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我笑着回应,试图让之罗他们不会我担心,然而我脸上带着的疑虑却让他们察觉到了异样。

  作为女婢他们不便多言,但是我看出两人欲言又止,心中的疑问随之溢出。

  “我问你们件事。”我一面说着一面朝着不远处的座椅旁走去。

  “云娘这个人你们知道多少。”我顺势坐了下来,伸手拾起一枚樱桃放入口中。

  “公主说的云娘可是要指给伊希小王的那个?”梁青听闻我的问话便随即回答道,我看她确实知道一些,毕竟进这真珠府比我的时间长。

  而在听闻她的回答之后,我便更加疑惑了:“你说云娘一早是指给了完颜伊希?”

  我不禁大吃一惊,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要不是我今日问起,想必也没有人会主动同我说吧。

  “公主不知晓吗?”梁青的神色异常惊讶,我心想不好,真正的赵福金想必是知晓这些事的。

  云娘被完颜伊希从战乱中救出,可能与赵福金进真珠府时隔不了很久,这么一想,我心思回转匆忙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我过了那奈何桥,喝了碗孟婆汤。差一点就轮回转世了,脑中记忆差不多都已抹干净。”

  这理由似乎有些牵强,不过这些做下人的想必也不会去深究。

  我有些心虚的将视线别过,不经意间扫视之罗,却发现她的神情有些迥异。

  像是在深思熟虑,但看那紧蹙的眉头,也知道此事之罗的内心是怎样的疑惑。

  “之罗,你又知道哪些呢?”我故意将她叫住,之罗如梦初醒一般,也不知我都问了些什么。

  我看她今日的举动有些怪异,心里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根据。

  梁青在一旁轻声的知会她,之罗这才缓过神来:“与云娘一道的还有她的一个弟弟,唤作林毅,我也不知云娘真名,她人性情乖张,之罗也不曾与她交道。”

  我听之罗言语中提起方才湖畔遇到的那名男子,原来是云娘的弟弟,看到两人举止亲昵,我还以为暗地里有些什么感情纠葛呢。

  “那林毅又是什么来历?”我现在对这云娘是越来越好奇了,偏偏自己身边的人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梁青与之罗虽对真珠府内有所了解,但是毕竟是丫鬟女婢的身份,对于这些也只能是道听途说,也不甚解。

  询问了片刻,我见两人已经将所知晓了通通告诉了我,便也不再为难。

  只是这心中疑虑已然成了谜题,我越发的感觉到这真珠府内的非同寻常,以及每个人明里暗中的纠葛羁绊。

  我暂且将这些事情放下,专注于自己的生活,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我觉得还是尽量少的去触碰的好。

  虽说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天不遂人愿,我没有料到云娘在此时会主动找到我来。

  翌日的午后,我正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小憩,没有完颜设也烦扰的日子我过的格外舒心。

  二门不迈二门不出,我生怕被奸人所害,这府中是危机四伏,为了安全起见,我还得老老实实的待在闺阁内养精蓄锐。

  而此时梁青迈着小步子前来禀报,说是云娘有事来寻。

  我思虑着,这云娘也是直率,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前来的目的。倒不像那些拐弯抹角的人,来找你有事还要打着探望的幌子。

  “请她进来吧。”我一面说着一面又吩咐之罗去准备些茶点来。

  我起身帮着之罗将茶具摆好,此时云娘也随着梁青的步子走了进来。

  “夫人……”云娘微微欠了身子,我扶她起来,坐到了一旁。

  “姑娘有话但说无妨。”我微微笑着,态度不冷不热,毕竟我同她并不是很熟识。

  s@酷匠网正}s版,首O发,

  “求夫人相助!”云娘猛的起身跪地,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这是作何,有话好好说。”我起身去扶她,可她如何也不愿意起来。

  我索性也不为难,示意她有话说出来就好。云娘哭丧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缓缓开口:

  “夫人帮我,云娘不想随二皇子,云娘生是真珠府的人,死是真珠府的鬼!”

  这番豪言壮语,让我对这个女子的直言不讳很是赞叹,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她能洒脱到如此,也是难得。

  “云娘先起来。”我听完她的话之后,心里也清楚了她此番前来的目的。

  “夫人不帮云娘的话,云娘就长跪不起。”我汗颜,这姑娘是何等的笃定我就能帮的到她。

  “不是我不帮你,大王决定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啊。”我虽是这么说,但是云娘同我非亲非故,我也不想多掺和这种事情。

  世态炎凉,我也想要袖手旁观。

  “夫人可以的,只要您想做……”云娘这番坚持,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给我个理由吧。”我想先听听云娘是什么动机。

  她听闻我这话,思虑的片刻,随即说道:“云娘与夫人同时宋人,战乱是家破人亡,与家第一同被伊希小王救得。”

  云娘仍跪在地上,滔滔不绝的叙述起她的事情。

  我听闻她的一番话,也明白了些。林毅是她的弟弟没错,而他们同被完颜伊希救回,便也视他为救命恩人。

  云娘本想要以身相许,殊不知完颜伊希并不接受,男子三妻四妾本是正常,可完颜伊希至今身边还无一人。

  我对此也十分的诧异,但是也疑惑云娘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那天我也分明的看到了她与二皇子的亲昵。

  眼见为实,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想要我帮你向大王求情?”我一面说着,心想云娘的目的多不过是要作为二皇子的眼线留在真珠府内。

  他们之间明争暗斗,本与我无关,我倒是也没什么损失,政权初立,金人这边也不太平,多方势力必然争权夺势。

  想必二皇子是怕完颜设也势力过大,对他造成威胁。

  “夫人……”云娘这样无缘无故的突然请求,让我也无从开口,非亲非故不说,只单单因为上次她将我灌醉,我打心里对她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