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目光收回,我继而投放到了赵构的身上,他双眸炯炯,瘦削的脸上略显苍白。我见他只是用惊讶的目光注视着我,静默着一直没有说话。

  但是从他那双闪烁着泪光的眼眸中,我能够断定出此时他激动的情绪,以及见到自己亲人的那种感慨。

  而我却不知该如何向他表达,那部分属于赵福金的情感,此时也有些起了作用,我眼中含泪,并没有半点做作的凝视着他。

  片刻我便收拾好了心情,时间不等人,我不能在这是非之地逗留太久,于是我唇齿轻启,张口说道:“知晓你在此过的不错,我也就安心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俩之间的话应该如何说起,但是刚刚脱口而出的竟然也是我此刻心中所想。

  “公主怎来得此处?”赵构直呼我为公主,言语中吐露出他的无奈,我不想跟他废话太多,眼下我的处境也并不乐观。

  “这些无需多问,我来是想向你了解情况的。”我低声说着,直截了当的把我这才来的目的讲了出来。

  赵构也清楚我不能在这里多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我言语,我问一句他便回答一句。

  我大致了解了情况,皇室女眷被俘的少说也有上千人了,而当我询问赵构之后得知的几位帝姬的情况却都各不相同。

  大多数人都被分配在了浣衣院,那个泯灭人性的地方。

  我只言自己与众姐妹分散,不知他们此时身在何处,仙朗的托付与我心中所想虽很难办到,但是我却想要为之努力。

  赵构希望我能将最小的牙儿救回,我心想这样的幼童,如若在那样惨不忍睹的环境中生存的话,将来我真的不敢想象这些对她造成的影响。

  我离开了毡房,赵构那边我是不必担心,过不了多久他便会按着历史来完成自己的使命,而最终的结局虽然我心里知晓,却不愿去提及。

  他是赵福金的弟弟,但是与我却不甚熟识,我之于他只有历史记载上的认知,而我知晓他并非良善,无论这是出自我主管意识,还是如何,我能够帮的自然会去做。

  我答应他尽力而为,赵构也清楚我现如今的状况,恐怕是自身也难保了,他并不为难我。

  我走出毡房,按着原路返回,我想林毅一定还在马棚那里等着我,于是便加快了脚步朝前走去。

  “做什么的?”

  身后忽然响起质问的声音,我被惊吓的顿时愣在了原地,此时我正恰巧从毡房中走出,在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之后,我心里也不觉慌了神。

  “我是护马的小厮,是来送马的。”我摆出这个理由来,实打实的说着,质问我的是一个彪形大汉,一声军甲十分严肃。

  “护马的小厮?那怎么跑这里来了!”大汉对我上来就是一声吼,我微微一愣,有些被他的气势给吓到。

  }‘更CT新_最快kl上gQ酷I匠网Zc

  “发生了什么事?”这大汉一个怒吼,将周围的人全都引了过来,我心中哑然,这下完蛋了,本来四想悄无声息的做完这些事,现在可好,发现我的还不止一个两个了。

  而此时林毅也不知道在哪儿,可能还傻傻的等在马棚那里,不过这边这么大的动静他会听不到吗?

  “各位大哥,误会误会啊……我刚找茅厕迷路了……”我随便胡诌了个理由搪塞过来,一群大汉围着我,用一种极为怀疑的目光凝视着我。

  他们的个头虽说并不是很高,但是一个个都壮硕无比,此刻将我团团围在中间,一时间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被无数道大山给阻隔着去路。

  我欲哭无泪,眼下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可是他们听闻我的话之后,似乎有些不相信:“谁带你来的,怎么平时没见过你?”

  又有人问道,我也知道平日里送马来的一般都是只有林毅一个人,他们所熟知的也就只有林毅了,而现在恰巧林毅又不在我的身边,没有人能够帮我作证我的身份。

  “别废话那么多了,先压回去给大王处置。”旁侧的一个金兵很是不耐烦的说着,我一听心中瞬间如落万丈深渊,心想着这样可完蛋了,将我交给大王我不就玩儿完了吗?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大王究竟是不是完颜设也,但是如今这驻扎在汴梁城的金人军队,也暂时是由完颜设也带领的。

  不过此时完颜设也恐怕是在朝中与皇族们商议大事,恐怕还不在营中,难不成我要被关在这里一段时间吗?

  等完颜设也回来之后发现我不在了,这事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心中哀嚎着,林毅你究竟去哪儿了啊,怎么这会儿关键时刻见不到人影了!

  还没等我想到应对决策的时候,我便已经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朝着主营帐带了过去,我欲哭无泪,难道我的穿越之旅就此打住了吗?

  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唯一有的成就就是做了完颜设也的女人吧……都这个时候了,我竟然还不争气的在眼前浮现着完颜设也那张俊美无二的脸庞。

  很快我被几个大汉哄抬着几乎是扔进了主营帐内,正当我灰头土脸的从地上踉跄着爬起,这才惊讶的发现营帐正上座的竟然是完颜设也。

  他什么时候来此的?我惊诧之于又暗叫不好,这万一被他发现,我不是死的更快些吗?

  我低着头不敢去注视完颜设也眼睛,耳边是金兵毕恭毕敬的向完颜设也汇报:“大王,不知哪里来的小童,被小的们给逮了,还听大王处置。”

  一大汉说着便一把将我扯了过来,猛的朝完颜设也跟前推去,我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吃屎,双手还被麻绳给绑了个捆猪结,这猪都挣脱不开,我使了使力气,看来我比这猪还不如……

  “你们下去吧。”完颜设也方才还在浏览手里的公文,在听闻手下兵将汇报,便也抬眸看向我来。

  我似乎感受到他目光略微一滞,随即嘴角扬着一抹淡然的微笑,唇齿轻启,浮上邪魅一般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