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的话没有多少的说服力,完颜伊希还是走了,他的步伐稳健,丝毫没有凌乱,眼中还带着笑意,我不知道他这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心中有一个地方是在悬空着的,没错,我一点都不相信他会这么简单的听从自己的话。

  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心里胡乱的想着,惶惶不安。

  “夫人安好?”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似乎是想进来,不过却在门外顿了一会儿,大概是等着我准备一下。

  我急忙坐到床上,木床上的红枣核桃硌得我生疼,却不敢再动弹。毕竟,自己是一个新娘子,若是太不端正了,就有失礼仪了,她现在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还有那个高深莫测的真珠大王。

  我这边刚刚坐稳,那边人就进来了。

  酷%k匠y:网)永√f久`:免费*看(*小“说

  “夫人,奴婢是来送合卺酒的。”是个沉稳的丫头,我隔着珍珠帘子,看不清她的样子,只看到她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将酒放到了桌子上。

  “你退下吧。”我看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就说了一句,她顿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出去,有些不情不愿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丫头不定是哪个房里的夫人的眼线,只是来打探一下虚实的,这些个女人,闲着没事做,当然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比如说,新妾不招待见什么的,都是很好的话题。

  房间内此刻恢复了静谧,我独自坐在床边,环顾四周,心里有些莫名的忐忑,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没过多时,房间的门忽而被缓缓打开,如画般的男子此刻就在我的面前,完颜设也抬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迈开步子朝我缓缓逼近。

  顿时强大的气场逐渐包围而来,我心中惊愕,整颗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完颜设也手中拿着两支酒杯。

  “把这个喝下去,以后你赵福金就是我完颜设也的女人了。”这话说的莫名的豪放,我定了定神,几乎没办法拒绝的点了点头。

  我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仰头将酒喝了下去,从舌尖一直到肠胃,都是火辣辣的灼热和疼痛。

  他能跟我喝合卺酒,我很感动,在大宋,妾是没有这份荣耀的,无非是找个蓝顶小轿子,从侧门悄无声息的抬进府罢了。

  只是,我不能感动,完颜设也能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理由,不过绝对不是因为喜欢我,他是个聪明的人,他跟我在一起无非就是为了利益,我们之间,只是合作。

  告诫着自己不能敞开心扉,再抬头时,我已经是一脸甜笑,“谢谢你,这样的对待我,我很感激。”话语间,已经带上了疏离。

  完颜设也似乎没有注意到,只是将他的脸颊凑了过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我的额前,这样带着威慑力的语气,让我的后背不觉一阵发凉,我讪讪的回答:“这些不必大王操心。”语气不冷不热,但是也表明了我的态度,我自然会老老实实的按照他的吩咐来,而在完颜设也看来,这就是理所应当的。

  能得到他的青睐,并且还举行了隆重的仪式,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这是他的恩赐。

  我看出完颜设也的想法,不过,我并不会觉得有多感激,国仇家恨时刻提醒着我,我要给赵福金报仇,我要替她完成她所未完成的。

  我转过头,对着他的脸颊吻了上去,吻过之后,我自己都有些怔愣,因为这是我诚心诚意的吻,没错,我是心甘情愿的,总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毕竟面前是一个如画般的美男子。

  完颜设也先是一愣,他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随即嘴角便扬起了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

  “夫人有些着急?”完颜设也的一句话,让我瞬间脸红,我能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烫烫的,别过头去不想与他继续对视。

  然而就在下一秒,我的下巴被忽而遏住,我被迫扭过头来,紧接着冰凉的吻立刻覆上了我的唇,当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从一开始的试探变成了炙热的掠夺。

  完颜设也的呼吸中带着酒气,我觉得此刻的自己仿佛已经醉了。

  他的吻在我的唇上辗转,他的眼睛紧闭着,似乎很是享受,长长的睫毛触碰到我的脸颊,痒痒的。

  我只能忍着承受着,感觉身上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

  身上突然的冷意让我瞬间清醒,外衣已经不知何时被褪下了,正散落在我的脚边,他的吻也从我的脸颊滑到耳边,渐渐的落到锁骨。

  在他湿热的吻中,我终于清醒过来,一把托住他继续进攻的脸,“大王,不要!”

  他的目光深邃,眯起了好看的眼眸,“你这是在挑逗我,还是在挑战我?”他的喉结微动,声音如泉水一般好听充满磁性,炙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带着酒味,我竟然觉得不讨厌。

  “我……”我犹豫着开口,他却突然抱着我起身,大步的走到了床边,将我扔到了床上,我惊呼一声,瞬间觉得他是个粗暴无比的男人。还好床上铺了厚厚的被褥,我才没被摔成重伤,不然,真的很难再逃脱了。

  紧接着,完颜设也整个人就扑了上来,我吓得尖叫一声,用双手死死的抵住他的胸膛,第一次觉得,原来我的力气也可以很大的,他被我硬生生的拦住了,冒火的目光渐渐地转为平静,“你这是欲擒故纵?”他的语气带着轻蔑。

  “不,不是。”我的手在颤抖,没错,我在恐惧,在害怕,因为我很确信,我没办法阻止他。

  “那是什么?难道,你不想嫁给我,不想成为我的女人?”他的声音放得很轻,眼中带着一种让我觉得很危险的气焰。

  我慌乱的摇头,“不,不是的,是你想多了,我,我只是……”我想挽留他,怕他看出端倪,可是内心里却极为排斥,在这两者之间,我难以权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