽然不喜欢你,但是我也不会去试着喜欢别人,伊希,我希望你生命中的那人早日出现,我并不想伤害你!”我诚恳的对他说,这大概是我对完颜家的人说的最真实,最由衷的一句话了。

  完颜伊希很是感动,与我之间像是暗中达成了某种协议一般,在以后无尽的岁月里,他还是不可避免的为了我付出了很多,我们之间也到达了一种比爱情更加深厚的东西,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