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设也不在府中,而我初来乍到,暂时还没有跟谁结仇,所以很大一部分缘由就来自于完颜伊希的身上了。

  如果说对方的目标是完颜伊希的话,顺带上我一个也不足惜,但是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呢?我姑且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我的仇人。

  “你平日里都得罪过谁?”我询问道。

  “我得罪的人还少……”完颜伊希的回答让我汗颜,我无奈的看了看他,心说暂时看看情况再说吧。

  “衣服帮我拿来吧,差不多干了。”我还未忘记我如今是赤诚的在完颜伊希的面前,还好他背对着我,不似二皇子那些变态,不然此时我这幅模样,早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完颜伊希听闻我的话,肩膀一顿,起身将已经晾干了的衣服拿来给我,自始至终都侧头不敢与我直视。

  我欣慰的看着面前这尚且还算心善的男子,眉眼之间溢满了笑容,或许他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避风港,想到这些,我也下了决心,一定要将完颜伊希的心给留住。

  穿好衣服,我这才大胆的靠近了他,完颜伊希的衣服还没有晾干,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裹裤:“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我怕他再穿着这湿衣服等下要着凉了,于是便询问道,完颜伊希听闻抬眸凝视了我片刻,那神情我似乎能够理解,可能是在想我怎么又忘记了……可是我不是赵福金,我怎么能记得。

  “咱们走吧。”完颜伊希看上去有些失落,我点点头,起身帮着他一起将火堆熄灭,紧随着他的脚步离开了。

  完颜伊希轻车熟路的带着我朝真珠王府走去,一路上我俩静默无言,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哽在我俩之间,谁也不想去戳破。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我们这才回到了府中,意料之中此时府里已经人心惶惶了,一方面是因为我跟完颜伊希失踪太久,再者则是因为二皇子完颜离布的到来。

  “公主啊!您这是去哪里了,害的我们好找……”之罗和梁青几乎是异口同声,此时我已经事前让完颜伊希先行回到自己的住所,也是为了避风声,虽然府内的人似乎知晓完颜伊希与赵福金有些什么。

  “我没事的,跟完颜伊希出去了。”我淡淡的回应他们的紧张情绪,还有人为我操心,我也应该感到欣慰,但是眼下我的注意力全在二皇子的身上。

  “之罗,完颜离布怎么会来这里?”我直接询问之罗,梁青已经被我支走去做其他的事情了,此时屋内也只有我与之罗两个人。

  “听闻是大王去面见二皇子,两人议事之后,二皇子便随行到了真珠府。”之罗也不是很清楚完颜离布此时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公主您千万要小心才好……”之罗也知晓我之前是从属与完颜离布的,而我也清楚赵福金被完颜离布设计已经夺去了处子之身,虽然那不是我,但是如若我见到完颜离布的话,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我会小心的。”我有些心烦意乱,完颜离布这次前来不会是要人的吧,但是我记得他已经将我许给了完颜设也……

  正当我入神的思虑这些的时候,忽而听闻门外传来的梁青的声音:“公主,大王命您过去。”

  我听闻梁青这话,心里不觉咯噔了一下,完颜设也找我……究竟所谓何事,我却不知,但是也只得硬着头皮前去了。

  “之罗,为我换件衣服来。”我此时着的还是不久同完颜伊希外出遇难时候的衣裙,早已经狼狈不堪了,于是便命之罗拿来一件略显华贵一些的衣物。

  “我还以为公主不喜穿这样的衣服呢。”之罗纳闷我这次怎么不挑些素净的衣服了,我微微笑着,只是摇了摇头,心里自然有我的打算。

  面见二皇子,我也无需遮掩锋芒,反倒还要让他看到我的神采奕奕,知晓我在真珠府里过的很好,这样才是我的目的。

  而宋朝的衣服,原本在颜色上都多素色,不似唐朝时候的艳丽,所以就算我挑了许久,也只是些相对凸显风采的,并不会显得哗众取宠那样浮夸。

  只是我让之罗为我挽了一个精致的发髻,画了细致的妆容,大方之中也不失妥帖,典雅中也不过分突兀,我照了照那模糊不清的铜镜,这才满意的带着之罗去面见完颜设也了。

  他们在中厅议事,当我缓步来到的时候,却也没有听闻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不约而同的看向我这边。

  更新最快7'上“酷b匠$?网f

  我尽量然让自己平静下来,低垂着眼眸不去与他们对视,走上前去很有礼貌的分别向完颜设也和二皇子行了礼。

  “坐吧。”完颜设也淡淡的回应,听不出情绪的好坏,我也没再多想,转身坐在了一旁,完颜设也上坐着,二皇子就在我的正对面,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那灼热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我的身上挪开。

  “公主近日过的可好?”二皇子开口问道,这是我第一次与他见面,耳边是陌生男子的声音,我抬眸看去,一张玩世不恭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

  完颜离布是那种纯粹的金人长相,不同与完颜设也的妖孽,也不似完颜伊希的俊朗阳光,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

  可能是因为我知道他对赵福金所做的事之后对他的偏见吧,虽然长相不错,棱角分明,眉眼之间英气十足,很有征战沙场的那种威风凛凛,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那样骄纵跋扈的性格吧。

  在我看来面前的这个完颜离布就是一个纯粹的暴虐狂,心里虽然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是面上还是要表现的自如……

  “回二皇子,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我不想同他多说什么,尽量将话题终结,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有的说。

  “是吗?我怎么听闻设也还没有封你名分。”完颜离布将话锋转在了完颜设也的身上,我侧头去看一旁的完颜设也。

  他静静的坐在檀木香椅上,神情淡然,拿起茶杯细细品着,那样俊美的侧颜,倾长的身形,此刻呈现在我的眼中,宛如一幅美人画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