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她这样说着心里也就明白了,这丫头是大妃派过来的,心里也必定是向着大妃的,多不过是在绫潇藤身边安置了眼线。

  不过也不能排除这里有真心纯善的丫头,比如当初梁青被安排给我的时候,我也曾经怀疑过她会不会是派来的眼线。

  好在我身边还有之罗,很多事情我也只同之罗商量,起初也是避开了梁青的,不过在之后的相处中,我逐渐觉得梁青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那丫头本性也是纯善的,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我暗自揣测可能也没有受过类似大妃这类人的指使,在我身边待了这么久了,从来没有给我惹是生非,倒是也给了我不少有用的建设性意见。

  很多事情就连之罗也不是很清楚,我也不得不询问梁青,她也都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虽然对她还是存有戒心,不过也庆幸没有人在我身边安置过多的眼线。

  明里暗里我们的一举一动自然是逃不过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不过我也不做什么亏心事,一直也都有小心翼翼的生活,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她待你可好?”我有些担忧的问道,绫潇藤是初来乍到,年纪又小,不过倒是也没有听闻她闹出什么惹是生非的事情来。

  反倒是我刚刚入府那段时间,一上来就接连发生了不少让我为此烦扰的事。绫潇藤听闻我的话之后,摇了摇头回答道:“她倒是也没有什么过失之处,平日里行事都勤勤恳恳小心翼翼的,虽说我们关系并不深厚,她一个做丫头的也尽心尽力了。

  我见绫潇藤也是纯良,不知这话是真是假,但是全然没有责怪旁人的意思,似乎所有的人在她的眼里都是极为善意的。

  这样的心性固然是好的额,但是在这样尔虞我诈的环境里,她这个样子,对旁人丝毫没有一点警戒之心的人,恐怕是要吃大亏的。

  “只要妹妹过的好就行,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姐姐,虽然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彼此之间有个安慰也是好的。”我安慰着绫潇藤,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多一个盟友也是不错。

  虽然我本不打算将这样心思纯善的人带上这条路,而我也没有什么本事来保护旁人,但是看到那样美好的人儿,如果受到一些伤害的话,我也于心不忍。

  “谢过姐姐了,我刚进府的时候,淳加姐姐来看过我,送了我几包奶茶,我还没尝过,听闻不是中原的物什,我见着也稀奇,姐姐如今来了也品尝品尝可好。”

  此时那小丫鬟已经呈着冲泡好的茶饮走了来,我心想这可能是草原常有的奶茶,想想许久也没有尝过了,不知此时的这物,跟我以前喝多的味道有什么不同。

  v酷;匠网%首Y、发x

  一瞬间一股浓重的思乡情绪从我的心底升腾起来,我想起以前每逢空闲,自己都会与朋友结伴出游,我们一起到过很多地方,天南地北,草原边关我都有去过,草原的辽阔孕育着一群热情大方的人们。

  而如今我的境况却不允许我有多余的心情,我像是被束缚住了翅膀一样,被关在这个牢笼里,与周围很多的陌生人斗智斗勇,这些都不是我愿意的,但是我却不得不选择,或许说是我没得选择吧。

  命运的安排让我阴差阳错接受了这样的重任,我不见得能做些什么,只是每每心里那种原本属于赵福金的情感在作祟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要去探寻。

  或许是我心里也有与她的共鸣吧,我想起仙朗对我的托付,如今眼前的绫潇藤那副温婉柔和的模样,竟然与仙朗有些神似,我眼前一阵恍惚,心口闷闷的疼痛。

  “姐姐请用茶。”绫潇藤纤纤玉手端起茶杯递给了我,我淡淡的回以微笑,点头表示谢意,接过茶杯细细品味了起来。

  入口丝滑香味浓郁绵长,似乎与我以前喝多的很是不同,我暗笑自己,时隔这么久了,这茶的味道自然也不会相同的,我还希冀着能有些乡情可以回味,不想是自欺欺人罢了。

  绫潇藤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抬眸微微蹙着眉头静静的凝视着我,片刻过后方才缓缓开口问道:“姐姐这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吗?怎么满是愁容。”

  我方才思绪有些飞扬,听闻她这样一说,微微一愣这才缓过神来,微微笑着舒展了紧蹙的眉头。

  “只是喝出了点乡情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悠悠然的说着,忽而想起了什么,于是便抬眸询问道:“妹妹你是哪里人?”我事先听闻之罗所说,绫潇藤是宋人,但是我见她容貌并不是地道的汉人,似乎只有一半的中原人血统。

  因为交集不多,我也没有多过问这些,此时忽而想起来心中长久梗着这样一个疑虑,一时间想起于是便问了出来。

  绫潇藤在听闻我的话之后,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想到我会再次询问她的身世,许是勾起了不好的回忆,我见她神色有些失落,情绪也变得不好了。

  “妹妹我是宋人没错,只不过是有一半的金人血统。”绫潇藤这话说完,我听闻便也立刻明白了,我说怎么见她眉眼之间有些与众不同。

  虽然那孱弱温婉的性子与仙朗有几分相像,但是这容貌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我暗自嘲笑自己,仙朗是回不来了,她此刻或许在天上看着我,但是我却总是希冀着什么,甚至在旁人的身上恍惚中见到她的身影。

  我心里暗笑,面上却异常的平静,接着绫潇藤的话继续问道:“我早该猜到如此,想必妹妹也经历过不少事情。”

  “姐姐这话是说错了,我只是血统这样罢了,并没有因此而逃离命运的捉摸。依旧惨淡……”我见她谈及这个话题异常的忧伤,索性也将话题中断,继续说起了旁的有的没的。

  眼见着时候不早了,我怕之罗会担心,于是便告别了绫潇藤,起身踏上回去的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