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希,你不要这样,你先给我时间让我考虑考虑,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去冒险。”我不知道完颜伊希是否真的有这样的能耐,不过如果真的能够让我从完颜设也的身边逃脱出去,也未尝不可。

  “好,只要你愿意,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福金,你一定要记得,你还有我,不要害怕。”完颜伊希这个人真的能够给予我很多动力。

  我答应了完颜伊希会好好考虑这件事情,与完颜伊希告别了之后,我也没有再去找林毅,心里思绪万千,我脑中有些凌乱,也不想就这么快回去,一个人坐在湖边,倚靠在岸边的座椅上。

  微风拂面淡淡的宁静让我十分的心安,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凝神静气的在这思考事情,还没有人打扰。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匆匆而来的脚步声,我心下疑惑究竟是谁这个时间了还来这里,况且这个偏远的别院,一般没有人来的。

  只是我的住所本身位置就比较偏僻,所以我来这条小路也十分的方便,我猜测可能是之罗见我许久没有回去,就出来找我了,可是我听着脚步声却觉得不像。

  而此时我也看清楚了来者是谁,虽然有些面生,但是我还是能够认得出这是大妃身边的小侍女秀萝。

  “给姑娘请安。”秀萝还挺有礼貌,而且也没有仗着自己是大妃身边的丫鬟,而对我冷眼相对。

  我也很友好的同秀萝点头示意,秀萝面色匆匆似乎是有比较着急的事情要做,我也不想妨碍她忙碌,于是作势便要与她道别。

  “姑娘留步,我原本就是来给姑娘送信儿的,这也巧在这里遇到了。”秀萝慌忙叫住我。

  “送信儿?是大妃让你来的吗。”我疑惑的问道,总觉得大妃派人来给我捎话总没有什么好事。

  “是大妃的意思,素闻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妃想要姑娘前去芫悦殿里,说是有事相商。”秀萝笑意盈盈的说着。

  我心里疑惑,芫悦殿又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不曾听过,虽然我不知道大妃这次是安得什么心,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也不会畏惧什么的。

  “有劳秀萝来捎信儿了。”我很有礼貌的同秀萝告别,之后便没有再在这里停留了,径直回到了住处。

  “之罗呢?”我进了屋环顾一周也只见梁青一人在那里忙碌,于是便问道。

  “之罗姐姐去给公主准备晚膳了。”我听闻梁青说着便转身去找之罗了,绕过前厅去到后厨,之罗这样贤惠的女子,几乎什么都会,而且还做的一手好饭,我的衣食住行几乎是离不开这个丫头了。

  我心里暗自思虑,如果我是个男的,也一定会娶这样贤惠的女子的,可惜像之罗这样的好姑娘在这样的时代却是被糟践的对象。

  甚至是连我这样身份的公主帝姬都不得有安生的日子,更何况这些生活在低层的女子。

  “公主,您怎么来这里了?”我有些跑神的时候,之罗的声音便闯入了我的耳中,我回过神来。

  抬眸看去,之罗正忙着做饭,扑鼻而来的香味让我不禁咂舌。

  “做什么好吃的呢。”我有些饿了,一时间也忘记了来找之罗的目的了。

  酷☆F匠网永$t久F免费《看|小(说^

  “公主是饿了吗,饭还没做好呢。”之罗一面忙活着一面说道。

  “是有点,对了。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我忽然想起自己不是来找吃的……

  “公主且说。”之罗为我备了座椅,我摇摇头示意她我站着就好。

  “方才大妃身旁的丫鬟秀萝捎信儿来说大妃要我去什么芫悦殿,那是个什么地方?”我猜测之罗应该会知道些,虽然梁青对真珠府了解的更多,但是有些事情我只能与之罗商量,并不能让梁青知晓。

  虽然那丫头骨子里没有什么坏心眼,但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毕竟那小丫头心思太过纯正。

  “芫悦殿是夫人们常去习舞唱曲儿的地方,大妃是要公主您去那里跳舞吗?”之罗还真对这些有了解,我心里暗自庆幸,不过听闻她说完这些之后,我心里却有些焦虑了。

  “让我去跳舞唱歌啊……”我心里暗自忧伤,怎么古代女子都喜欢做这些,怪不得一个个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不禁想起方才秀萝说我也是如此。

  那是赵福金啊好不好,可不是我……我倒是什么都不会,如果真的去了不就该露馅儿了吗?

  “公主大可不必烦忧,这是您的强项,好好给他们展示一番啊。”之罗一脸的兴奋,好像我就能凭借着这些长处去压倒他们了。

  可是我不会怎么办,我还没办法跟之罗说,她自然不知道我已经不是之前的赵福金,尽管脑海中还有一些赵福金的思想情感残留。

  但是这种舞蹈天分的因子还能留下吗?我对此已经无法解释了,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这个事实,眼下我对这些可是一窍不通,想学学吧,还不敢找人教。

  我离开了后厨,留之罗继续做饭,原本我还是饥肠辘辘的,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食欲,回到房间,我一头栽倒在床上,身心俱疲,梁青见我这幅模样,十分担忧的问道:“公主您这是怎么了,看上去不高兴了呢。”梁青为我褪下了鞋子,示意我去床上躺会儿。

  我心里十分郁闷,缓了缓神这才询问梁青:“我问你哦,你觉得眼下什么舞比较火的?”

  “公主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舞跟火又有什么关系呢。”梁青一脸的疑惑,我这才想起自己一时焦虑忘记了自己的说话方式又错误了。

  “我的意思是眼下最流行的舞蹈。”我所熟知的不过就是那些电视剧,古文小说里经常有的惊鸿舞之类的,但是具体怎么跳,我还真不会。

  如果要我跳一段广场舞,广播体操我倒是还能驾驭,但是这古代人喜欢看什么舞蹈,我又没有亲眼见过,单单知道名字又有什么用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