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加在我这里接连学了几日的用餐礼仪,顺便我还教了她一些简易的汉人装扮。她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许是觉得与我太过于亲密来往不好,近日也没有再来叨扰,我倒是趁此机会落的空闲,一时间没人烦我,也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

  “公主几日来着实辛苦了,应付这淳加夫人也是劳心劳力啊。”之罗看到我满面倦容的倚靠在软榻上,微微眯着双眸,一面说着一面呈上了一碗不知香甜的糖梨粥。

  “倒是并无大碍,只是这淳加心思纯良,一片真心对完颜设也,确实难能可贵。”我悠悠然的接过之罗递上来的瓷碗。

  “公主喝点这个润润嗓子。”之罗神情讪讪,继而接着说道:“对金人可不能存有一丝善心。”之罗的冷言冷语,让我为之一震。

  我心下了然,她是切身体会了亡国的苦难和失去家人的心酸,而我充其量不过是一缕掺杂着福金帝姬思想的幽魂罢了。

  脑海中忽而闪过赵仙朗临终前在我怀中的那幕,我不禁心中隐隐作痛,我蹙着眉头半做起身子,抬手掩住了胸口。

  “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之罗看到我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慌了神,我冲她摆了摆手,张口却没办法说出话来。

  心中闷痛,我由衷的能够感受到来自赵福金心底的那种哀嚎,甚至那种彻骨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我能够感受的到……

  一滴热泪无声的顺着我的脸颊滑落,我莫名的有些哑然,神情定定的垂眸看着地面,之罗静立在我的身旁,似乎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

  “之罗你但说无妨。”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之罗这样遮遮掩掩的模样,不过她这样谨小慎微的性子,在这个时代也实在是受用。

  “恕之罗直言,公主您不应该这样坐以待毙。”之罗这话刚说了一半,我就猜到了后文,这丫头性子也太急了,她头脑发热想要报仇,也不替她这个公主想想。

  一个如此娇弱的女子,去面对金朝一个帝国,这让我情何以堪呢……

  “报……”正当我要回应之罗的犹豫时候,门外不远处便穿来了一声大喝。

  “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我有些愤愤的说道,就知道欺负我一个无依无靠的亡国公主!

  “大妃有意于明日宴请诸位夫人,特别邀请了姑娘前去。”面前这陌生的男子是完颜设也安排在我这里的兵卫,说话间我便明白了即将要发生什么事。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兵卫神情冷漠,但是却并无怠慢之意,简单的向我施了一礼,便退出了我的房间。

  “公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之罗自始至终在一旁听着,我怎么会不知这其中的险恶。刚刚那兵卫也已经说明,大妃宴请的是完颜设也的夫人们,于情于理都不会要我出场。

  但是却特意邀请我去,这不是明摆着要给我来个下马威吗?

  “我自然知道,大妃的意思也很清楚。”金人这样耿直的性子确实不错,至少她还愿意将浅显的意思表露在外。

  “公主千万不要去啊。”之罗十分紧张的看着我,我听闻若有所思,这宴请不得不去,我如今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只不过就是娼妓一般的低等。

  二皇子送给真珠大王的女子,玩物罢了。根本就没有人会上心,可是如今眼见着四处起了流言蜚语,说什么完颜设也对我疼爱有加。

  当我听到这种传言的时候,便已经心知肚明了,我这是要完蛋了。果不其然,这雷厉风行的金人立马便向我发起挑战了。

  “必须得去。”我定了定神,抬眸朝着之罗凝视而去,之罗一听这话,脸色瞬间苍白。

  “公主!”之罗大喊一声,随即扑腾跪倒在我的面前。这样突如其来的阵势让我措不及防,这丫头也太过实心眼了。

  “之罗,你起来,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果然心里还是软的,我没办法对她坐视不理。

  “若是公主有个三长两短,之罗……之罗就跟他们拼命!”之罗哽咽的说着,双眸中顿时泛起盈盈的泪花。

  “傻丫头,快呸呸,说什么丧气话!就这么盼着我有个三长两短啊?”我打趣道,之罗这实心眼听闻我这话,还真的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了。

  “公主我……”

  “你先起来。”我不顾之罗的主观意识,强行将她带了起来。

  “我闲着没事找枪口撞吗?那不是贱的慌……”我一时间心急,完全也不顾说话的粗鄙了。

  “公主您……您不要这样……”之罗也察觉到我的态度,瞬间屏息不再说话。

  :最新章/I节\)上+¤酷^{匠'网M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这鸿门宴我是去定了。就算我不去,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吗?”

  之罗听闻我的话,也是百般的犹豫,我自然是知晓的,身处在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环境中,危险无处不在,稍不留神我可能就会命丧黄泉。

  心中想到如此,我不禁黯然。好不容易赶上的穿越大潮,却偏偏给了我这样一个坎坷的命运。我想那些后宫中的明争暗斗也不及这样的处境凶险吧。

  “为我准备衣装,不易太过隆重,符合身份即可。”我回了回神,自觉该来的始终还是要面对。

  之罗欠了欠身,转身去到一旁忙活起来,我暗自叹了口气,此时却真的有种即将奔赴沙场的悲壮。

  “公主,衣装都已备好。“之罗一面说着一面双手奉上一件绘有牡丹图样的襦裙。我抬眸看了过去,随即又摇了摇头。

  “换个清新一点的来吧。”我自认为牡丹这样华贵典雅的花,不适合我这样的小清新……

  “那件鹅黄色带山茶的拿来吧。”我环顾一圈也自觉得这件素净娴雅的襦裙比较适合,外加上一件葱白的罗衫,也得亏这福金帝姬天生丽质,这样简单朴华的装扮却也能美艳动人。

  果然一副好皮囊,料想就这样的容颜去勾引那完颜设也,也绰绰有余吧,不过转念一想,这完颜设也是何许人,如此让人捉摸不透,恐怕还是要费尽一番心思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