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约定的第三天,完颜设也离开真珠府外出后,我便乔装准备去马厩见了林毅。

  他已经早早的准备妥当,见我如约前来,脸上的神色只是略微的动容,并没有过多的表达。

  林毅对金营中的情况很是了解,从他的叙述中我知晓金人对他很是信任,这也是林毅这样性子的一个好处。

  但是如今他要多带一人进入,却并非易事。我虽乔装成了男子,但是身高却有所不足,索性装了一把幼童。

  而我此番去深入金营中去找赵构,只是要去了解更为详细的情况,这些就连林毅他们都不曾知晓,对于北宋皇宫贵族中人们的何去何从。

  金人自然是不能问的,所以我想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便要先找到赵构。

  在汴河沿岸的平坦草地上,驻扎着金人的大营,放眼望炊烟袅袅,除却那瞭望台上伫立着的精兵之外,并无特别严肃的气氛。

  想来也是大战告捷,将士们在休养生息吧,汴河清透澄澈的水中倒映着我与林毅,我们沿着河岸朝前走去,护送着几匹宝马送往金营。

  我心里有些忐忑,极力压制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并没有那样紧张。我跟随在林毅的身后,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将我笼罩在其中。

  “林毅,又来送马啊。”守门的将士与林毅的关系看上去还算熟络,林毅听闻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拉着马便朝着大营中走了过去。

  “站住。”当我从守卫面前走过的时候,却被他突然叫住了,我心中一惊,莫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

  林毅在听闻这声响之后,便也扭过头来,一脸漠然的看了看我,随即将视线转移到了守卫的脸上。

  “这是我身边的小厮,今天护送宝马也是有功了。”林毅淡淡的笑了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拍了拍那几匹上好的宝马。

  宝马通人性,我那些日子同林毅学骑马,自然是与他们朝夕相处,林毅也教我如何与马结识,起初我倒是不以为然,如今看来竟然成为了我可以脱身报名的筹码。

  那宝马在我身边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这守卫自然也知晓这个,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并无异样,于是便放行了。

  我在心底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林毅仍旧一副严肃的面孔,一手牵着领头马匹,轻车熟路的朝着前方走去。

  我紧随着他的步子,生怕跟丢了,周围稀稀落落的有几个金兵,都是全副武装的样子,司狐是在严阵以待。

  眼下这样的情况,政局动荡,民不聊生。过的都不是什么太平日子,说不准什么时候便要随时开战。

  我这是第一次亲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些电视剧中的场面,虽说有几分差异,但是大体还真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虽然心里十分的好奇这古人的兵营如何,但是我却不敢东张西望,怯生生的走着,心有余悸想着说不准自己一个动作神情不对劲了,就会惹来杀头之祸了。

  林毅很快便带我去到交马的地方,一个木棚下放着一堆枯草,我心说这环境也太寒酸了,也不知道我们这几匹宝贝马儿受不受的了这里的环境。

  说话间我视线瞥到一旁,眼瞅见一口诺大的锅子,底下熊熊的燃着柴火,锅里不知道在煮些什么,浓烟缭绕,鼻尖是一股浓重的药草味儿。

  这是在用大锅熬药?我疑惑的看着,不禁询问起林毅,他侧头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这才缓缓向我解释,那里面是平日给将士们驱病防御的药汤。

  我听闻这话便也知晓原来是提前预防的良药,心里不禁有些赞叹,想的倒还挺周到,林毅接着又同我说,金人到这中原来很是水土不服,平日里也不断的需要这些药物的治疗。

  原来如此,这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这中原还算好了,不必南方整日下雨,他们不得哭爹喊娘了。

  “福金,你看到那边最北的毡房没?”林毅用眼神示意我,为了不引起旁人注意,他换了对我的称呼,并且将声音压到最低,只有我两人能够听得清楚。

  我点头示意他明白了,于是林毅继续悄声说道:“你看准了时机从这间帐篷后面溜过去,这是时间点那里没人巡逻,我在这给你做掩护。”

  林毅这人表面上看去是个榆木疙瘩,殊不知却也有这样精明机敏的时候,我愣愣的听着他的这个计划和安排。

  心里不觉有些赞叹,于是便也答应下来,按着林毅的说法,我仔细的观察了四周,找准了机会便用眼神示意林毅,随即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从帐篷的后面,溜到了嘴北边的毡房处。

  果然是一路畅通无阻,我心里一边惊诧一边继续仔细的观察着周围,极为谨慎的朝前走去。

  这本来看着并不是很遥远的距离,我却觉得自己走了半个世纪,心里不断的通通直跳,我仍旧要佯装淡定。

  毡房的门是虚掩着的,我不知这是为何,难不成金人对俘虏就是这样放松警惕吗?我疑惑之间便走进了毡房内。

  &3酷。匠A网正@/版*首|发J

  冷不丁的看到房内竟然有两个人,我一时间也认不出来究竟谁是赵构,但是当我仔细看去,意识到另一个只是手托食盘的仆从的时候,心里也就了然了。

  “你是做什么的?”那仆从开口,却是一副正宗宋人的腔调,我微微一愣,这又是演的哪儿出戏。

  “我是来送宝马的小厮,迷路走错了地方,不知……”我用以同样的宋人腔调回应,其实也就是赵福金的本声了。

  不远处正襟危坐的凌然男子在听闻我这话之后,眼神倏地朝我看了过来。

  “你下去吧。”赵构吩咐那仆从,仆从听闻这话便也老实的走了出去,甚至很有礼貌的为我们关上了门。

  我心中哑然,这看上去并不是被俘虏了,竟然还有随身的仆从,我惊讶之余也缓过神来,想起这次冒着危险前来的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