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缓步靠近亭子,试图看清楚。映入眼帘的画面不禁使我大吃一惊,亭子里的两个熟悉身影,竟然是二皇子与那次宴会上将我灌醉了的云娘。

  这两人为何聚在一起?我躲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灌木丛后,见两人熟络的攀谈,却听不真切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记得完颜伊希跟我说过,云娘只不过是他战乱时候捡回来的小姑娘,我料想伊希不会骗我,可眼下这样的情况,我猜测云娘的身份绝不会像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

  见两人在亭子里的举动异常的亲昵,这不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暗中观察,二皇子看云娘的眼神竟然是含情脉脉的,云娘则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二皇子完颜离布本就生的高大,身影几乎将云娘笼罩其中,我蹑手蹑脚的挪动着,试图缩短距离去听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可谈的话题。

  “公……公主……你跑的太快了……”不知何时远处传来之罗的呼喊声,我一听大事不妙,急忙迎上之罗一把将她的嘴捂住,拉扯着她钻进了灌木丛。

  “嘘……”我朝着之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似乎是察觉我神情微怏,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下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面露难色,很是愧疚。

  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这也不能全怪之罗,她也是无心之举。但是我猜测完颜离布他们一定也听到了之罗的喊声,恐怕此刻他们也猜到了我就在附近。

  这下坏了,这两个人的秘密行动被我们发现,完颜离布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我的,而就在我思虑之间,便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朝我们这边逼近。

  是完颜离布和云娘,一重一轻的脚步声,略带着迟疑朝我们走来,我僵直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二皇子多虑了。”云娘看来是一心扑在完颜离布的身上,所有才没注意到刚刚之罗的呼喊声。

  “或许吧。云儿,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完颜离布如此温柔的对待一个女子,这让我有些惊讶,看来这云娘在完颜离布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啊。

  两人似乎已经走远了,我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确定安全了之后,才拉着之罗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公主,之罗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这小丫头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眼下估计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吧。

  “不碍事,咱们先回去吧,今天也辛苦你了。”我看着之罗一身的狼狈,我俩的衣裙上也沾满了泥土和枯叶。

  我们回到住处,之罗为我准备好了洗澡水,我换下脏乱不堪的衣物,跳进了澡盆。

  “你也去洗洗再忙这些吧。”我看着之罗拿着脏衣服准备去洗,心想也不能太委屈了这小姑娘。

  “是,公主。”之罗很是听话的应了一声,带着脏衣服便离开了,我换梁青睐侍奉我沐浴,她捧了一身新衣裙走了进来。

  “之罗姐姐那是刚下地回来吗,怎么……”梁青看到之罗弄成了那副鬼样子,不禁疑惑的问我。

  “她是进了土匪窝了。”我打趣的说道,心思回转想起之罗身上还有之前的伤,我顿时心疼不已,恐怕洗澡又要受的一番苦痛了。

  “你去将我柜子里的药膏给之罗送去吧,我怕她洗澡要受难了。”也是苦命的孩子,我想起与她初见的时候,她那样胆怯却又意志坚定。

  梁青听了我的吩咐,拿着药膏离开了房间,我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盆里,温热的蒸气将我包围,运动过后泡个澡,真是身心舒畅。

  Dw酷匠O@网}+唯1)一I正版=,r9其他都=是/q盗$版4r

  不多时便听闻有人敲门,我猜测是梁青给之罗送完了药膏,这会儿已经折回来了。

  “进来吧,门没锁。”我轻声唤着,想必她是来服侍我更衣的。

  言毕静默了片刻却无人推门而入,我有些疑惑,许是梁青没听到我的言语,我再次提高了嗓音说道:

  “进来吧,我这会儿不便开门。”我说完这话,房门果然被推开了。

  我隔着屏风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却听闻了一个并不是梁青的脚步声在朝我走近。

  “是谁?!”我心中惊愕,之罗与梁青这两个比较亲近的丫鬟此刻都不在我的身边,旁人我一向都是支的远远的。

  这会儿有人前来自然是无人禀报了,可是来人为何这样悄无声息,甚至都不回答我的问题。

  “梁青?”我虽然心里明白这样沉重的步子并不是一个女子所应有的,但是心里仍存留着一丝期盼。

  良久过后却仍没有人回答我的问话,我心里有些急切,匆忙起身试图将不远处放置着的衣服拿来,却没想到情急之下没了轻重,那衣服紧挨着屏风,衣角勾住在我拉扯之下,轻纱织成的屏风瞬间倒地。

  原本我与那来人之间隔着屏障,我还有些微的藏身之处,而如今屏风倒地我却再无半点遮挡。

  更甚者,我方才起身去够桌案上的衣物,已然是整个身子离了浴盆,眼下的情况可想而知。

  我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正对面的男子,一席青袍,倾长身姿。如仙美眷一般的完颜设也此刻正伫立在我眼前。

  时间有一瞬间的凝滞,我觉得自己呼吸已经不畅通了,在这样一个恶魔的面前,我本就是透明的了,但是如今这样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

  脑中灵光乍现,我急忙蹲坐在浴盆里,将整个身子都埋进了水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着对面敌情,面前咕噜噜的吐着泡泡。

  完颜设也厌恶似的蹙着眉头,我不知道他突然造访有何贵干,往上浮了浮,张口询问:

  “爷你怎么来了。”我一脸的淡定,全然没有去理会现在这种画风极其诡异的场面。

  “你怎么这幅模样。”完颜设也的嫌弃已经溢于言表了,今早前来我这里竟然无人通报,想来我现如今的境况在完颜设也的眼里是十分窘迫的。

  “在爷这里,妾身没什么好遮掩的。”我只是想说我什么样子他没见过,我不禁想起最初在温泉遇到完颜设也的那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