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了,小蠢货。”完颜设也很是满意的笑着,随即坐起身子,披衣走出了房间,独留我一个人神情凝滞的待在房中。

  我回过神来,只觉得全身疲软无力,微微蹙眉穿好衣服走下了床,不多时便已经有侍女前来服侍我梳妆。

  态度果然与之前不同,不仅仅是在称呼上有所转变,我也是无奈,婚前婚后两重天,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我还要应付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夫人,该是向大妃请安的时候了。”之罗缓步走进房间,示意其他侍女先行离开,侍女们点头施礼退下,之罗为我穿上最外层的罩衫。

  我让之罗将该有的礼仪举止都与我讲了一遍,为了赶时间,不落什么把柄,于是我匆匆吃完早饭,便让之罗带我前去。

  果然我赶了个大早,大妃本人都还没有前来,我环顾四周,找了合适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虽然我现在名义上是完颜设也的人,但是却只是个身份低微的妾,并不比其他夫人那样,我甚至没有自己专属的名号,侍女们见我也只是礼貌性的叫声夫人,但是在其他妃妾的眼里,我的地位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前厅的帘子拉了起来,陆陆续续的前来了几位熟悉的面孔,我起身挨个问候,这其中自然有罗霞、紫兰他们。

  “福金快快请坐,这刚大婚隔天就起这么早,恐怕这身子要吃不消的吧。”紫兰夫人看似十分关切的向我问好。

  而我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便已然发现了周围妃妾们对我敌视的目光,我心中哑然,果然这个紫兰夫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大早就给我使绊子。

  我定了定神,抬眸扬起一抹淡然平静的笑容,唇齿轻启回应道:“紫兰姐姐说笑了,这都是妾身分内的事。”

  话刚说完,紫兰夫人眉眼中便泵然而出了一股怨气,我虽没说什么,但是这话也足够她吃味一小会儿了。

  酷匠¤(网正/☆版首《发r7

  “看妹妹这小脸儿都红了,紫兰你也不要再打趣她了。”淳加起身走向我,一面为我开脱一面友好的拉起我的手。

  “好妹妹,初尝人事,难免有很多事情不会注意,看你这眼角的倦色,待会儿回去一定要好好歇息。”淳加做事言语从来是发自内心,我不知自己这样判断对不对,不过她这关切的话语确实只为我一人而言。

  “谢姐姐关心。”我起身施礼,其实金人这里的礼数并不严谨,他们很多都不会像宋人那样一板一眼的,举止言谈也多是落落大方,不拘小节。

  但是金朝天子下令让金人学习汉族礼仪,因此在这首当其冲的皇宫贵族里面的人,便要做好模范带头作用了。

  不过俨然这里没有一个很好的老师,在大妃还未露面之前,这里却是一片哗然,紫兰忙着跟身旁我并不十分熟识的妃妾们谈天论地,说的最多的便是他们今日各自所着的衣装。

  而淳加此时坐在我的身侧,低声的与我攀谈,而我此时的思绪却仍旧盘旋在刚刚婚房床上的那一抹刺眼的红。

  “妹妹?”淳加察觉了我的心不在焉,她轻轻晃动我的胳膊,我楞了一下,急忙将思绪收回。

  “淳加姐姐有什么事吗?”我问道,刚刚确实没有听清楚她在我耳边呢喃了些什么。

  “妹妹真的与大王……”淳加话没有说完,神情却出卖了自己,我听闻这话,心里也明了她这指的是什么。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回答,如若我欺瞒她,否认我与完颜设也已经同房,日后此事若被她知晓,那么她对我的信任便会全然丧失。

  但是如果我如实回答的话,之前我曾经向她言明我对完颜设也的态度,而如今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岂不是没有信守承诺。

  无论何种回答,我在淳加心里的印象都会有所失分,我微蹙着眉头,脑中思绪万千。

  “姐姐也如他人一般这样想吗?”我低垂下眼眸,说实话我不想去欺骗淳加的善良,但是心底却患得患失,总觉得这份纯天然的心性总有一天会被湮没。

  “不……不是这样的,我相信妹妹,但是……”淳加目光闪烁,这样单纯的女子,心中所想尽然溢于言表,让我不由的心生怜惜。

  “大王所爱的从来只有一个人,姐姐不必怀疑。”我话锋一转,言语中所包含的意思不甚明白,只能让淳加自己去体悟了。

  我看她满腹狐疑的神情,似乎想要继续询问我,而在此时厅室右侧的门帘被拉开,大妃在众侍女的簇拥下缓缓而至。

  确实准时,我估摸了下时间,心想这例行的请安也不会持续多久,索性也安慰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但是身体却出卖了我自己,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我艰难的迈着步子朝着大妃走去,这样不似平时的莫名紧张让我有些无奈。

  因为平日里无论我如何言谈举止,都尽量与宋人保持一致,很大程度上也不是很难,但是我毕竟在这方面知识浅薄,而对于赵福金本人对礼仪这方面做到了怎样的程度,我更是不知晓了。

  眼下只能凭借着自己脑海中微薄的记忆去揣测接下来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给大妃请安,大妃请用茶。”我一板一眼,举止端庄大方,自认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丝毫疏漏,于是我在心底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我低垂着眼眸,没有去看此时大妃脸上的神情究竟如何,而后手中的茶杯便被人拿了去,我下意识的松手,而就在这时,我脑中还未来得及反应。

  只听得见咔嚓一声,陶瓷茶杯破碎在地的声音,让我的心猛烈颤动,一瞬间厅堂内的所有人都止住了呼吸。

  我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已经凝滞,胸口闷得生疼,抬头向着大妃看去,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张异常平静的脸庞。

  “大妃您没有烫到吧!”我匆忙询问。

  “放肆,在大妃面前也是你这样的人随意造次的?”未接到大妃回应,便听闻她身侧一道厉声喝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