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匆忙放缓了动作,自觉身下的男子身材魁梧,不好对付,如果真的被逼急了,我恐怕是要占了下风。

  而男子喝多了酒,看样子头脑也不太清醒,不然怎么睡的跟个死猪一样,我细思极恐,男子强有力的臂弯将我牢牢的束缚在他的身上。

  浑身的酒气让我直想要干呕,紧忙屏住呼吸,昏暗的视野里我并不能看清男子的面容,只觉得是个彪形大汉,身高一米有九。

  思虑间男子的手便开始不老实的在我的身上游离,我甚是敏感的全身绷紧,一心想着该如何从他的怀里逃走。

  我视线扫过桌面,看到桌案上放置着茶具,心中便有了计划,我引导着男子朝着桌子旁挪动过去,幸好腿长,我抬腿便朝着桌子猛踢过去,我事先也已经精确的计算了桌子与男子之间的方位问题。

  于是我腿起桌倒,顺带着桌子上的茶具全都滑落下来,不偏不倚的正巧砸在了男子的身上,男子吃痛的送开了揽着我的一双手,我得了这空档匆忙逃脱。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1C小*8说

  但是这房间大门是被反锁的,我没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男子刚刚被我摆了一道,看上去是怒气冲天,本来醉酒糊涂了的头脑此刻恐怕是有些清醒了。

  我见他一个起身便站立起来,足足高了我有两头,而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内,我几乎是被笼罩在他的身影中的。

  “小娘子,还挺烈的,不过爷还就好这口了!”男子肥头肥脑,言语中也是油腻腻的恶心,我狠狠的睨了他一眼,眼见着男子朝我缓缓走来,甚至带着一脸狡黠的笑容,我就觉得打心底的一阵发憷。

  “你别过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姐姐我可不是吃素的,好在这男子喝多了,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的,双腿软绵绵的打颤,一拐一拐像变了蒜一样。

  “哟,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男子完全不理会我,自顾自的朝我走来,张开了双臂猛的朝我扑了过来,我一个闪身灵巧的躲了过去,幸好自己还瘦小,行动灵便,前几日的晨练也没白费。

  还是有些成效的,起码现在没有以前那样孱弱了,我暗自庆幸,却不想男子并不善罢甘休,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就又发起了攻势。

  我眼疾手快,拎起刚刚甩在地上的铜壶,挥手就朝着男子砸了过去,这男子生的健壮,看着行动迟缓笨拙,却没想到躲闪避开这铜壶倒是十分的灵巧。

  “小娘子,束手就擒吧,你是躲不过去的,这屋子里就只有你我二人,房门还被反锁。”男子一面说着一面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我心中作呕,如果今天真的被这男子所猥亵,躲不过去的话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墙上。

  我斜着视线朝着墙面看了过去,不想那男子也察觉到了:“学学上个来的姑娘,好生伺候大爷我,保准让你平安无事的从这屋里解放。”

  男子一脸的猥琐,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啧啧,你可比上个姑娘有料的多,长的也不错,还是跟了大爷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差点没吐出来,这样恶心的私刑,竟然是真珠府内后宫所常用的,我听那大汉口中所述,也能猜出个一二来,看来这进黑屋遭他毒手的女子可并不少。

  想到这些,我心里很是惊诧,真珠府表面看上去威严正经的,不像那惨无人道的浣衣院,我有幸没有被分到那里,却不知这背地里还有更大的危险。

  正当我思虑着如何脱身,那男子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冲着我直奔而来,这屋子空间狭小,我几乎是上蹿下跳的,眼见着男子玩的是不亦乐乎,我心中哑然,我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玩耍吗?

  “行了!再折腾爷要累了,今儿晚上就没得你好享受的了,给我乖乖下来。”男子一副不满意的模样,凶神恶煞的看着我,我此刻正在床上蹦跶,他身宽体胖一会儿工夫就上气不接下气了,索性我还能暂时拖延时间。

  “我就不下去。”我躲在床的最里面,他累的爬不上来,一时间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想着要不是他喝多了眼花脑子不清醒,恐怕我现在要不然就是被强行的吃干抹净,或者就是一头撞上南墙一了百了了。

  此刻我真正的感受到了生命诚可贵啊,心思回转我目光定焦在男子身后的一扇窗户上,我心想不然就破窗而逃,我趁着他歇息的这个空档,仔细观察了那窗户,窗棂是木质的,窗纸也仅仅是很单薄的一层。

  捅破不会是件很难的事,关键是我如何爬的上去,如何在被这个变态抓到之前从这里逃出去,我思来想去,忽然觉得鼻尖飘过一阵幽香。

  方才还满是潮湿霉气的房间内,此时不知怎的弥漫上了一股别样的香味,我不知这是什么,小心翼翼的嗅了两下,只觉得身子逐渐的变软,脑中开始有些短路。

  凭借着还残留的意志,我猜测这是有人在房间内放置了迷药,我心中惊恐,看来这关黑屋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了,或者说这个打算恐怕是计划了许久,就等我归来落网。

  就连这时间都掐算的极为巧妙,见我与那男子斗志斗勇,半晌不见他成功,于是有人这才暗中想要帮扶一把,我一方面是觉得这人要帮那男子制服我,不过又一想同样是在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密闭的空间内。

  嗅得这气味,我此刻已是浑身瘫软,想必那男子也不会好过,这么一想我又觉得这背地里的人是在暗中帮我,不过无论是何种原因,此刻我是逐渐的丧失了力气,软在了床上。

  但当我抬眸朝着男子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他并没有受到这迷药的影响,似乎跟刚才一样,或者说看上去比刚才还要清醒的多,我很是不解,同样是嗅到了迷药,难不成他事先已经吃了解药?

  这种解释似乎也是成立的,但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我不久完蛋了吗……想到这些我有些欲哭无泪了。

  原本还想着是不是要得救了,原来是我想多了,所以事情发展的轨迹都与我事先计划好的全然不同,这就是现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