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嘿嘿干笑了几声,却得不到完颜设也的任何回应,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应我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他问,“大妃设宴只请了你?”

  我困惑的点了点头,不禁想到,如果完颜设也可以从中作梗的话,那这场不明不白的宴会不就可以泡汤了么!想到这里,我立刻换上了笑脸,刚准备说出这个想法,却被完颜设也冷冰冰的打断,他睨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既然是大妃宴请,便是你的福气,你自然要去。”

  笑容僵在脸上,我嘴角弯了弯,替我之前的想法感到可笑,完颜设也怎么可能会帮我?连娶我都是因为完颜离布的胁迫,对我,估计是希望他那大老婆能整死我还差不多。

  我轻声说道:“大王能娶我,应该不会希望我英年早逝吧?”如果希望她被折磨死,也就不用大费周章的娶她,就算她对他来说只是个玩意,现在的她应该还没有到厌烦期才对。

  完颜设也放了我,迫使我看向他,皱着眉头问道:“英年早逝?难道参加一个宴请,你就会死不成?”

  我风轻云淡的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会不会死大王心知肚明,之罗这丫头说的话虽然有欠妥当,但是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人家是大妃,是夫人,而我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正得宠的小妾,她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不是吗?”

  完颜设也站起身来,没有再看向我,浑身散发出不悦的气息,想来他说的对,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妾,大妃肯宴请我已经是我的福气,哪里还容得我挑三拣四的。

  “如果……”

  完颜设也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我给打断,无非就是讽刺嘲笑之类的,我还不能拒绝停了?“大王恕罪,福金知错了,这就准备,去参加宴会。”我俯下身,直接说道:“福金恭送大王。”

  完颜设也气的不轻,看着我很久,两人僵持不下,这才转身离开。

  酷{匠网永6久,免d费$T看小6说

  他一走,我立刻瘫坐在地上,这年头像我这么爱做白日梦的人真是不多了,与其期待完颜设也同大妃作对帮我,还不如期待后院的母猪上树。

  之罗要过来扶我,却被我一把甩开,一下子没站稳摔在地上,有些委屈的看向我。一想起刚才的事情我立刻火冒三丈,她到还委屈了,再加上刚才同完颜设也的不愉快,火气堆加在一起朝着她怒吼道:“之罗,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是没有脑子?就算你想要我在他现在显得可怜,也不要用这种拙劣的激将法,我做不上夫人,同你有什么干系?”

  看得出来,之罗被我突然地发脾气吓的不轻,算起来也是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抹了抹渗出眼角的泪水,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拉了拉我的衣角,声音里还带着哽咽,“公主,之罗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公主,你不要不理我嘛。”

  我扭过头不再看她,她这样不是一两次了,现在只是争宠的小事,以后就是关乎生死的大事,她如果改不了这个习惯,总有一天会害死她自己的。

  见我还是不理她,之罗忍不住,哭出声来,“公主,之罗真的真的不会再犯了,公主放心,我这就给公主一个承诺!”正说着,之罗突然拿起桌上用来削水果的刀子就要往手上划去,眼看手上已经有血丝渗出,我急忙反应过来抢她的刀子,没想到这丫头心眼还真实,硬是要给我一个交代,我只能和她抢,争抢之间不小心握到刀身的我,在手掌心留下一个颇长的口子,因为误伤,之罗这才停下来。

  她哭的更凶了,看着我不停淌血的伤口一时间没了主意,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十指连心,我忍着痛对她说,“去药房拿些止血的药,不要声张。”

  之罗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真的吓到她了,我蹲在她身前,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轻声对她说道:“之罗,你要知道,我不管说你什么都是为了你,忠言逆耳利于行,你这样的性子,想要在这样的地方不受委屈怎么可能?想要生存,唯有你改变,懂吗?”

  之罗点了点头,我微笑着擦了擦她的眼泪,打趣道:“别哭了,你要是再哭,你家公主就要流血而亡啦!”

  看着我手上的伤,之罗慌忙抓住我的手站起身来,声音还是有些哽咽,“我这就去给公主拿药。”

  我点点头,让她去了。

  之罗走后,我望着我受伤的手,看着鲜血滴滴答答的向着床前的地毯落下,我突然间有一刻的爽快,或许就这样流血而亡,也不错。至少不用去面对那个劳什子大妃,还有……完颜设也。

  我正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却听见门帘外传来一声惊呼,完颜伊希挑开帘快步向我走了过来,我扯开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有些干涸的嘴角,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伊希……”声音涩哑的不成样子,简直堪比公鸭嗓。

  完颜伊希满眼的心疼,将我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里,柔声问道:“怎么伤成这个样子?”随后顿了顿,抬眼看向我,严肃的问道:“是他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

  我自然知道完颜伊希说的他是谁,缓缓摇了摇头,靠着窗框仰面躺下,也不去考虑为什么完颜伊希能出现在她的闺房里,脑袋里一片混沌,极致的疼痛侵袭脑海,精神却无比清楚,能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痛意。

  完颜伊希又说了些什么,我已然听不轻,肢体却能感受到他正将我抱起来向外走去,用尽力气在他耳边喃喃道:“别出去,不要。”他果然听话的停下了,要是完颜设也的话,估计才不会管这么多。我皱了皱眉,怎么会突然想起他来?如果他知道了,顶多嘲笑她自己作死之类的,如果让他知道了是因为和之罗争抢而受伤,估计下一秒之罗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