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中还存留着一丝理智,我眼见着男子歇了好大一会儿,似乎是缓了过来,于是便起身朝我逼近。床榻随着男子爬上来的动作,猛的凹陷下来,我几乎绝望的看着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我现在就算想要一头撞死都没有这个力气了,想想还不如刚刚就撞墙呢,为何要等到这会儿……

  “美人儿这会要消停了吧?”男子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就要解开我的衣服,腰间的绸带被解开,最外层的衣袍随即滑落下来,我咬紧牙关,恶狠狠的瞪着他,但是这都无济于事。

  就在我觉得世界灰暗的时候,猛地听到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重重的踢开,本来昏暗的屋子内瞬间照进一片光明,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紧接着我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随而来,我心里诧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睁开眼去看的时候,只见光明中缓缓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倾长的身形,飘逸的黑发,浑身散发着强大霸道的气场,他的身上镀了一层光,虽然刺眼但是我却并不想挪开视线。

  这样熟悉的感觉除了完颜设也还能有谁,我心里莫名的升腾起激动的情绪,唇齿轻启想要唤他,话语到了嘴边却软绵绵的跌进了心里。

  完颜设也径直走到床前,一如他往日的狠辣,一脚将男子踢开,我惊诧的看着那肥头大耳的壮硕男子被完颜设也轻巧的踢开,心里升腾起一丝敬佩之意,伴随着男子一声哀嚎,那个硕大的身躯滚落在地。

  完颜设也重重的踩在他的胳膊上,漆黑的眸子中闪烁着冰冷刺骨的寒光,男子哀嚎着求饶,但是却无济于事,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便能知晓他此刻的痛苦至极。

  “敢碰我的人?”完颜设也冷冷的说着,我的心倏然颤抖,说的是我吗?他的人……

  “拖下去砍掉这双脏手。”完颜设也这话说的云淡风轻,但是言语中的命令语气却让人不容置疑,身后匆忙上前的仆从三两成群的将那肥硕的男子带走,接下来他将面临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完颜设也狠辣的做法虽然有点让人心悸,但是不得不说我心里却十分的感激,刚刚还处在生死边缘仓皇挣扎的我,无力而又绝望,但是眼下竟然被完颜设也救下了,他此刻就是我的英雄。

  我很想跟他说声谢谢,但是却始终没有力气,现在警报解除了,我也松了口气,全身放松了之后我整个人也瘫软在了床上。

  完颜设也此时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眼前有些模糊,他凑近我之后只是定定的凝视着我,好看的眉头紧蹙着,静默了片刻什么也没有说,一把将我抱起径直走出了房间。

  “公主……”刚刚走出那昏暗的房间,我的耳边便响起了之罗的哭喊声,我有些无力的想要回应她,但是却无能为力。

  “嘘……”完颜设也示意之罗不要说话,之罗急忙顺从的噤声了,就这样我被完颜设也带到了自己原本的住处。

  他将我放到床铺上,转身便离开了。迷茫中我看到他转身离去的身影,微微抬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从指间溜走,就像是流沙一般,我什么都没有抓到。

  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之后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挪动身子,除了有些困倦之外,也能够行动自如了。之罗趴在床榻旁,仍旧在熟睡,我猜想她一定一晚上没合眼了,这会儿都快晌午了,才见她睡熟。

  心里不觉一暖,我找了件袍子披在了她的身上,没想着就这样轻微的动静,她便也被惊动了。

  “公主,您醒了。”之罗见我醒来,匆忙起身,衣袍还未给她盖好便滑落下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快去歇息吧,我已经没事了。”我挽着之罗的胳膊,催促她去休息。

  “公主……我不累,让我服侍您吧。”之罗紧蹙着眉头,看我的眼神里满是关切和担忧的目光。

  “我不打紧的。”我嘴上这么说着,眸色却又黯淡了下来,转而询问之罗道:“完颜设也他……”

  “梁青当时哭哭啼啼的来跟我说公主被关进了侧室,我一时心急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找到了大王。”之罗低垂着头轻声说着,我听闻也能明白之罗当时的想法和心情。

  ;最h新章\节~*上P8酷匠、网WB

  想必梁青事先也知晓那侧室里的情况吧,这件事情似乎是府中的一个不成文的惩罚手段,虽然表面上没人敢议论,但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我今日也算是见识到了这府内背地里的阴暗,若果不是之罗及时的找到完颜设也来救我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越想这个我就心有余悸,那大妃表面上云淡风轻的,但是这背地里的手段也着实狠辣,我想起那个大汉口中的粗鄙言语,被这样惩罚了的女子不计其数。

  “之罗,那个黑屋是专门来惩罚女眷的吗?”我心有疑惑,也不避讳什么了,直言问道。

  之罗听闻却慌了神似的,紧忙拉着我往里屋走了走,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脸上的神色也异常的慌张。

  “公主有所不知,我也是听梁青说的,这屋子本是大妃背着大王设置处置后宫罪女的,本来大王是不知晓这件事的。”之罗小心翼翼的说着,我一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这样一来,因为我的缘故,完颜设也知晓了大妃的秘密……”事情看来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了,而且我见到完颜设也那样的愤怒。

  他那样一个异常骄傲的男子,怎能容忍自己的妃子背着自己做这样的事,这是我跟之罗后来推断的,不过我觉得完颜设也碍于大妃这样的身份估计也不会做些什么。

  况且我之于他也没什么过多的感情,经历了这样的事,也没缺斤少两的,大妃的地位特殊,完颜设也虽然不爱,一时间也不会做出什么足以撼动她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