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防止完颜设也看出我的身份,我始终忍耐着,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浑身都湿透了,紧蹙着眉头为完颜设也擦拭身子。

  强烈的屈辱感从我的心里生出,我暗自在心底把完颜设也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但是表面上还必须装的异常顺从。

  完颜设也却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种凌冽逼人的目光让我不禁觉得后背一凉。

  “小蠢货,你还要装多久?”完颜设也言毕,我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听他这样说完。还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我心想着自己现在都已经弄的如此狼狈了。

  竟然还没有骗过他,不过听他这话似乎早就已经看穿了我,但是是什么时候呢,我不明觉厉。

  “不愧是爷,聪慧过人,眼力也是一流……”我定了定神,尴尬的冲着他笑了笑。

  完颜设也饶有兴味的看着我,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给人莫名的震慑感和压力,我一时间有些慌乱,但是大敌当前,我一定要保持淡定。

  “说吧,为什么这样做。”完颜设也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感情,我也猜不透他究竟是怎样的心态。

  “我真的是来送马的。”我依旧咬着这个理由不放,虽然我知道身为完颜设也的妾,我应该三从四德,应该待在闺阁内,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

  “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完颜设也的眸色一黯,我心里只觉得大事不妙了,像他这样洞察力极强,逻辑思维又极为敏锐的人,我是欺瞒不了他的。

  “我没想过骗爷,我真的是来送马的,顺便看下亲戚。”我冲着完颜设也笑着说道,天知道我此刻的眉头已经紧蹙在了一起。

  “冒死也不惜一切代价做这些吗?”完颜设也并没有当机立断,而是继续盘问我,我听闻心说这话怎么听上去那么悲壮。虽然赵构是我的弟弟,准确来说应该是赵福金的弟弟,我于情于理是要顾念亲情。

  但是我不是赵福金,我是赵小福,我来探望赵构的出发点也不过是为了保身,以及仙朗的那个托付。

  “爷,我伺候您更衣,别凉着了。”我看着完颜设也还泡在水中,话锋一转,温柔体贴的说道。

  “回答我的问题。”完颜设也丝毫不理会我的关心,反倒是更加咄咄逼人的询问。

  “没爷说的那么悲情,我只是想看看弟弟过的如何。”我说话间有一丝哽咽,不管完颜设也这种冷情的人是否能够理解这种感情,但是我看到他眸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

  “我还以为你思君前来。”完颜设也竟然没有因为我刚说的那些话而惩罚我,反倒是嘴角扬起,浮现上一抹笑意。

  “爷怎知我不想念?”我看到完颜设也这个样子,心里一喜,恐怕还有回旋的余地,于是我便顺从的附和着说道。

  “哦?我怎么没看出来。”他用一双漆黑望不见低的眼睛上下扫视了我,我满脸黑线,这让我怎么表达。

  “想念这种东西怎么能看出来呢,只能凭感觉。”我牵强的找着理由,完颜设也似乎对这种回答不是很满意,探寻的看着我。

  “小蠢货,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完颜设也话虽不多,但却是十足的行动派,他方才说完,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便已经被他横抱而起。完颜设也健壮的臂弯将我牢牢的拥在怀中。

  酷|匠网rA永3久(o免费看\小说√

  我双脚离地,重心不稳下意识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完颜设也二话没说就这样抱着湿漉漉的我径直朝着床榻走去。

  “爷,我衣服都湿透了,别把您的床给……”

  “那就脱掉。”完颜设也根本不给我反应的机会,说完便腾开一只手,一把撤掉了我湿透紧贴在身上的麻衣。

  “你说的想念,知道该如何证明吧?”他深邃的眼眸中燃着火焰,重重的将我压在身下,还未擦干的身子相拥紧贴着,湿滑的感觉让我的心不觉的微微颤抖。

  完颜设也坚实的胸膛牢牢的抵着我胸前的那片软绵,魅惑的线条,紧致的肌肤。那种属于男性特有的魅力让我目光有些恍惚,脸颊不自觉的烧红,冷不丁对上他黑曜石般的瞳孔,我身子猛然绷紧。

  “如果证明了,爷是不是会从轻发落?”我柔柔的声音从红唇中吐出,完颜设也听闻凤眼微眯,嘴角扬着邪魅的笑容,他微微点头,眼中的火焰更是冉冉升起,我察觉到危险的降临,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早已经被吃干抹净过几次的我甚至对完颜设也不再抗拒。

  得到这样的应允,我抱着可以幸免的想法,抬起胳膊环绕上完颜设也的脖颈,抬头朝他凑近,略带羞涩的主动吻上了他软绵的薄唇,微微凉的触感让我有种触电般的感觉。

  完颜设也凝视着我的眼眸中暗流涌动,我红唇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容,有些僵硬的在他的唇上辗转,虽然我已经被完颜设也调教过好多次,但是每每跟他亲热的时候,我都不觉得浑身僵硬。

  尤其是这种我占主动地位的时候,我想着自己不能这样被动,于是翻身便坐在了完颜设也的身上。

  “爷要好好体会我的想念哦。”我低头凑在完颜设也的耳边轻轻的呢喃,完颜设也听闻很是满足的点了点头。

  一夜缠绵,第二天的时候我已经精疲力竭了,醒来大半个上午都快要过去了,而我的身边却空无一人,要不是身上隐隐约约的疼痛感,我还只觉得跟完颜设也的春宵一刻是虚幻呢。

  我坐起来,下了床发现旁边的桌案上放置着一件女装,我意会了完颜设也的意思,他不要我假扮男子,而是用真实的身份陪伴他在军营里。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主动了一夜并没有白费,心里有些惨然,眼下我只能靠着自己的身体来博得完颜设也的宽容了吗?暗自鄙夷自己,但是时局所迫,我又没得选择,就算是我死活不愿意,除了一死了之,完颜设也终究是不会放过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