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门开了,我正想说想自己休息一会儿,就闻到了一股肉香味,简直让人想要流口水,想想自己睡了两天,只单单喝了点药,不饿才怪呢,刚才紫兰夫人和罗霞夫人在的时候,之罗不在,一定是替我准备饭食去了,还是之罗想的周到,一闻到香味,肚子也开始咕咕叫,我心中一喜,“之罗,还是你心疼我,知道我两天没吃饭,我正饿得厉害呢。”

  _酷W}匠,…网;w唯K一正版,N◇其他都X是盗版

  “赵福金,你还知道你两天没吃饭,我以为你不知道饿呢。”我一惊,这冰冷高傲的声音,不是完颜设也又是谁?

  我回过头来,完颜设也正站在床边看我,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金色的游龙花纹,墨色的玉带,宛如少女般的莹白的肌肤,刀削的面容,冷峻的容颜,黑色的瞳孔仿佛深渊一般,吸走了我的魂魄。我很惊异于,自己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情况下,还能处变不惊的直视他,还能对着他犯花痴。

  “怎么,不想吃么?”完颜设也薄唇轻启,微微一笑,霎时间,仿佛天地都为之色变,我忽然想起一句话“魔鬼,又叫撒旦,是上天用来诱惑普天下的。”没错,完颜设也长得太好看了,或者可以说是太妖孽了,我真的想对他说,一个男人,一个大王,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修罗,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好看的。

  忽然意识到,我从完颜设也进来,一直在犯花痴,不禁有点尴尬,“谁说的,我饿得很。”我这样说道,说完,我故意扬了扬头。

  完颜设也非但没有生气,还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小蠢货,你哭了?”说罢,在床边坐了下来。

  “我没有。”我急忙抹了抹眼睛,竟然忘了自己刚才哭过,我实在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我哭过,不管是出于什么,我都不希望让她看到我这样,完颜设也是征战沙场的将士,我从不认为他会懂得怜香惜玉,说不定,哭哭啼啼的女人会让他感到厌恶,刚想到这,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我这是在想什么,我不是一直对他避之不及的么,让他厌恶,远离他,难道不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么?

  完颜设也看了看我,并没有言语,而是缓缓抬起手,轻轻拭去我没擦掉的眼泪。我愣住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完全沉浸在他的温柔中,甚至想,如果时光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好像是发现我愣住了,完颜设也捏捏我的脸,“小蠢货,在想什么。”看着完颜设也近在咫尺的温柔的脸,好看的眉眼,性感的薄唇。

  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凑上前去,在他的薄唇上,烙下一吻。完颜设也也愣住了,不过只是瞬间,他便反应过来,左手按住我的头,开始回吻起我来,他的吻热情而又纯熟,就在我以为我要断气的时候,完颜设也放开了我的头,让我得以呼吸,但是他的额头仍抵着我的额头,完颜设也深邃的眼神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呼吸沉重,薄唇略显红肿,轻声说道,“小蠢货,你在勾引我。”

  此时,我的大脑属于当机状态,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吻他,瞬间,我的大脑,刮起了头脑风暴,是我被他的外貌迷惑,还是我这个身体的真实反映,可是他的吻技,让我无法忽略他的上百个女人,也让我无法忽略亡国之恨,以及赵福金在他身边所受到的无尽的苦楚,更让我无法忽视的是,完颜设也是个杀人狂魔,心狠手辣,想到这些,心中不仅没有甜蜜,甚至还有一丝苦楚,完颜设也对我的温柔,是假情假意的玩弄,还是因为我性格有所改变的新奇。我提醒自己,不能忘记自己回到完颜设也身边的真实目的,不能忘记赵福金的痛。可是眼前的完颜设也,让我不知道怎么摆脱,这个尴尬的情形,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简直是太好了,我争气的肚子叫的简直恰到好处,无论怎么样,饭总得做让我先吃吧,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于是,我稍作委屈的看向完颜设也,很显然,完颜设也刚刚听到了我肚子的叫声,他勾起嘴角,“饿了吧?先吃点东西。”说完,还用右手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接着站起身来,走到桌子旁边,亲手把之前之罗为我准备的饭食,端到床边,看到完颜设也如此的温柔,与他之前对我的态度判若两人,我甚至有些恍惚,他是不是一直如此温柔。

  我看着面前香喷喷、热腾腾的菜肉粥,对于两天都没有进食的我,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诱惑啊,我端起粥,用力吸了吸鼻子,好香啊,接着,我拿起勺子,大口大口的喝起粥来,而完颜设也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我吃东西的时候,小狗在旁边一直盯着我看的感觉,瞬间,有点吃不下去了。

  于是,我用勺子舀了一口粥,嘴里还含着一口粥,含糊不清的对完颜设也说道,“要不要吃?”怕他怀疑我的小厨房的实力,我还特意证实道,“真的很好吃。”

  完颜设也笑道,“我不饿,你多吃一点。”

  可是,在完颜设也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却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冷冽,仅仅一闪而逝的冷冽,却被我抓住了,我心中突的一惊,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眼神,心中一怕,“咳、咳、咳”,不禁被粥呛到了。

  “慢点。”完颜设也有些责备地说道,同时把手伸向我的后背,为我轻轻顺着气。

  可是,我却一直盯着完颜设也深邃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一些什么,终是无果,因为完颜设也的眼神没有再次变过,仿佛始终如一,为什么?我在这里,感觉看不透任何人呢?这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感。

  待我吃完粥,完颜设也顺手接过空碗,放到桌子上,说道:“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再来一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