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先听梁青说过,泽熙最为在意的就是完颜设也为何不给自己正宫的名分,论家世身份与背景,泽熙夫人丝毫不逊色于大妃,但是大妃虽然不得完颜设也的宠爱,却有着泽熙无法取代的身份。

  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分明的看到两人的脸色都有些惨白,我猜测泽熙一定想起了夫人与正妃这个身份上的差异悬殊,而大妃也知晓完颜设也给自己的只不过是一个虚位。

  “这件事我会与大王商议,这逾位之事今后我不想再看到,自己什么身份要记得清楚。”大妃发话了,不过这话不光是说给我听得,我想她重点想要说的就是泽熙,因为目前为止,这里的人也只有泽熙的威胁是最大的。

  我不过是刚来的一个妾室,充其量是完颜设也一时新鲜,兴许过了这阵子他也就不稀罕我了,这不都已经来了新人了,我一边想着一边侧目朝着绫潇藤的方向看了去,这才察觉她正用一种探寻的目光注视着我。

  见我看了过来,她并没有很友好的至以微笑,而是再次别过了视线,我心中疑惑,她这是有多不想看到我,不至于初来乍到就对我充满了敌意吧。

  “把她带进侧室反省几天,这几日也该消停消停了。”我冷不丁的听闻大妃说出这话,她说的是我?

  正当我惊诧不已的时候,就看到大妃身旁的几个嬷嬷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朝着我缓缓逼近。

  “你们要做什么?”我惊呼了一声,随即看向了大妃的方向。

  最新l3章1节48上;酷匠B网_%

  “姑娘不必惊慌,只是换个新环境小住几日,并无大碍的。”我十分佩服这大妃身边的嬷嬷,说话中带着让你没办法捉摸的讽刺意味,我恨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但是却始终无能为力。

  被强行拖拽出去之后,我径直被带到了一旁的侧室,房间的门被重重的关上,我的心也随着一声巨响,陡然凉了半截。

  对于如今手无寸铁,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我来说,反抗苍白而又无力,周围的视线变得昏暗,我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灰尘和潮湿气味,心里一阵作呕。

  看来这是间被用来专门关押人的地方,这不是动用私刑吗,好在他们没对我怎么样,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就算是在下一秒被他们千刀万剐了,恐怕也没有人会追究的。

  我所处的境况十分的险恶,而我的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帮得上忙的人,之罗虽然对我死心塌地,但是她却只是一个女儿身,就算她有不惜让自己全身负伤化脓,来躲避敌人的凌辱这样的果敢和机智。

  但是很多事情她也是无能为力,甚至比我还要更加的受限制。梁青就更不用说了,我不指望倚靠她太多,能实实在在的在她的口中得知一些有关于这真珠府内准确真实的信息,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况且她也没有心生对我的杀害之意,除却他们两人,我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林毅了,他或许会更有用些,毕竟是个男子。

  我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实在是无力回天,如果长此以往这样下去我恐怕是小命难保了,完颜设也对我或许真的是一时新鲜感,过了这阵子兴许就不再来理会我了。

  虽然眼下周围的人对我都万分的嫉妒,但是我猜测他们的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或许都觉得我风光不了多久,便会被完颜设也所遗弃,到那个时候,恐怕我都不用等着他们来嘲笑就会颜面尽失了吧。

  阴暗潮湿的房间内,静谧中弥漫着一丝诡异的气息,我一面在心里思虑着,一面环顾周围的环境。适应了好一会儿,我这才慢慢看清了这屋子内的摆设。

  虽说是个锁人的小黑屋,不过尚且还算是人性化,床铺被叠放的整整齐齐,桌案上摆放的井然有序,竟然也不落灰尘,许是这房间的位置背阴,阳光照射不进来,才使得这里阴暗潮湿,让人有种不愉悦的感觉。

  我心中郁闷,朝着前方迈步,刚走出一步却猛的踢到了什么东西,我心中一惊,低头看去,铮铮的愣了神,这地上何时还躺着一个人!

  我心中惊恐,捂着嘴才勉强没让自己大喊出来,地上那人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一样,我害怕这种感觉,只觉得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眼下一个人独自面对,少不了惊慌失措。

  迈开步子我急忙后退,后背重重的撞在了门上,再次发出一声巨响,我陡然的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是地上那人仍旧没有一丝动静。

  我的心如今已经悬在了嗓子眼,心想着这屋子里难道还放着一个死人不管吗?说好的关小黑屋反应,也不要有这么恐怖的事情吧……

  虽说我的胆子不小,但是与这样的死活不知的人待在一间狭小昏暗的房间内待着,任谁都不会愿意的。

  我沿着墙壁朝着距离他最远的地方挪了过去,找了个合适的角度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再次观察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我看不真切此人的长相,只见他眉头紧蹙,胸口起伏像是还有呼吸。察觉到了这些我才深深的松了口气,原来他还活着……

  于是我便壮了胆子朝他靠近,正当我想要近距离的去观察一下他的时候,猛然觉得腿上被一把抓住,我大喊一声,却瞬间失去重心,紧接着便向前倒去,重重的砸在了那人身上。

  “痛痛……”果真是个男子,我听着底下人磁性略带着沙哑的声音,紧蹙着眉头,不断喊着疼痛,我急忙想要起身,但是腰间却被一双大手猛地扣住。

  “美人莫走,陪爷消遣啊!”凑近男子我这才察觉到他一身的酒气,说话间也是极其刺鼻的味道,我心中惊慌,这人力道之大,甚至还喝多了酒,万一对我图谋不轨,我岂不是分身乏术了。

  自觉大事不妙,我挣扎着想要逃离,殊不知这样无谓的动作却让底下男子更加兴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