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后的几天内,林毅确实老老实实的教我骑马,我学的也很快,从最初的只能坐在马背上慢慢行走,到现如今的可以缓慢向前跑去了。

  林毅也十分的耐心,不过我俩自始至终都没有再提起过云娘,我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对这件事情的抗拒。

  索性我也没有过多去提及,看到云娘与林毅两人的姐弟情,我不禁想起了赵福金的同胞弟弟——赵构。

  如今的局势动荡,我不知此人的所踪,但是关于他的历史我是了解一些的,赵构在之后从金人手中逃脱,继而建立了南宋,眼下我猜测也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时机了。

  而具体是何时何地,怎样发生的这件事情,我却并不熟知,想要获取一些关于赵构的消息,似乎也有些难。

  我脸上似乎挂满了阴郁的神情,就连身旁的林毅都发现了我的异样。

  “你怎么了?”林毅询问我说,我楞了片刻,心想着是不是能从他这边问到些什么,但是这样一个木讷的人,怎么会去考虑这些事情。

  我试着将话题引到这些事情上,叹了口气悠悠然的说道:“我也有个弟弟,跟你的年龄差不多。”

  言毕,林毅的肩膀一顿,脸上的神色有些瞬间的凝滞,我知道他心里不会好受,但是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去面对的。

  “可是我们不如你同云娘,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我嘴上是这么说着,实则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赵构这个人……

  “倒不如不见。”林毅心直口快,说话直言不讳,甚至不经大脑,我一愣心想这林毅倒是对我没有丝毫的顾忌,什么话都往外说。

  su看j)正.版E)章.a节上$酷4¤匠lT网BU

  “你对云娘有偏见?”我笑着问道,林毅摇了摇头:“我说的是你们。”我听闻这话便是惊讶了,林毅知道赵构的事情,甚至知道的还不少。

  “你见过我弟弟?”我急忙问道,林毅确实诚实的点了点头,我心里急切想要知道这件事情,随即便更是催促他在哪儿见过,状况如何……

  “康王他如今身处在金营中,金人暂且不会动他,只不过情况如何,我就不知道了。”康王是赵构的封号,我心说眼下还是刚灭北宋。

  想必在不久之后赵构便会有所行动,而金人的兵营此时也在汴梁城,离我倒是不远,而且我几乎可以断定是完颜设也统率下的。

  身为完颜宗翰的长子,完颜设也又是如此优秀,必定是要继承完颜宗翰的事业的,想到这些,我只觉得自己离历史真相越来越近。

  而这史书中历历在目的人物,此刻全然都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宛如是在做一场悠长的梦,这一切曾经离我那么远,但眼下又离我如此之近。

  就像是一切命中注定,这些曾经触动我内心的故事和人物,活生生的展现在我的世界里,不像是偶然,更像是这本史书,我此刻仍旧在读。

  “林毅,我想见他一面。”我毅然决然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林毅这样的人,在他面前没必要拐弯抹角,我直截了当的说,他也没有立刻拒绝。

  思虑了片刻,这才回答我刚才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见,不过这其中的危险,夫人你也是知道的。”

  林毅一直唤我夫人,虽然我再三说明我的身份,但是他扬言我在他心里的地位就是如此,我不明觉厉,只觉得这个男人十分的可靠。

  “你有办法了?”我猜测林毅在没有想好之前,是不会轻易跟我说出这样的话的。果然他紧接着便点了点头。

  “我这里的好马也是专供营长中的大将,进出军营也是很平常的事。”林毅无论说什么话都是一本正经,满脸的严肃。

  而我听闻他的这番话之后,自然是高兴,这样的情绪溢于言表,我甚至还要感谢林毅这样慷慨相助了。

  “谢谢你,林毅。只要让我们见一面就可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连累你的。”我兴高采烈的说着,心想着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我也不算是非亲非故,在这里还有很多我的兄弟姐妹,只是他们的处境甚至都不必我好,想想或许我现在的状况可能是最好的了。

  金人在此地设立了浣衣局,宋朝皇室女眷皆被安置在其中,赵福金也算是幸运,还好有这样一副美貌容颜,方才解救了她。

  红颜亦祸水,却也能做保命的稻草,关键还是要看女子如何运用了。我最初的打算是想要深入到浣衣局中,但是那里的境况险恶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每当我想到如此便也是咬牙切齿的憎恨,我不能去姑息北宋那些轻易将自己妻子女儿舍弃的男人们,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姐妹被旁的陌生男人凌辱。

  诺大的宋朝尚且没有办法撼动这些,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又有何能耐呢?

  林毅答应我会帮我见到赵构,我心里也相信了他,莫名的觉得异常的踏实和可靠,我是极为容易相信他人的,大多数是跟随着我的直觉,不过我的直接往往也是对的。

  历史上没有对林毅、云娘这些小人物的记载,我自然也不知晓他们的品性,只能是按着自己的心去感悟了。

  与林毅约定了时间,就定在完颜设也公务外出的三天后,据我知晓完颜设也要入宫商议接下来的作战方针。

  北宋灭亡,但是女真族的势力却并非覆盖了整个中原地区,庞大的宋朝也不是那样轻易就被湮没掉的,更何况历史上的大金朝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我不禁想起赫赫有名的成吉思汗,按照历史的沿革,最终的结局将属于蒙古族的这些英雄们,无论如何,正义的战争从来都是必胜的法宝。

  无论他们的目的如何,历史记载是这样,呈现给人们的认知也是如此,我来不及过多的深思熟虑,只能凭借自己知道的一星半点,艰难的在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泥沼中缓慢踱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