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俨然成了对我的考核,我可不是赵福金,技艺傍身?写作算吗?反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好像并没有得到赵福金的记忆,这就有些难办了。

  之罗显得很是放心,见我心神难安便不停地宽慰我说,这一次可能只是和上次宴请完颜离布一样,不过就是一群大金贵族聚在一起吃个饭罢了。我幽怨的看了眼之罗,还真是个单纯的丫头,试想方才秀萝说我技艺傍身,又说是大妃刻意请我,总不会是要我去献艺之类的吧。

  还真是郁闷,片刻都不得消停,虽然不知道大妃又要施什么诡计,但是我只知道,一旦我稍有不慎露出马脚,想要我死的人一定会一拥而上然后将我踩成肉饼……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而我却要迎头赶上。

  我将之罗派出去打探消息,这真珠府上这么多女人,大妃总不会只邀请了我一个吧。

  不久,之罗便气喘吁吁的从后院跑了进来,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公主,你真是神了,大妃果然只邀请了你一个人。”

  将之罗的崇拜丢在一旁,我苦大仇深的掩面叹息,看来大妃是要明目张胆的为难我了,若不是完颜离布非要完颜设也给我一个名分,我如今也不可能站在风头浪尖上,难道说,完颜设也的大妃和完颜离布结盟了?

  之罗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估摸着说道:“这个大妃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只邀请了公主?难道是看见公主正得宠爱,想和公主结盟不成?”

  酷匠K网A、首n发

  我嘴角抽了抽,这真珠府里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大妃之所以能坐上大妃的位子,不心狠手辣怎么行?难不成今天我得宠她就要和我结盟,明天是淳加,她就要和她结盟不成?又不是没长脑子……

  我想了想,说道:“这个大妃城府这么深,与我结盟当然不能,但是明目张胆的弄死我也不可能,八成又有哪个傻子当了她的炮灰。”比如与我同为宋人的罗霞;比如因为完颜设也而对我恨之入骨的泽熙,她们一个有完颜设也的尊敬,一个有不差于大妃的家室,大妃同谁结盟也不可能和我这个“正得大王宠爱”,毫无后台的废公主合作啊。

  之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担忧的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我扶额思索片刻,一时又有了主意,大妃在我风头正盛的时候邀请我,多的是会像之罗一样误会的人,误以为大妃是要与我结盟,自然会出现不那么乐见其成的人搅局。

  “大妃的宴请可是好事,我一个人独吞怎么好,还是要请上泽熙姐姐,罗霞姐姐,淳加夫人和其他姐姐们才好。姐妹们一同热闹,岂不快哉?”我一本正经的对之罗说道,边说边对她使眼色。

  与我颇俱默契的之罗虽然奇怪我语气突然改变,但是没有多言,一边不动声色的用平淡的语气回应着我,一边顺着我的目光看到窗前月光折射下的影子,瞬间明白过来,立刻顺着我的话说道:“公主说的对,只是,罗霞与泽熙两位夫人对公主……”她欲言又止,不管是看样子还是听声音都能感受到她从骨子里透出的无奈和为难。

  我冲着之罗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之罗已经明白了,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给罗霞和泽熙挖这么一个大坑,我还真是小瞧她了,简直有做特工的潜质。

  “对你们公主如何?”熟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紧接着窗前的影子也开始移动,果不其然,如果不是因为无意间看到了窗前的影子,还不知道会被他听去多少呢。

  他正要挑起门帘,我一时脑袋抽住,竟然对着他嘟囔了一句,“没想到堂堂真珠大王也有偷听壁角的习惯。”话一出口便后悔了,真是疯了,对着他怎么能发出这样的牢骚,不是找死是什么……

  之罗歪着头,眼神呆滞的看着我。我抱歉一笑,以为她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直到完颜设也走后,她说出的感受让我大跌眼镜。

  完颜设也的动作顿了顿,随后伴着手上的动作竟然笑了笑,他撩开门帘,我不由自主的朝他看了过去,妖冶的桃花眼深邃若潭水悠悠,一颦一笑间风姿若仙,紫色长衫掩饰不住修长伟岸的身材,青丝松松散散地用白玉簪挽起,阳光从他的背后倾洒过来,像自画中走出。

  一时看呆了,愣愣的坐在床上,起身请安忘了不说,连之罗的叫喊也没有听见,眼里只有一个完颜设也在发光,其余的竟都是模糊的。

  完颜设也今日看上去心情不错,就算我没有请安他也没有生气,径直绕过之罗坐在我身边,一只手绕过我身后,倏地将我拉进他的怀里。“砰!”鼻子结结实实的和完颜设也堪比石头的胸膛来了个亲密接触,疼的我是倒吸一口冷气,眼前一黑,都要哭出来了。

  之罗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这个完颜设也也不知道注意些!

  我捂住鼻子,推搡了一下,毫无意外的不能撼动分毫,也就不再动了,而是一心一意的呵护起我的鼻子来。除非是完颜设也想放手,不然肯定不会因为我的意愿放手。

  他的手紧了紧,没有搭理我,而是问之罗,“你先时说罗霞同泽熙对你家公主如何?”

  之罗有些紧张,我感觉有目光落在我的后脑勺上,只不过被完颜设也仅仅锁在怀里连转身都做不到的我我表示无能为力,只不过按照之罗先前的表现,再胡诌一些应该没啥问题,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之罗认命的收回了目光,很是为难的说道:“可,可是,公主说,这些事情不过是夫人们之间的玩笑,公主位份低,夫人再怎么样也是应当的。”

  听到这话我心中咯噔一下,之罗这话漏洞也太明显了,这不就是非常直白的告诉完颜设也,我不满意自己的位份吗?我不禁有些生气,这个之罗又擅做主张。

  估计是感觉到我浑身僵硬,完颜设也俯身将唇凑到我的耳边,似亲非亲,若有似无的低声笑了笑,打趣道:“你因为这个受欺负了?”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