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公主……”正当我左思右想的时候,之罗又在我的身后小心提醒着说道:“大妃在问话呢。”之罗用胳膊肘杵我,我一愣,耳边似乎响起了刚刚那盈盈中却带着威严的声音。

  *更K新最{快》W上《、酷?p匠N网L

  “大妃?”我这才回过神来。

  “福金刚到府中,看上去有很多地方不适应呢。”不知何时大妃已经坐定,此时她正用一种探索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尽管此时我低头没有与她对视,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于是我听闻点了点头,没再答话。

  “今日这场宴会,不仅是要大家欢聚一堂,也是让福金趁此机会与大家见个面。”大妃义正言辞的说着,我听闻心中唏嘘不已。

  本以为赵福金这样的身份会被他们所不齿,但是却没想到会被这样对待,总觉得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与我之前预想的全然不同。

  难不成是我想多了?我此时身处这样的环境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样险恶,不过这样的情况也能说得在理。

  因为金人一向豪放的性格,也正是这样他们才直言不讳的向宋人提出了这些无礼到让人不齿的要求,但是或许也因为如此他们周围会少一些勾心斗角?

  我暗自揣摩,此时宴会已经开始,我自顾自的坐在那里胡吃海喝,当然是以一种公主帝姬该有的优雅姿态,做一个有格调的吃货……

  看着不断献上来的金人歌舞……我都以为接下来会来一场斗牛,我实在欣赏不动,索性一心扑在吃上了。

  “赵姑娘,小女敬你一杯。”就在这时我视野中闪现出一张陌生的面孔,我身旁的一个女子忽然向我敬酒。

  我看这女子长相一般,心里快速揣摩了下她的身份,可能是完颜设也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夫人吧。

  于是我淡然一笑,抬手向她回礼,并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滋味瞬间涌入我的喉咙,这是第一次喝这么烈的酒。

  当我看到其他女子如饮白水一样大口将这烈酒一饮而尽,我不禁一阵寒战,个个都这个样子,这让我情何以堪……

  “素闻赵姑娘大名,今日才得以相见。”

  “敢问姑娘名……”

  “叫我云娘就行。”

  “……”

  我哑然,云娘又是谁?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记忆中也搜寻不到这个名字的一丝一毫的信息,但是转念一想,在座的不都是完颜设也的后宫吗?

  这云娘想必也是其中之一,只是不直接跟我说名号,我又知道你是谁啊……

  “云娘是你的全名吗?”这样奇特的名字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之前自己也被这里的婆子唤作金娘。

  如此说来,这姑娘的名字末了应该是一个云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的身份地位与我也不相上下。

  看到周围人对她熟视无睹的样子,也知道她身份尴尬了,但是……

  “我只这一个名字,让赵姑娘见笑了。”云娘微微一笑,温婉贤惠的模样让人如沐春风。

  我听闻点头,不再去追问,看样子人家也不愿意告知与我,我又何必为难。

  “赵姑娘不喜欢喝这酒吗?”云娘冲我关切的问道。

  “倒也不是,只是猛的一喝,来不及适应它那股烈劲儿。”我如是说。

  “赵姑娘也是个直率性子,怎么会委身到这里来。”云娘话锋一转,入我耳中却冷不丁的让我为之一颤。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淡淡的忧伤在她的脸上浮现开来,这样的神情让我一时间捉摸不透。不过此时我也能够肯定一件事了,那就是云娘并非金人。

  “我如何来的,或许跟云娘一样身不由己呢?”我试探性的这么一说,却没想到云娘的脸上瞬间泵现出惊诧的神情。

  但是随即却又隐于无形之中,而我这么说也是纯属猜测而已。因为在我看来,金人也不会有这样细腻的性情,更不会这样敏感和隐忍。

  指不定也是宋人,因为这场灾难被迫来到这里的,但是她的身份我却丝毫不知。表面上是赐予金人,实则是女俘的这些女子,被带往金人这里的有成千上万,陌生的面孔比比皆是。

  此时我也能够初步判定云娘的身份了,一时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我心中感慨,冲她淡然一笑。

  “赵姑娘莫不是深有体会?”被提及了这件痛事,云娘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情感了,阴郁的情绪瞬间席卷而来,我的心隐隐作痛。

  如此乐音交错,欢聚一堂的宴会上,我俩却显得格格不入。我拿起酒杯再次敬了她一杯酒。

  “不醉不归。”我其实想说让她暂时抛却烦恼,但是转念一想,就连现在依附有赵福金思想的我都没办法将这些亡国痛楚抛在脑后,更何况感同身受的云娘了。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娘,白皙的脸颊上泛着红晕,抬眸是一片春光的巧笑嫣然,我注意到她的淡妆俗粉,想必是有意遮掩自己的容貌。

  如果真的能够这样安稳的待在完颜设也的府内,平淡度过一生,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这女子确实聪慧,在这样的环境中,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或许我可以向她学习,但是我不能,也不会。帝姬背负了太多,放不下的也很多。我不图能够改变历史,只希望能让心中那份痛苦缓和,让泉下有知的姊妹得到一丝安慰。

  许是我在异想天开,但是暂时还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这样的决心,恍惚中我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耳畔隐约听得之罗有些紧张的呼喊声,继而则是云娘的关切声,还有紫兰夫人的嘲讽声,而到最后,不知是我昏迷中的幻觉还是什么。

  我依稀的看到了完颜设也的俊脸,熟悉的怀抱和似曾相识的气息,或许我是在做梦吧,但是为何要梦到完颜设也这个恶人……

  头疼的厉害,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头重脚轻,眼前是模糊的一片,鼻腔充斥着一股好闻的气味。

  “你是谁?”梦里我依偎在一个男子的怀里,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让我异常的安心,我猜测这是赵福金的心上人,但是我却不知道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