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故意为之的……”完颜设也眯着一双凤眼,缓步向我靠近,声音低沉的在我耳畔不断盘桓。

  “你已经成功了,小蠢货。”言毕,完颜设也一把将我从浴盆里捞起。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惊呼着,腰间被完颜设也有力的臂弯给环抱住,我被他牢牢的遏制在怀里,竟然没办法挣脱开来。

  我扑腾着,一不小心踢到了浴盆,顿时疼的我呲牙咧嘴的。

  “反抗是没有用的,多用用脑子。”完颜设也在取笑我,那种嘲讽的神情,让我心中愤懑。

  “放开我!”我提高了嗓音重申道,在完颜设也这样危险的男人面前,我此番也是鼓足了勇气与他对抗的。

  浴盆被我踢翻,我不顾腿上的疼痛,并不顺从的一直在他的怀里闹腾,很显然这样反抗都是徒劳的,完颜设也不为所动。

  我浑身湿漉漉的,完颜设也的衣服被我打湿了一大片,他本就穿单薄,此刻衣衫沾了水,紧贴着那精瘦的胸膛。

  我不争气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里,这都什么紧要的关头了,我竟然还想这些。

  “既定的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完颜设也将我放在他的腿上,腰间的束缚也放松了许多。

  察觉到他火热的眼神定焦在我春光乍泄的胸前时,我匆忙抬手捂上了他的眼睛:“不让看。”

  指尖触碰到完颜设也的眉眼,我心中莫名的微微震颤,我不是没有碰过他,但是为何这样正面的接触会让我有如此的悸动。

  完颜设也的嘴角扬起,看不到他那凌冽的眼神,我竟然觉得这微笑如沐春风,唇红齿白,笑靥如花,这分明是来形容女子的词语,如今用在他的身上也不为过。

  “蠢货,又不是没看过。”完颜设也的言语中很是无奈,我对他的话不敢苟同。

  并不是说与他翻云覆雨赤城相对之后,我便能坦然的在他面前,而是打我心底对他就是拒绝的,所以有些事情勉强不来。

  “爷不要这么说。”我似乎是在试探完颜设也的底线,先前我跟他闹,就被他毅然的驱逐出了房间。

  完颜设也的心里是没有我的,我自然知晓,他能够毫无顾忌的将我推到风口浪尖上,能够没有一丝怜惜的让我在寒夜里受冻。

  这些也足以证明他对我的看法,多不过是一枚棋子,更何况还是微乎其微的作用。

  我本着最初带着之罗回到真珠府的目的,再次接触完颜设也,就算此人有多难对付,我仍会下定决心。

  “妾弄湿了爷的衣衫,爷还是换件吧,这病了如何是好。”我佯装的满是关心。

  “不打紧,我还没有蠢到让自己受冻生病。”完颜设也对我再次赤果果的嘲讽!他看不到我,我也大着胆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过了把瘾后,我起身想要离开,但是腰间的臂弯却猛然收紧。

  “你逃不掉的,小蠢货。”完颜设也嘴角的笑意仍未褪去,他似乎对这种游戏很感兴趣。

  “我自然知晓。”我压低了声音,软绵的让我自己都为之一颤,抬眸看了眼此刻异常平静的完颜设也,那抹淡淡的微笑,让我有些恍惚。

  我低头含上了那片薄唇,冰凉的触感让我身体僵直,我略显生涩的在他的唇上辗转,完颜设也并没有回应。

  酷sW匠,网s‘唯一h)正版{,其I他{都《}是盗版M

  他似乎很享受我这样的主动,而我在发觉自己情不自禁的吻了他之后,尴尬的脸颊烧红,不得不说自己的色胆越来越大了。

  完颜设也微微皱眉,很不满足的将环着我腰际的胳膊收紧,我不觉放缓了动作,而后却被他猛的迎了上来。

  方才是不予回应,而如今却像是干柴烈火。唇齿被他霸道的撬开,我恍惚中又被完颜设也攻陷了。

  方才覆在他双眸之上的手,因没了力气顺势攀在了他的脖颈之间,我有些羞耻现在与他面对面的这个方位,我还未擦干身子,横坐在他的腿上。

  每一次触动都让我心中如万千虫蚁细碎啃食一般,而这种感觉在完颜设也娴熟的带动下,愈演愈烈,最终我不争气的瘫软在他的怀里。

  我输了……我本应知晓挑战完颜设也这种男人的艰难程度,如果这是一场游戏,我怎么能傻到将他放在新手任务中呢。

  而当我想要有片刻喘息的时候,完颜设也并不同意,幽深的双眸中升腾起的火焰,让我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我再次沦为被动状态,完颜设也如潮水般的拥吻再次袭来,我本就有些动情,而后只觉得胸前有股力道突然袭来。

  伴随着一声轻吟,胸前毫无预兆的被覆上,我浑身触电一般,本就敏感的身子在完颜设也的手中却毫无抵挡之力。

  “公主,药膏我送到了……”房门没有关上,我恍惚中听到有人闯了进来。

  “啊!奴婢知错,奴婢什么都没看到……”声音随后消失,我听不真切,被打断了的完颜设也看上去有些愤愤。

  我有气无力的想要挣脱,却被完颜设也一个反身,压在了床上,他温热的掌心紧贴在我的胸前,我不安的在他的身上扭动着。

  完颜设也是那种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人,我心想着自己始终要折服的时候,心中顿时黯然。完颜设也的指尖带着灼热的触感,游走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顺着我的小腹一点一点向下延伸,我可能要再次被他吃干抹净了,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你不想做的事情却无力反抗。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我依偎在完颜设也的怀里,或许也只有此刻他能够如此平静的对待我。

  我伸出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转,许是累了。他也没跟我多说什么,历史的沿革是残酷的,赵福金本就是这样一个为他完颜设也所享用的女子,如今到了我这里,却仍旧无法改变。

  索性我也任命,既然已经成为了完颜设也的人,不如多在其他地方动动心思。

  我压低了嗓音,柔柔的问道:“爷累吗?”许是看到了我眼中的含情脉脉,完颜设也心情大好,垂眸宠溺的在我的额前吻了一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