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了这个朝代的历史变化,我知晓那些被俘虏了的成千上万的女子,死亡大半的原因就是宁死也不屈从。

  这些贞洁烈女让人敬佩,而那些苟且偷生的女子也不见得过的有多好,我不是什么思想守旧的烈女,也不会苟且的在这世上存活,我不随便轻生,全然是因为我的心里还有份执念。

  在赵构那里我获取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我接下来的进一步打算也有了目标性,而此刻我必须暂且按兵不动,只能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蹒跚前行。

  我穿着女装在兵营里进进出出,因为有了完颜设也的特许,也没有人敢对我投来不友好的目光,反倒是因为我的勤快和开朗,很快便跟那些性情耿直的兵将们打成了一片。

  夜幕降临,兵营中例行的篝火晚会,无非就是一群粗犷的大汉聚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我酒量不行,于是便想要退出,却没想到有将士起哄,要我歌唱行酒令。我听闻瞬间石化在了那里。

  行酒令我不是没有听过,你让我唱首流行歌曲我还能给你来几个,但是这古人颂唱的歌曲,你让我这一个外行人怎么办……

  我有些为难,但是却架不住将士们的热情,脑中思绪万千,我搜罗着自己只晓得关于豪情壮志的诗词,甚至想到了风萧萧兮易水寒,但是发觉这个是壮行的悲歌,而且结局不容乐观,于是我打消了这个想法。

  “唱歌多无趣,我给兄弟们献舞一曲可好?”我被他们豪情壮志给感染了,这些行军打仗的男儿,并不是带着什么家仇国恨,很多都是被逼无奈,无从选择,只能抛弃家中妻小老人,来到这前线。

  我话刚说完,这些耿直的汉子们就直叫好,我心说我这还没开始跳呢,想着我大小是学芭蕾的,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接触了民族舞等很多物种,虽不精通,但是应付这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大汉们,还是绰绰有余。

  为了应景,我首先选了一个颇具民族特色的舞蹈,柔中带刚,我旋转在众将士的包围中,方才还喝酒吃肉,好不热闹的人群忽而安静了下来。伴随着简单的乐音,我翩翩起舞,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从前。

  那个在舞蹈教室里,在舞台上,在众目睽睽前舞动身姿的场景,我眼神荡漾,旋转飘扬,无意识的眼神却落在了一处耀眼的地方。

  完颜设也,我察觉到他知何时来到的时候,神情有略微的一滞,脚下的舞步也有些错乱了,好在我迅速的调整了姿态,这才不至于出洋相。

  “大王啊,您一来这夫人跳舞都乱了心思了。”不少兵将直言不讳,我见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明白,为何偌大的宋朝会在顷刻间被大金攻破了。

  金军兵营内可以称兄道弟,闲暇时候放下身段,但是宋朝君主却将自己的亲人拱手相让,这就是差别,这就是亡国的原因。

  我暗自思虑着,不多时一曲完毕,我有些喘气的停下了舞步,周围轰然的响起雷鸣的掌声,我甚至看到完颜设也眼眸中闪烁着的惊艳神色,他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我能够看得出,虽然这个腹黑的真珠大王,内心所想时常让人捉摸不透。

  但是此刻我却能够体会到那种溢于言表的赞叹,我微微颔首,面朝着完颜设也的方向,向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

  在这里我没有因为一个宋人的身份而遭到排斥,反倒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我知道这一方面是完颜设也的缘故,我身为他的妾,被带到军营中,想必也是极为受重视的。

  这是我之后想到的,而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似乎也能察觉到危险的临近了,我这样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军营里,似乎是首例,军营里出现女眷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完颜设也就这样纵容了我。

  我虽然侥幸逃过了一劫,但是当我随着完颜设也回到真珠府中的时候,谣言便瞬间四起了,更准确的说可能是在我回来之前,这个消息就已经传到了真珠府,我甚至无法想象这是怎样走漏出来的消息。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在你本以为一切都一帆风顺,万事大吉的时候,却总会遇到些不随人心愿的事情。

  “公主,您可算是回来了,快让之罗看看,没伤到哪里吧?”之罗刚见到我就匆忙的赶了上来,上下左右仔细的打量着我,生怕我哪里掉上一块肉似的。

  也愧了她这么有心还惦记着我这个不怎么中用的主子,我满脸的尴尬。

  “我又不是上前线打仗,你看你,跟个在家守空房的小媳妇似的。”我看着之罗那样的急切,忍俊不禁的打趣她说道。

  “公主可别取笑之罗姐姐了,您不在府中的每一天啊,之罗姐姐都跟丢了魂儿似的。”梁青也十分的紧张我,但是看我如今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心里自然也是舒了一口气。

  }酷匠网正版首发#

  “胡说什么呢?”之罗小声的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肘抵了梁青一下,白皙的脸颊通红,一副羞赧的模样。

  “让你们为我担心了。”我心疼他们,看着之罗似乎消瘦了一圈,我的心里又气又喜的,在这里也有人为我忧愁,虽然她担忧的人是赵福金,不是我赵小福,不过我也很是宽慰,有这样忠诚的侍女,也是我的荣幸了。

  “让公主先去歇息吧,我熬了些补汤,等下来给公主补补身子。”之罗知晓我这是刚刚从军中归来,她恐怕还以为我在军营里受的都是些苦痛,这才急忙催促我先去休息。

  “我没事的,你们各自忙各自的吧。”我打发她俩退下,缓步走进了卧室,这才发现这里竟然与之前相比有了不少变化,而桌案上,地面上也摆放了很多礼盒。

  这是怎么回事,又没发生什么,怎么会有人送来这么多礼盒?我疑惑的看着,这会儿之罗呈了汤药送了过来,于是我便询问她这些礼盒的事情。

  都是各房夫人送来的,多半也是为了嗜好,公主可知如今府中是怎样传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