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携之罗随着接引的老奴朝着宴会地点赶去,夕阳西下周围的环境已经逐渐被落日的余晖所环绕包围,侍女从我们身边快步走过,有条不紊的点亮途经的每一盏宫灯。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敢情就我一个人如此准时,被摆放的井然有序的宴会大厅内,除了侍女杂役外,也就只有我跟之罗两人了,外带一个引路的老奴,但是此时我却刚刚察觉到那老奴早已不见了踪影。

  眼皮莫名的不止跳动,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我环顾四周,侧头在之罗耳边喃喃道:“依你看,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之罗听闻,一双大眼睛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随即脸上却浮现了不解的神色。

  “之罗愚钝,不过公主您一定要谨慎小心!”之罗十分严肃的提醒着,我点了点头。为何总觉得这是风浪前的宁静。

  我定了定神,拉着之罗朝着一旁走去,而此时零零落落的也来了几位形态各异的女子,尽是我不熟识的。

  我微笑着朝他们点头示意,意料之中的被他们冷眼相对。心中虽然有些愤愤不平,但是我也不好表现出来,在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环境里,我只能步步为营。

  “赵姑娘。”忽而身后传来陌生的呼喊,我扭头看去,是一个瘦小的侍女,正微笑着向我走来。

  “大妃给您安排了位子,我带姑娘去吧。”我听闻点头,带着之罗朝着靠近右侧一排的软榻走去。

  刚坐下,鼻尖便有一阵幽香袭来,我侧头望去,便看到一身艳色华服,头戴珠饰的罗霞夫人正迈着优雅的步伐朝我走来。

  我刚想要打招呼,却看到她目光回转定焦在了别处,定定然的坐在了我右侧方的席上,这样的表现似乎有种故意为之的感觉。

  没有再去计较,我收回目光,将全身上下的所有感官调动起来,眼观八方耳听四路,生怕在关键时刻出点什么幺蛾子。

  各房夫人相继到来,纷纷有次序的落座后,还未曾见到大妃前来。四下寂静,我用余光扫视,姿态各异的夫人妾嫔都静默的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我心说这里的规矩倒是挺森严,这种想法刚刚浮现脑海中,却忽而听闻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罗霞夫人今儿这是新做的衣服吗?可实在是好看呢。”这是紫兰夫人矫揉造作的声音,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真是紫兰夫人的风范。

  不过此时这样静谧的环境,她却敢第一个打破,想来也是有恃无恐。我心思回转,并不清楚紫罗夫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

  看她直呼罗霞不称妹妹,而是夫人。也足以见得她并不把罗霞放在眼里,而同为宋人的我,自然也入不得这紫兰夫人的眼。

  想到这里,我也决意要与紫兰夫人保持距离,不过看她矛头并不对我,而是罗霞,我倒是有些诧异。

  “我还以为紫兰夫人只喜欢紫色呢。”罗霞面不改色心不跳,淡然若是的说道。旁人听来不留心,也觉不出有其他意思,可是我看这紫兰夫人脸上满是愤懑的神色,想必是罗霞戳中了她的什么要害。

  正当我想的入神,冷不丁听闻紫兰将话锋转向我:“同是宋人,罗霞夫人与福金妹妹的装束却是不同风格啊。”紫兰不叫我别名,只称呼妹妹,这态度异常亲昵,但是却让我不明觉厉。

  我听闻这话只能下意识的冲着他们淡淡一笑,我不想多嘴,起码眼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我的目标不是他们。

  见我默不作声,紫兰似乎有些不甘愿,冷冷的斜了我一眼,我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理解这个冰冷眼神的含义,不过我只当是自己没有看到。

  “福金妹妹天生丽质,自然不需要这些浮华的装扮了。”此时罗霞夫人猛然接话,我听闻却在心里咯噔了一下。

  原以为罗霞夫人这样稳妥聪慧的女子,断然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斤斤计较,明知是紫兰夫人蓄意挑拨的,但是却没想到罗霞夫人真的往点子上撞。

  “夫人这话严重了,夫人雍容姿态,自然是需要这样华丽的服饰才得般配,福金如今也只有这素襦可以着了。”我叹惋了一声,我这是实话实说,一点也没有做作。

  Xc更@E新3&最@快`上9j酷w@匠B!网

  既然他们非要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做炮灰,那我也只能无所顾忌了,想必利用我现在这样尴尬的身份,也是他们趁机扬眉吐气的好时机吧。

  “是要给福金多做几件像样的衣服了。”话音伴随着一个俏丽华贵的身影,在众多侍女的簇拥下款款而至。

  不用多问,此时丝竹乐音已起,自然是关键人物到来,我抬眸望去,果不其然。金丝织就的毯子上是一双轻盈的步履。

  红色襦裙外罩着金红相间的宽体罩衫,头上是珠宝步钗堆砌成的霞冠。这大妃果然是入乡随俗啊,这么快就已经换上了宋人的服饰。

  不过这样也实在比他们那兽皮貂绒要更女人一些,当我仔细朝着大妃容貌看去之时,却被身后的之罗紧紧一扯。

  我不由的扭头朝她看去,心里疑惑之时,却看到她示意我低头行礼。此时我心里也已经知晓了大概,原来在方才我差点失态忘记了这原本该有的礼仪。

  得以之罗及时的提醒,我紧忙调整好状态。心中暗自警醒,这大妃的容貌暂时还未看到,不过她周身散发着的气场,却是能够身心体会到的。

  不亏是完颜设也这种变态妖媚男的第一夫人,我心里暗自叹惋,能够坐上这个位子的女人,指不定有多少厉害的手段呢。

  想着上次我冒失的去找大妃要人,想必她也是早就料到了,不过至于我半道遇到完颜伊希,之后又被完颜设也劫走的这些事情,她是否知晓了。

  但是我能够猜测到,这大妃心中对我的印象,一定不好,单单是我这样尴尬的身份,还有那些似真非真的传言,她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好感的。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还是得谨慎一些,在这样随时都会掉脑袋的地方,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