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之罗所说,我被完颜设也带入军营中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府中,很多人对此事的一致看法,竟然是完颜设也对我极为宠爱。

  我听闻这种传言之后,也十分的无奈,他们只看到了表面现象,不知道完颜设也究竟是怎样对待我的,虽然我对旁人的流言蜚语不是很在乎,但是却没想到这件事情为我带来了很大的祸端。

  在我盘点完全部礼品之后,大汗淋漓的让之罗为我准备了洗澡水,沐浴过后我这才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大觉。在军营里我几乎都没有一天好好睡过的,不得不说完颜设也是个精力旺盛的男人。

  想到这些我的脸上浮现起一抹红晕,修整了一整天的时间,我这才恢复了元气,接了旁人这么多的礼物,我自然得个个儿的谢恩,之罗在提醒我这个礼数的时候,我惊讶不已,这难不成这完颜设也的后宫夫人们,我得矮个儿谢一遍了?

  况且我也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垂头丧气的,心想着还是军营里过的好,起码不用这么多的束缚和礼仪,要是自己能像花木兰那样做个巾帼英雄也未尝不可啊,战死沙场也总比孤苦老死在这种深宫大院里好得多。

  “公主不必苦恼,等下夫人们聚在了一起时候,道个谢也就罢了。”之罗看出我的无奈,一面安慰着我一面继续说道:“公主可知今儿还要来位新人了。”之罗为我梳妆打扮着,我听闻她这话一时间也有些好奇。

  “是新纳来的夫人吗?”我疑惑的问道,透过面前的铜镜看到之罗在听完我的话之后摇了摇头。

  “是大王的妾室,听说也是个宋人。”之罗的重点可能是在这句话上,难道又是被俘虏来的宋朝女眷吗?

  我想到这些,心里有些黯然,眉头不觉得紧锁在了一起。

  早饭过后便是众位夫人妾室们欢聚一堂的时候,我此番带了梁青一同前往,像往常一样早早就来到了前厅,坐在了适合我的位子。

  不多时各方夫人和妾室们都纷至沓来,我遥遥望见一抹并不熟悉的身影,我猜测那个就是新来的妾室。

  我抬眸望去,只见不远处款款走来一位妙龄女子,纤巧的腰身盈盈一握,面若桃花,型似碧柳。

  “妾身绫潇藤,给各位姐姐请安了。”女子温婉优雅,谈吐举止大方得体,俨然是皇亲国戚大家闺秀的形象。我暂且还不知晓她是何等的身份,但是看这副模样,恐怕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千金。

  绫潇藤拜见过各位姐姐之后,便继续迈着款款的步子坐在了靠近我不远处的座位,我抬眸去看她,正巧与她眼神相撞,我刚想微笑着示意,却不想她的目光竟别了过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冷不丁的让我有种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感觉。

  我讪讪的将头再次转了回来,心想着既然都是宋人,但是这菱潇藤的容貌却与汉人有很大的不同,我方才仔细观察了她,随说浑身都散发着温婉柔和的气质,但是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一双春眸中闪烁着凌厉的目光。

  竟然也平添了几分别样的美,我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她许是混血,又或是逃亡时候来到中原的,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她骨子里并不是流淌着真正宋人的血脉。

  大妃正坐在上方,说话间便将矛头指向了我,我淡淡的听着她的问话:“福金前几日可是随大王去了军营之中?”

  我听闻她这么的问话,心里也已经明白了她这话的意思,也知道最近风言风语中都谣传着完颜设也对我的宠爱。

  我如实回答,觉得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反倒是遮遮掩掩才会让人生疑,众人听闻也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放肆!你可知军营中是不允许带女眷的?”大妃忽然厉声喝道,我微微一愣,一旁的梁青见我神情呆滞,匆忙示意我施礼赔不是,我这才反应过来,起身上前一步朝着大妃欠了欠身子。

  “大妃所言极是,但是我此番前去并没有扰乱军心啊,而且大王他也默许了的。”我有些无辜的说着,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这些女人争风吃醋只觉得是我占了便宜,平日里完颜设也就不爱往他们那里去。

  酷)5匠y}网唯/@一t正)版,其w他"v都,%是盗d版ba

  如今不仅经常来我这里,甚至还将我带去了军营中。不过不知是如何传言的,如今这谣言的意思竟然是完颜设也把我带进去的。

  不过幸好没有人知道我事先女扮男装混了进去,我先前向完颜设也如实交代了我为什么那样做,在他那样的人的面前,我只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

  “你的意思是仗着大王的宠爱在这里嚣张跋扈了?”说话的是紫罗夫人,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她仍旧是一身紫色的装束,本该是温婉的女子,但是却空有一副皮囊,说出来的话粗俗的让人心生鄙夷。

  “我没记错的话,福金妹妹还不是夫人的吧,怎么听闻有人已经称呼上了。”我侧目过去,只见泽熙正坐在大妃的身旁,我平日里与她的交往并不很多,也不是很清楚泽熙夫人的为人。

  只是旁听到泽熙夫人是完颜设也最宠幸的,眼下她都将树敌目标摆的这么清楚,我猜测旁的也不会有人站在我这边了吧。我脸上惨然一笑,这些难度的东西还没办法让我妥协,我心思回转,唇齿轻启,随即缓缓说道:“夫人之位也只有姐姐你最适合,又何必拿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来打趣妹妹呢?大妃尚且都不为此而拘泥,做妹妹的自然也要学习这样的作态。”我的话说的很明白,虽然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他们也都只会把敌对的目标放在我的身上。

  得罪一个是得罪,得罪两个也是得罪,况且泽熙与大妃两人的关系也十分的僵硬,我趁机推波助澜,言语中的意思差不多就是受宠的是泽熙夫人,但是她却也只能顶着个夫人的名号,但是大妃却能够稳坐正室的地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