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睡下没多久,便听闻梁青前来禀报,她走近床边低声在我耳边呢喃:“公主,绫姑娘来看您了。”

  “我知道了,让她进来吧。”我想起那日在前厅上,这个新来的妾室对我的态度似乎很不寻常。

  我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绫潇藤已经走了进来,白皙润泽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与那日比起来她的身上似乎少了份戾气。

  “姑娘请坐。”同为妾室,我与她之间并无什么身份尊卑之分,但是我见这她似乎有些紧张,听我言语之后楞了片刻方才坐到了一旁。

  “公主身子可好些了。”她也唤我公主,我心里有些诧异,要知道如今也就梁青与之罗如此唤我,还敬重我是个公主的身份。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和需要做的事情,这个封号不断的警醒着我是背负着使命与重担的。

  “我身子并无大碍,劳烦姑娘跑一趟了。”我还未睡醒,声音也有些沙哑,梁青察觉到之后也不忘记为我沏茶呈了过来,顺便也给绫潇藤呈了茶点。

  “我来看望姐姐也没有带什么贵重物品,这点薄物略表一下心意。”绫潇藤极为温婉大方,行为举止也是大家闺秀的做派,那一双春波荡漾的眼眸,颦眉微蹙点点秋水一般的温润任谁看了都心生喜欢。

  “妹妹客气了。”她唤我姐姐,我也自当变个称呼,这称呼一出两人的关系似乎也熟络了许多,绫潇藤顿时也眉开眼笑的看向我,亲自呈了锦盒带过来给我看。

  “姐姐看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本想留着作个念想,却不知每每见了这物反倒是惹的自己伤心难过。”我听着她这么说,也知道了这孩子与我同为天涯沦落人。

  应该是一样的命运,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她身为贵族千金恐怕也是被金人当做俘虏而带来的,不过我心想她也是能凭借这番姿色,博得完颜设也的芳心,来到这真珠府内暂且还能避避风头。

  “如此贵重的礼物,姐姐怕是担待不起啊,妹妹也不必太过心思细腻,有些事情发生了也就过去了,只当他是云烟,我们心知肚明知晓该做些什么也就够了。”

  我有心想要安慰她,脱口而出却也把自己心中所想讲了出来,绫潇藤听闻眼泪盈盈的点了点头,冲我嫣然一笑,我看着她这幅惹人怜爱的模样,心有不忍,忙拾起绢帕为她擦拭泪痕。

  “妹妹这样一个水灵姑娘,哭坏了可就不美了,到时候大王责怪起来,这岁月容颜可只得是转瞬即逝了。”

  这说话的并不是我,我本是想要去安慰绫姑娘的,可是还未曾开口说话,却硬生生的被打断了,我们随着这声音同时抬眸看去。

  不请自来的人恐怕也只有那德高望重的人了,只见一身庄重打扮的大妃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屋内走来。

  屋内众人随即请安施礼,大妃淡淡的回了句免礼便端坐在了床榻上,而跟随大妃前来的几个夫人也随即落座。

  “你们快去备好茶点来。”我吩咐梁青与之罗,两人匆忙的离去准备,方才这屋内的气氛还很温存,但是此刻却随着这一大波人的到来,变得死气沉沉了。

  @9酷《匠网正}N版、首发ue

  “让妹妹受委屈了,姐姐本不知那房间里何时闯进了歹人,差点就……”大妃这算是第一次放下身段,很是平易近人的模样,言语中还带着略有哽咽的感觉。

  但是这些话语在我听来全然都是骗人的,可是我照样还得受着,我嘴角扬起一抹受到安慰极为满足的笑容,冲着大妃巧笑嫣然。

  “这府内需要大妃操心的事多了,自然是顾不得这些细枝末节。”我话里带着抱怨,大妃脸上的神情也不见得多好。

  “妹妹这是在责怪我懒散不周了?”大妃有些愤愤的说道。

  “不敢,只是妹妹差点二次入这阎王殿,要不是福大命大,早就回不来了。”我今儿也不知怎的,就是想跟旁人对着来,可能是起床气吧,我还没睡醒。

  “妹妹是知书达理的人,这话未免太过粗俗了。”大妃咄咄逼人,丝毫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此刻房间内的气氛已经到了极为紧张的地步。

  旁人也只当是在看好戏了,全然不加理会我们,我倒是不会多在意旁人的看法,余光扫过周围人的神色,我也只见的绫潇藤脸上闪烁着忧虑。

  “大妃,姐姐是刚遇到那样的事,心里也免不了有很多委屈,说话冲了些,还望大妃见谅啊。”绫潇藤跪拜在大妃的面前,为我求情,我心里一暖,反倒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只是因为同是宋人,而遭遇也是极为相像,于我于他心里都会有一些偏袒。不过我是没有料想到绫潇藤初来乍到也会为我这样身份地位的人说话,心里虽然有些惊诧,不过也不知是她心性天生纯善,没有想过那么多。

  如今一旦为我辩护,则是明确了立场了,大妃自然也会在心里记她一过了。

  “你们姐妹俩倒是情深义重的,不愧同时北宋来的女子,心也是想到一块儿去的。”大妃显然是不高兴了,我急忙拉着绫潇藤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跟大妃磨嘴皮子也只能是逞得一时之快,最终吃亏的还得是我们,眼下我还不能跟菱潇藤说明白这些,我用眼神示意她。

  她本就是个知书达理的温润女子,可能是看不惯大妃总是这样仗势欺人吧,所以才出头为我说几句话的。

  “菱妹妹她初来乍到,很多规矩还不是很懂,大妃也不要太过责备她了。”我也袒护菱潇藤,一屋子的人也都能看得出眼下的局势。

  “好好,好的很,这刚到府中就可以给我摆脸色看了是吧?”大妃有些气急败坏了,眼见着这言语中的敌意表露的也异常的明确。

  “大妃息怒啊,这种事情犯不得气坏了身子。”紫罗夫人一旁附和着,她一向是很看不惯大妃的,不过这紫罗向来也是墙头草两边倒的人。

  只是见得哪边得势了,就急忙帮着哪边说话罢了,我心里对这样的人很是鄙夷,不过也能够明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尔虞我诈的环境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