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心里对大妃的要求很是纠结,她要我教夫人们跳舞,可是我自己也不会啊,我细思极恐,觉得闲了还是得多学点本事,以防万一。

  之罗正为我准备这几日跳舞需要穿到的衣服,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在一旁看着如此心灵手巧的之罗,心里一阵艳羡。

  为什么自己这么笨呢,什么都不会,这穿越也太不实在了,竟然一点金手指都不给我开,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吗?

  还是处在这样一个环境极为恶劣,人吃人的朝代,兵荒马乱民不聊生。

  “之罗,你觉得我跳什么舞比较好呢?”我半躺在软榻上,一手拿着蒲扇轻轻摇着,之罗正忙碌着,听闻我的问话之后,便也放下了手里的活。

  “公主跳什么都好看,不过要是教那些夫人们学舞的话,还是要从基础学起的吧。”之罗盈盈的笑着,我见她如今在这真珠府里生活的也算安乐,许久没有再与我提及那些家仇国恨。

  不过我也没有忘记,如今做的这么多的事情,也都是因为这个目的在支撑着我不断前进。

  虽然之罗那样说的是没错,但是随便跳随便教也是对于赵福金来说的,对于我的话,恐怕是难度不小了。

  “算了,我自己来想吧,你先忙着,我出去走走,顺便计划一下。”我说完不等之罗唤我便径直走出了房间。

  这炎炎夏日烈日当空,不过走在这别院小径上,茂密的灌木密密实实的将烈阳挡了去,周身倒是也神清气爽的。

  我打算去找下林逸,上次去找他的时候,结果半路遇到了完颜伊希,我也舍不得推辞他,便也耽误了去找林逸的时间。

  眼见着已经过去了好几日,我猜想这个榆木脑袋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有没有惦记我,怎么感觉是不闻不问的样子。

  我知道林逸这样的人想什么都慢半拍,所以云娘在临走之前才会托付我照顾他,虽然这么大一个人了,也不需要我照顾什么,不过闲来我还是有必要去探望一下他的。

  我一面想着等下见到林逸了要同他说些啥什么,一面缓步朝前走去,我轻车熟路的很快便来到了马厩,我抬头望去环顾了四周,却没有见到林逸的身影。

  上次我同林逸护送宝马,这马厩里的马也差不多都被送走了,此时这里诺大的跑马场上空空如也,马厩里也只有一两匹极为普通的马。

  我心想这林逸可能去哪里忙碌了,要不是去准备饲料就是购置新的马厩用具了,我索性在这里等会儿他。

  我缓步走进林逸居住的小木屋里,屋子的门没有上锁,他一直都是这样,我之前还提醒过他,林逸的解释却是他屋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任谁也不会来这样一个破旧的地方偷东西。

  我打趣他说指不定有人看他这样窘困的状况,临走之前还要给他留点钱呢,林逸略带尴尬的挠着头微微笑着。

  K酷Z匠e网…X正)版首发

  此时想起之前与林逸在一起的一点一滴,我心里一暖,这样实在的一个人,我却利用了他,最后反倒是让他为我牵肠挂肚的,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觉得我这是在拿他开玩笑呢。

  不知不觉我已经等了一下午了,但是却始终没有等到林逸出现,他究竟去了哪里?我心里自然也明白像林逸这样的小人物在诺大的真珠府里,是不被人所重视的,自然也是无人问津。

  但是他一直担任着为金人军营里喂养护送战马的任务,而且做得也很好,眼下忽然不见了,我却不曾听闻有人提起林逸的事。

  我起身打算回去,出来了这么久了,之罗一定也担心我了,这次没找到林逸,让我不自觉的担心了起来,我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但是为何悄然的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离开了马厩,我的心情有些低落,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在回去的路上,为何总有种是我害了林逸的感觉,原本云娘把林逸托付给我照顾,我非但没有照顾好他,还利用他去到了军营,结果还让林逸担心。

  现在林逸又忽然消失的无影踪,我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被人瞒着一样,完颜设也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再来过我这里了。

  我向来对他的行踪都不了解,而他这样的人也是全然按着自己的心情来的,自然不会去顾虑旁人的感受。

  我猜测他可能近日流连在新纳的妾那里,自然就是绫潇藤了,想到这些,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好,完颜设也如果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也无可厚非,我一点也不怀疑他会是这样的人。

  对完颜设也的期待我从来都不敢有,但是眼下我却有些想要问问他关于林逸的事情,在这诺大的真珠府里,我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我带着些疑惑,不知不觉就去到了绫潇藤那里,想着不然就趁此机会进去坐一坐吧,如果完颜设也在的话,我就只请个安人家离开,如果不在的话,我还是有很多话想要同绫潇藤说的。

  “姐姐,你怎么来了?”我还未踏入绫潇藤住处半步,便见到她款款从里院走了出来,看样子像是要去哪里。

  “妹妹这是要去哪儿呢?”我询问道,绫潇藤抬起衣袖掩面盈盈一笑。

  “我与姐姐真是心有灵犀,我这觉得无聊刚想要去寻姐姐呢。”绫潇藤一面说着一面拉着我转身朝里院走去。

  “既然姐姐已经来了,就快快请进吧。”我点头回应,微微笑着紧随着绫潇藤的脚步朝前走去。

  我跟随她径直来到了前厅,绫潇藤吩咐身旁的丫鬟去准备茶点,我环顾四周,似乎察觉她这宅院里似乎也就只有这一个丫鬟和几个小厮在打点,心中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丫头是妹妹带在身边一同进府的吗?”我坐定了之后,轻声询问道。

  绫潇藤听闻我的话,眼眸随即低垂视线凝视在脚尖,声音略带着哽咽的说道:“我来府中的时候,是孤身一人的,这不过是大妃安排在我身边的服侍丫头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