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看完颜设也的一句话……正当我心里左思右想的时候,完颜设也突然发话。

  “你叫什么名字?”

  我愣愣的听着,急忙诌了个名字出来。

  “回大王的话,小的单名唤芫,姓木。”身为一个小说家,编名字的功力我还是有的,这不过是我之前写过的一本小说里的名字。

  此时浮现上了脑海,作了救急之用。

  “木芫……像个女孩儿名字。”完颜设也的话刚一出口,我就楞了,一时心急我竟然忘记了我现在是男儿身。

  这可是之前小说女主的名字……我的天,这脑子越来越不够使了。

  “就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野草,起这名字好生养些。”我讪讪的回着,完颜设也没有纠结过多,放下手中的书再次看向我。

  “去给我烧上热水,伺候我沐浴。”完颜设也淡然的说着,我应了一声急忙退出了营帐。

  远离了完颜设也,我深深了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去找烧水的地方,当我绕了一大圈,询问了好几个听不懂我说话的金兵之后,这才艰难的找到了目的地。

  半个下午的时间我都在做烧水这件事,当完工了之后,夕阳已经落山,天色黯淡下来,我将热水放入沐浴用的大木盆里。

  我正待在营帐的内室收拾,完颜设也不知去了哪里,我等在帐中,半晌时间了也没见他回来,不知不觉倚靠着床榻边睡了过去。

  自觉过了许久,梦里忽然惊醒,我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了完颜设也的营帐里,沐浴用的水似乎还没有动过。

  他还没回来过,我心里疑惑,起身正要去外面看看,完颜设也忽而走了进来,我一愣看他神色严肃,似乎刚经历了什么大事。

  眉间略带着倦容,看到我迎了过来,他沉默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帮我把衣服脱了。”完颜设也吩咐道。

  我一愣,差点忘了我如今的身份,没办法我只能答是,然后老老实实的给完颜设也更衣。他穿了一件行军的戎装,我猜测这也是在严阵以待吧。

  ~q酷匠●网.F唯一}◎正Lw版,C其‘他都:~是iL盗版%

  前线战事吃紧,稍不留神可能就会遭遇敌军偷袭,我也能理解完颜设也这样的男子为何也流露出疲倦了。

  我帮完颜设也将衣袍褪下,看他始终没有叫停的样子,索性别过视线帮他将内衬掉。

  “你紧张什么?”我不好意思去看完颜设也的脸,但是这语气中我能听出那种赤裸裸的讽刺。

  “大王的威严太过震慑了。”我拍马屁完全都不用打草稿的。

  “那为什么不看着我。”完颜设也略带玩味的抬手捏住我的下巴,为何他习惯性的喜欢用这个动作对我……

  我被迫抬眸与他对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唇红齿白面容俊美的简直要逆天,我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

  “这水恐怕要凉了,我去给大王拿备用的热水。”我一下午什么都没做,还是有些成绩的,烧了满满一大锅的热水。

  说完这话之后,我一溜烟的就逃跑了,完颜设也并没有说些什么,我匆忙的拿来备用热水,生怕把他晾的太久了又生气什么的。

  “大王,水来了。”我有些吃力的抱着一个大木盆,刚走进营帐的内室,迎面便看到完颜设也赤诚着全身。

  噗——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赤果果的诱惑,完颜设也连裹裤都没有穿就这样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虽然我曾经与他赤城相对,但是我能说自己从来没敢好意思的正面看他吗。

  无与伦比的美感,精瘦而有型的身躯,恰到好处的几块肌肉让我有些热血沸腾,暗骂自己没出息,被一个男人弄的这样神魂颠倒。

  我急忙转移视线,径直走到浴盆那里,将热水倒入,头都不扭的说道:“大王可以沐浴了。”

  我听到完颜设也回应了我一声,于是我便放下心来,拿着空盆朝外面走去。

  “你去哪里?”身后传来完颜设也的一声追问,我急忙停下脚步,背对着他回答到:“大王好生沐浴,小的在门外候着。”

  我毕恭毕敬的说着,完颜设也似乎有些不悦,声音低沉的命令道:“侍奉我沐浴。”

  这种带着强制性的命令语气,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完颜设也这个男人,无论说什么话都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强硬态度。

  “是……”我硬着头皮扭过身去,完颜设也长腿一迈,跳进了浴盆,随即坐了进去,我拿起旁边放置着的手帕,浸了水慢慢擦拭他的后背。

  那些斑驳的疤痕算是我第二次见到了,心里有些微微的颤抖,紧随着的便是握着帕子的手也抖动不已。

  “太轻了。”完颜设也不满的说道,我听闻一愣,随即加重了力度,指尖不经意间滑过他精致的肌肤,我像是触电了一般猛的缩回了手。

  完颜设也察觉到我的异样,扭头用一种满是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深邃的眸子中暗流涌动,我为何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危险。

  这种想法刚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下一秒我的手腕便被猛的紧握,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拖拽着往前,我脚下踉跄着跌进了澡盆中。

  更为尴尬的是我的手竟然碰上了最为危险的东西,我能感受到掌心里有什么倏的变硬,完颜设也闷哼一声,我整个脸颊瞬间烧的通红。

  我急忙收回手来,而此刻我整个人已经泡进了浴盆里,我尴尬的从水中探出头来,连连道不是:“大王我不是故意的,我……”

  扰乱了完颜设也沐浴,我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溜啊,想到这里我急忙站起,纵身打算跳出浴盆。

  没想到却被完颜设也一把拉了回去,我硬生生的跌进了他坚实的怀抱里,完颜设也冷漠的表情告诉我危险即将来临。

  我闭着眼睛不敢去看他,等待着完颜设也对我的处置……

  “睁开眼睛,我要你好好服侍我沐浴,听到没!”完颜设也生气了,我倏的睁开眼睛,目光炯炯的直视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