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伊希将我重新放在床榻上,很是贴心的在我脑后垫了两床被子,然后一声不吭的坐在我身边的床榻上,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正郁闷之罗怎么走了那么久还没回来,却听见完颜伊希的声音在耳旁悠悠响起,“因为不想让他知道?”

  我翻了翻白眼,看向他,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完颜伊希与我视线相对,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害怕他会担心?”他目光里充满了看不真切的情愫,轻声问我:“福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他话音刚落,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又不是受虐狂,怎么会喜欢上完颜设也这个变态。视线一扫看向完颜伊希一脸的期待,我有些于心不忍,他一直很喜欢我,但是我已经和完颜设也成亲了,还发生了关系,这样的我再吊着他便有些不是人了,再者说,完颜伊希这个史书上几乎空白的贵族,八成和北宋灭亡没什么关系,我也不用揪着他替她的报仇大计做垫脚石。况且,我也能真切感觉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我,或者说,是喜欢赵福金。

  “伊希……”我一本正经的坐起身来,用手绢捂着伤口,看着他说道:“伊希,或许我们以前曾经在一起过,可是我和完颜设也已经成亲了,你,放手吧!”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我能感觉出来他真的是一个完全单纯的人,我这一身注定是要为北宋,为赵家报仇的,同他完全不可能,看在他对我这么好的份上,我也不想将他拖进这场尔虞我诈中来。

  也许是被我由衷的语气吓到,完颜伊希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知道我不是再同他玩笑后,突然用手捂住胸口弯下腰去,我愣了一下,急忙过去拉他,却猛地被他反手拉住,我刚要挣扎,却听见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可以等你。”

  心中没由来的一疼,看着被手绢包扎的手被他仅仅握住,不知道是因为伤口还是因为完颜伊希的痴心。

  他满怀期待的等着我的回应,而我却不能给他任何希望,因为永远不会和他有任何结果,所以就应该当断则断,只不过,看着他的样子,我实在难以开口。

  “福金,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他拉着我,任凭我怎么挣扎都不肯放手。

  我咬着牙,狠着心摇了摇头,“完颜伊希,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他自然不肯相信,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抓得我生疼,抽着气说道:“你弄疼我了。”

  完颜依希瞬间清醒过来,触电般放开我的手,愧疚之情浮于面色,“福金,我不是故意的,我……”他上前几步想要抱我,却被我一个闪步躲下床,站在桌子的另一头。

  他表情有些受伤,只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他现在难过,总比以后因为我和完颜家翻脸来的切合实际。

  就在我们两个僵持不下的时候,千呼万唤的之罗终于回来了,我刚要数落数落这小妮子为什么走了这么久,却看见她捂着左脸步伐有些踉跄的拿着一副药走了进来,她没有看向我,然后说道:“公主,我有些事耽搁了一下。”正说着看到了床前的完颜伊希,虽然疑惑他为什么在这里,却也没有多问什么,反到将手中的一个药包放在桌上,对他说道:“这里是一些新鲜的止血草,还请希少爷研磨给公主包扎伤口,我还要去给公主熬药。”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冷声喊住她。

  之罗站住脚步,却依旧不敢看我,我心下一沉,估计是有人为难之罗了。现在哪里还有工夫顾忌什么完颜依希的心情,我快步走到之罗面前,想要拉开捂住她脸的手,她却有些闪躲,“公主……”

  我顿了顿,放开了手,看着她明白的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之罗低下了头,随后想了想,看我态度坚决也知道她不说清楚我也不会善罢甘休,便缓缓放下了手,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子清晰的烙在左脸上,光看着都知道打她的人用了多么大的力气。我怒不可揭,不过离开我片刻便被人欺负成了这样,这些女人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我怜惜的看向之罗,不敢碰她的脸,害怕她会疼。轻声问道:“谁打的?”

  之罗看了看我,又看向床前的完颜伊希,显然是因为忌惮他,完颜伊希也明白,走了几步将桌上的药包拿起来说道,“我去给你们磨药,看起来你们两个都需要疗伤了。”

  酷f'匠√h网唯?一;》正版P《,-其^他~都是vd盗e版

  我艰难的扯了扯嘴角,算是感谢。

  完颜伊希走后,我将之罗拉到床头坐下,问道:“这伤是怎么来的?”

  之罗估计是怕我冲动,一开始不怎么肯说,在我再三保证绝对不莽撞的情况下,她才告诉我发生的事情。原来是在药房碰见了正要给泽熙夫人取药的贴身侍婢,仗着泽熙夫人的在这府中的势力折磨之罗。而之罗因为要给我拿药不得已承受这份屈辱。看着之罗,我真是既生气又心疼,小心翼翼的用没有受伤的手抚上她受伤的侧脸,我说:“你怎么这么傻,上不上药有什么重要的,怎么能平白无故的被他们欺负了去?”

  之罗却摇了摇头,“我被欺负不算什么,只要公主的伤能好,要之罗做什么,之罗都心甘情愿。”

  我看着她,实在是说不出来的感动。或许先时是我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之罗做的一些事情虽然有欠妥当,但是追根究底还是为了我不是。

  之罗看着我,突然低下头,“公主,对不起。”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她,不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

  她愧疚的看着我,声音细弱微蚊,“如果不是我胡闹,公主也不会受伤;如果不是我在外面沉不住气,也不会让他们欺负,是之罗给公主丢脸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是很生气,但是不是因我受了伤,也不是因你给我丢脸了,而是你,不懂得好好保护自己,这样的你如何能帮我复仇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