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时间,云娘在这府中也待了有些时日了,但是完颜设也直到今天才有意将她驱逐,这样一个表面看起很简单的女子,我心里却莫名的感觉她的不简单。

  而我的一番说辞,似乎也有些能够撼动他二人,二皇子不再多言,只是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伸手将云娘拉起。

  事情告一段落,完颜离布带着云娘离开,厅堂内只留了我与完颜设也二人。

  “倒是未曾看出关键时刻你倒也不蠢。”完颜设也带着宠溺的目光凝视着我,纤长的手指在我的脸颊滑过,冰冰凉的触感让我心中颤抖。

  “爷见笑了,妾身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我心里有些欣慰,这竟然是因为完颜设也这模棱两可的鼓励而生出的情绪。

  我暗骂自己没出息,不能轻易就向此人服软投降。

  “作为奖励,今晚我不会去你住处。”

  “……”这是哪门子奖励,我刚刚还在腹诽,转念一想,完颜设也竟然知道我心中所想,他知我一直以来都带着些不情愿。

  而那些翻云覆雨,如此看来竟然是对我的惩罚,想到这些我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完颜设也的“奖励”。

  难不成要因为完颜设也的不临幸而感恩戴德吗?我暗自哑然,完颜设也这个十足的腹黑加心机,让我深感如今自己的处境之艰难。

  拜别了完颜设也,我只身一人原路返回,之罗先前没有随我一起,我也不着急回去,索性沿着后花园的小径漫步。

  四周静悄悄的,微风拂过。难得的清净,我一时兴起便在湖边的石头上倚坐下来,春日不烈,暖洋洋的笼罩在我的周围,我深呼吸嗅着花园里独有的香气。

  不知不觉中思绪飞扬,我微闭着眼眸在此处小憩,半晌过后只觉得有一股陌生的清香扑鼻而来。

  我下意识的睁眼,映入眼帘的则是一袭前后开叉的窄短衣袍,是典型的宋人男子骑乘装束,我抬眸看去,与我正对面站立的男子着了一件戎装紫衫。

  更、☆新最zE快上'i酷^E匠4网{

  而这一瞅不要紧,男子本应是低头俯视着我,如今却被我忽然醒来惊吓的呆愣在了原处,我迎头抵上了男子的下巴,一记浅吻迎面拂过。

  这是无意之举,但却让我俩面面相觑之时,很是尴尬。静默了片刻,我缓缓开口,试图打破这片不安的宁静。

  “你是……”我不知该如何称呼,此人面相异常的陌生,在我来真珠府从头至尾都不曾见他。

  “林毅。”男子面容有些凝滞的看着我,半晌才回答我的问话,我暗想这人的反射弧也有够长的。

  不过看他的装束,应该是刚骑马外出回来吧,不过倒是没有看出哪里有风尘仆仆的痕迹。

  虽着了一身驰骋男儿的衣装,但是身上却从内到外弥漫着儒雅的书生气质。

  “你不是金人?”我从名字便也听出他的身份,再仔细观察他的容貌,也正是宋朝汉族人的特质。

  略带苍白的脸颊上是一双忧郁的眼眸,但是整体看来并不孱弱,甚至身强力壮也是显而易见的。

  “不是。”话语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有气无力,只是那眉眼之间的苍白又是从何而起。

  “既然同时宋人,你我也可以交个朋友。”我很是大方的起身,作势要与他握手,却忽而想起这个时代并没有这样的礼仪。

  尴尬的停了动作,而林毅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仍旧将视线定焦在我的脸上。

  被人盯着看让我浑身都觉得不自在,而林毅的眼神虽不是完颜设也的那种凌厉,也不是伊希的温柔,更多的则是一种我说不出的戾气。

  “我没有朋友。”林毅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似乎对这个字眼很是排斥,悠悠然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便要离开。

  我没有想要追上前去,目送着他的背影,却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与他照了正面。

  是云娘。

  我心中诧异,看到云娘用一种极为关切的眼神去看林毅,甚至掏出手帕为他擦拭脸颊,任谁也清楚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但是云娘之前不是跟二皇子相好吗?为何如今对这个林毅又是这般的上心,我不禁对云娘的人品产生怀疑,自然的联想到了水性杨花这个成语。

  云娘说不上是美艳动人,但是那种宋朝人典雅温润的女子之美,却在她的身上显露无疑,而在这柔中云娘显然还带了份刚烈。

  我为何这样说呢,这并不是她表面上展现出来的,而是从那次宴会酒席上,她那样的酒量,让我知晓这个女子的一些身世。

  有时候对于一个人的身份,从她的言行举止,甚至是容貌和气质都是显而易见的,这或许就是我身为一名小说作家的职业病吧。

  善于观察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习惯,而推理的思维我也不是没有。

  我想不通云娘与林毅之间的关系,看着两人亲昵的动作,我脑海中一片混沌,这个女人果然非同一般。

  冥想间两人已经越走越远,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我也没有去追寻他们的脚步,眼下我还不能打草惊蛇。

  不过起码我还是能够看出一二的,同为宋人,两人之间必定会有所希冀,许是在战乱之前,云娘与林毅就是熟识。

  我脑海中灵光乍现,云娘委身与二皇子,莫不是因为林毅?而林毅眉眼之间的那种幽怨,似乎又可以解释这些。

  一边想着我一边朝前走去,不多时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罗在小心翼翼的为我打点一切,见我这么晚才归来,忧虑的情绪溢于言表。

  “公主,您可算是回来了,大王没有为难您吧?”之罗和梁青几乎是异口同声,我看着他俩忙上忙下,已然是大汗淋漓了。

  此刻心中却还惦念着我,我很是欣慰的看着他俩,随即摇了摇头,两人更是默契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我暗想,完颜设也的威望已经到了如此广泛的地步了,就连一个司空见惯的相邀,都要有人为我提心吊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