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病倒了,全是因为被完颜设也大晚上的赶出了房间,此时之罗进进出出的忙着照顾我,完颜设也已经离开,之前也只是淡淡的交代了之罗好生照顾我,便绝尘离开了。

  自始至终没有再跟我说过一句话,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我也不指望能在他那里得到安慰,甚至这病都是因为完颜设也,他心里恐怕也不会有一丝的抱歉。

  接连好几天没有见到的完颜伊希闻讯赶来了,我心里莫名的觉得愧对于他,实则也是愧对于这份感情吧。

  “头疼的厉害不?”完颜伊希这样的温柔让我承受不起,太阳穴闷疼,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这幅身躯太过于娇弱了,以至于我现在手脚发软,没有任何力气。

  我声音微弱的似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我困的紧,想睡会儿。”言下之意就是要完颜伊希离开,我不好意思对这样一个温柔的人直言不讳,说起话来总要拐个弯委婉一点。

  “是不想见到我吗?”他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失落,我的心莫名的刺痛,没有来由的鼻尖一酸。

  “伊希,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累极了,刚吃了药,困劲儿刚好上头。”我眯着眼,视野中逐渐模糊起来,我不想看到完颜伊希那张纯真无邪,让人惹不得去伤害的脸庞,和那双澄澈的眼眸。

  我害怕下一秒我心里的防御就会决堤,被攻略的后果可想而知,我预谋了许久的计划也不能得以完成了。

  “那好,你快歇息吧,我不打扰了。”言语中我便能听出他的落寞,对不起……我在心底暗自的呢喃,随即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这周围的一切。

  “照顾好你家公……夫人。”完颜伊希换了称呼,他这是默认了现实吗?心中刺痛,我抬手捂住了耳朵。

  自古多情空余恨,我自觉与完颜伊希的这份感情还是要尽早断掉的好,不该有多余的顾虑,不然恐怕以后就要剪不断理还乱了。

  闭上眼睛开始休息,我脑海中忽而回想起之前我与完颜伊希被追杀的事情,他的处境并不安全,我的心里猛地蹦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这看似平静毫无波澜的真珠府内,是否也暗藏杀机呢?

  “公主,淳加夫人来看您了。”之罗在我耳畔轻声的说道,我并没有睡着,听闻这话之后,便点了点头。

  “扶我起来。”我有气无力吩咐着,挽上之罗的手缓缓起身,淳加已经缓步走进,视线扫过她的脸颊,我放佛看到了一丝苍白。

  “福金,你不必起来,在我这没有这么多礼节。”淳加一直以来对于宋朝的礼仪都很不解,为何不能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偏偏要被这些规章制度束缚着。

  我曾经也向她解释说,治国持家重在一套井然有序的体制,不然也该乱了套了,可是淳加还是很不明白,他们金人不也过的好好的吗?

  女真族人也有自己的礼仪,只是形式不同,多半也是因为地域不同,人文差异而导致的吧。

  “让姐姐见笑了。”我淡淡的笑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背枕上,扭头示意之罗为淳加拿来座椅。

  “不碍事,我坐这里就好。”淳加说完便坐在了我的床边,这样洒脱自如的性子,也是我喜欢和向往的,可惜我自己却不能。

  “福金你这是怎么了,突然病倒。”淳加微微蹙眉,看上去是有些担忧。“外面不好的传言四起,我说什么都不信。”

  这才是重点,听闻淳加这话,我也早该料想到了,在我生病了的第二天,这样不足轻重的消息竟然也能被四处传开。

  甚至以讹传讹,说我天生克夫,新婚不久与完颜设也同房第二天便得了病,况且之前我也有婚配,这些背后嚼舌根的人更是添油加醋的说,我便是这宋朝遇难的灾星。

  我对此不敢苟同,他们说的似乎也有理有据,我的前夫。哦不,准确的说是赵福金的前夫,时任宣和殿侍制之职的蔡修,两人原本也是举案齐眉的一对眷侣,而后呢?

  国破家亡,往日已成过眼云烟,每次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总是同赵福金产生共鸣,隐隐作痛的感觉让我眉头紧蹙。

  “福金,你不要听信这些谗言,无非都是些鄙略的小人想要兴风作浪罢了。”淳加好心的安慰我,我微笑着点头。

  “我给你带了刚进贡的补药来,你身体不适也不要多走动,无聊了就派丫头找我,我不定时都会来寻你解闷儿的。”淳加说的喜笑颜开,我点头示意她。

  让之罗将礼物收下,带我谢多淳加夫人,时间也不早了,淳加没坐多久便离开,好不容易清净了许多,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心想这样病着也不错。

  至少有了可以拒绝完颜设也的理由,也可以少去很多烦扰,一个人落的清净自在,整日的与这种人耍心思,我觉得自己一定死了不少脑细胞。

  心疼自己,我让之罗给我呈了一叠龙眼来,这小丫头倒是体贴,直接剥皮去核之后才送了过来,原本我还想埋怨她为何这么墨迹,但是看到此情此景,也着实感动了一把。

  酷!匠。网正版首z{发

  “有心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吃不到龙眼了呢。”我吃了几颗润了润嗓子,说起话来也没有刚刚那样苍白了。

  之罗有些不安的看了看我,似乎有话要说,神情有些犹豫,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无奈。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示意她但说无妨,之罗愣了一秒,忽然双膝跪地,一副惊恐未定的样子。

  “公主,您千万不要对那些流言太过在意。”之罗似乎对此事过多介怀了,我倒是不以为然,一方面我没有亲耳听闻什么,这些不过是通过他们的口中得知的。

  我只是觉得有些凄凉和可笑,一切都是空穴来风,但是我却有口难辩,我一面想着一面安慰之罗。

  “我不会多想,你也不必在意这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