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嬷。”大妃唤了一声刚刚发言的年长女子,示意她不要继续再说下去,之后目光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将这碎片清理干净。”大妃一声令下,周围却无人动作,我猜测不出她这命令究竟是指谁,但是声音传来,听在耳中,却像是在对我吩咐。

  而当我看到她的眼神始终没有从我的身上离开的时候,也觉得十之八九这话都是说给我听的。

  我咬了咬牙,跪在地上开始一块一块的捡拾陶瓷碎片,许是思绪扰乱了我的心意,一不小心只觉得指尖刺痛,锋利的碎片将我的食指划破,十指连心,我吃痛的嘶了一声。

  “福金你这是在做什么,这种活都是身份低微的下人做的。”所有人本是安静的观望这一切,却冷不丁的听闻身旁丝毫不识时务的紫兰夫人忽而言语。

  我背对着她,肩膀微微一顿,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见到没人回应她,房间内所以的人都屏息凝神,静默的没人说话。

  “公主,你的手……”之罗心疼的跑了过来,一把止住我的动作,迅速扯下衣衫上的一块布屡为我包扎。

  “公主这些就让奴婢来做吧。”之罗冒失冲动的性子此刻却派上了用场,我示意她不用这样大惊小怪,之罗却只一心为我包扎伤口。

  末了还匆忙的收拾起地上的一片狼藉,我心思回转,将受伤的手背在身后,转而向大妃道不是。

  “杯子事小,身份尊卑还望福金心中牢记。”大妃冷冷的冲我抛出一言,我心中哑然,这古代的礼仪尊卑实在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举手之劳,在这个封建的时代便已经成为了一种过错,我暗自心塞,不过却无从反抗。

  “大妃教训的是。”我不想与她有太多冲突,如今我的地位在这个诺大的真珠府中还是微乎其微,不易太过显露锋芒,而更多的原因则是,我想要复仇就必须先要学会生存。

  我不是什么好人,生活在那样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竞争力极其强烈的时代,无论什么场合上的尔虞我诈,我都还能应对自如。

  但是如今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前提是我得保证自己的脑袋不搬家。

  “怎么搞的?”身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我惊诧的扭头,果真是完颜设也款款而至,我正纳闷他为何来此的时候,却看到他径直的朝我走来。

  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我,紧紧的握着我的臂弯,将受伤的那只手放在了他的面前,我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去,却被他牢牢的遏制。

  “大王……”

  “大王,您今天怎么有空驾临。”大妃抢在我的话之前开口说道,一面起身,携众妃妾向完颜设也行礼。

  “怎么这么不小心?”完颜设也竟然忽视了周围所有人,自顾自的质问我道。

  我吞吞吐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让我说是给大妃敬茶时候搞的吗?横竖都是死,而我还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而我的牡丹却是完颜设也这样的美男。

  “大王……这……这都不碍事的。”我神情讪讪的说着,冲他挤眉弄眼的,示意他不要这样大题小做,还让不让我好好生活了……

  而完颜设也丝毫没有理会我的这些小动作,下一秒便将我食指上缠绕着的布条给解开,放在口中,这难道是金人治疗伤口最原始的方法吗?

  与此同时不仅是我,在场的所有人估计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恨不得一头撞到南墙上,一了百了得了,这个完颜设也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何要当中这样羞辱我。

  “大王!”我趁他不注意,猛然推开。后退了几步,同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完颜设也伸出纤长的手指擦拭了嘴角,凤眼微眯意味深长的注视着我。

  “所以人都给我记住了。”完颜设也忽而抬到了音调,这话是说给在场所有的妃妾们听的。

  “赵福金不是你们这样的人能碰的,不要让我再看到第二次。”完颜设也话音刚落,转身便离开了厅堂。

  而此刻这里的寂静可想而知,所有人的目光显而易见的投向了我这里,我更是不明觉厉,他们此刻恐怕都恨不得用眼神将我杀死。

  却不知我心中比他们更要忐忑,前后态度差别如此之大的完颜设也,究竟是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而他又有怎样的动机来到这几乎从不踏足的妃妾聚集地,虽然我心中百般猜测他的态度,但是都不得而知。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完颜设也的眼睛中闪烁的并非真情,我看不出有丝毫的温存,这样的话语放佛是奉旨保护一样,而不是发自内心。

  a☆酷,G匠网)%唯一正版),d其他《都eG是Jr盗版e

  但是我却不知晓,还有谁能够左右完颜设也的心思,在我看来,这样一个孤傲独立的男子,似乎没有人能够真正凌驾其上了。

  “都散了吧。”罗霞夫人开口的时候,我发现大妃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厅堂里了,她默不作声,任何态度都没有表示,但却让我感到危机四伏。

  周围人的目光伴随着他们离去的脚步逐渐消散,房间内瞬间空无一人,之罗站立在一旁,略微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没事,之罗,我们走吧。”我扯着嘴角冲她笑笑,从她的神情我便能猜到她此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走在回去的路上,尽管此时日头刚刚升起不久,但我的心里却阴霾一片,之罗紧随在我的身后,我们没有走回去的大路,而是绕着一条被灌木丛生着的幽静小道。

  我静默着没有说话,低垂着眼眸看着地上鹅卵石铺就的路面,片刻过后,身侧有细微的声音响起。

  “公主,对不起。”之罗小声的道歉,我听着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我以为公主忘记了家仇国恨……不知公主为此做了诸多努力。”之罗声音哽咽,我猜测她的想法,一定是认为我成功的俘获了完颜设也的心。

  我暗自哑然,这样的男子,岂是我随随便便就能征服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