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我轻声回应,随后便被完颜设也一把拉进了怀里。

  “爷,慢着!”我反应有些过于敏感,以至于完颜设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色,我推搡着他,切身往后退去,想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酷匠v网:正:版^首,A发m

  虽说新婚之夜我俩便已经同房,但是那晚我喝的迷迷糊糊的,一觉醒来留有的也只是一声子的困倦,和床上那抹迷之落红,所以目前为止,我心底还是比较抵触与完颜设也再次发生关系的。

  这样没有感情的运动,我承受不来,也不想在这方面委屈自己。

  “爷,我……我还不想睡觉。”我嘟嘟囔囔的说着,一时间也编造不出十全十美的理由来,完颜设也听闻只是淡然一笑。

  “那就出去待着吧。”这话说的异常平静,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我惊讶的听着他迅速做出的决断,雷厉风行的结果就是,大晚上的我被驱赶出了房间。

  完颜设也没有一点兴趣跟我多纠缠,我愣愣的呆立在房间门口,虽说是初春季节,但是这寒气还未褪去,更何况夜晚气温就更低了。

  寒风习习,我不禁连打了好几个冷战,不多时手脚便冻得冰凉,什么真珠大王,这完颜设也的肚量也太小了吧,我还什么都没说!

  我欲哭无泪……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我心里愤愤不平,更多的也是对这个时代权势压人的无奈。

  思来想去,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没有志气,虽然完颜设也比较恐怖,但是我之前不是要牡丹花下死吗?这被活活冻死算什么风流事……

  想到这里,我便大步朝前走去,抬手便开始去敲本是我房间的门,几声过后无人应答,我料定这完颜设也是想要狠狠的惩治我下。

  “给我开门!”我提高了嗓音,声呗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尽量不惊扰到周围人,只要完颜设也能够听到就可以了。

  但是在我连着喊了几句之后,却始终无人应答,我嘴唇冻得有些发颤,声音也抖的厉害。“大王啊,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横尸这门口了……”

  我带着哭腔委屈的诉说着,门内还是没人说话,难不成是睡着了?因为此时我分明看到房间内的灯火熄灭了。

  随之我的希望也跟着破灭……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后背靠在门上的时候,却一个踉跄差点躺倒在地。

  这门竟然没锁?我回想着,似乎刚刚完颜设也驱赶我出门的时候,是我自己关的门,想必他也懒得起来反锁了。

  我怎么这么傻,早先没有想到,察觉到这些我几乎喜极而泣了,急忙起身然后蹑手蹑脚的推门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昏暗,我看不真切,只能趁着月色摸索着前路,完颜设也此时可能睡在我的床上,那我该睡哪儿呢……

  想想自己原本还打算要勾引他,俘获他的心,眼下却打起了退堂鼓,真是太没出息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前路太过艰险,我只能且行且珍惜了。

  轻微的呼吸声有节奏的从不远处传来,我不太确定完颜设也是否睡着了,于是便大着胆子轻声的唤了两声爷,却始终没有人回应我。

  我想就算他没有睡着,这都不愿意搭理我了,按着他那样傲娇霸道的性子,自然不会再理会我接下来何去何从了。

  于是我便放心的进了内室,想起自己软榻还能卧人,于是便决定凑合着在那上面睡一晚上,从柜子里摸索出来两床被子,我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刚刚真的是把我冻坏了,此刻我一心也只想取暖,不多时便安然睡去。

  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天才刚刚亮,我有些头疼,太阳穴闷疼闷疼的,不觉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可能是昨晚上在门外冻着了。

  真是一副娇躯,我暗想宋朝帝姬平日里也是娇生惯养,这会儿搁我这了,却跟着受苦受累开了,也是心中有愧,却无可奈何。

  我起身打算起床,刚一抬脚却发现自己腿脚已经酥麻了没有了知觉,这软榻平日里小憩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当做睡觉的床却硬了很多。

  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才让我浑身酸疼,如今腿麻的也动弹不得了,我想着喊喊之罗来给我揉揉,张口便又是一阵咳嗽。

  “这纯属是自讨苦吃。”不知何时完颜设也的声音闯入耳中,我魔怔似的瞬间绷直了身子,转头看去,他仅披了袍子,嘴角扬着一副嘲讽的笑容。

  我瞥了瞥他,随即便把视线别了过去,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我此刻不想跟他再说一句话,但是出于对完颜设也的忌惮,我不好出言不逊,只能默默的忍气吞声,心里祈祷他赶紧离开。

  “这软榻是人睡的地方吗?”完颜设也的话中充满了嘲讽,我是这样想的,反正他从来都不会拿正眼看我。

  在我一味置气的时候,忽而发觉自己身子飞升而起,一看竟然是完颜设也将我横抱而起,娇小的身躯被他整个裹在袍子里,此刻的我应该备受怜惜吧,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我透过铜镜看到自己,心中莫名的这样想着。

  完颜设也将我抱回了床上,我呲牙咧嘴的直叫疼,而腿上逐渐苏醒过来的直觉,当感受到那种僵硬麻木的时候,就像是虫蚁食心一样,难受异常。

  “不听话的下场向来都不会好。”完颜设也似笑非笑,表情异常的诡异,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低头凝视着我。

  “我脸上有东西吗?”难不成是昨晚上被赶出去时候的狼狈还带在脸上?这被完颜设也看到了,鬼知道他心里该有多厌恶了。

  “有鼻子有眼。”

  “……”

  一群可爱的羊驼从我心中的草原奔过,我此时完全没有心情陪这位大爷消遣享乐,人家挥手便可翻云覆雨,我这种微乎其微的小人物,实在不配陪伴在这位爷的身边。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心中所想,要真放在嘴皮子上了,我可不敢肆意放言,说不准就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