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公主算个球

  我心中不禁叹服,好个罗霞夫人,谈到她的出身,即使她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感情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的,她竟可以瞬间稳住自己的心神,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还间接把话题引到我的身上来,话说到这,罗霞和紫兰的目的也昭然若揭了,我料想的不错,此二人果然就是为了那日,完颜设也午夜时分从我房中离去之事。不知道是消息实在灵通,还是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些。看来,我是该抽时间肃清一下周围的人了。

  紫兰夫人听到罗霞夫人的话,好像正中她的下怀,不禁掩嘴笑道,“罗霞夫人呀,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听说前天,大王午夜时分从妹妹这里出去的,不知道妹妹因什么触怒了大王,总之,这恩宠,必然也会随之散去的。”说完,紫兰夫人还瞟了我一眼,估计是想,我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而懦弱的赵福金,要想在这里苟活,必然要受她驱使,任她摆布,并且成为她立威的垫脚石。

  不过她错了,我已然不是当初的赵福金,如今的赵福金,不仅不会任人摆布,还很有可能将她踩在脚下,“姐姐有所不知了,那日,妹妹服侍过大王沐浴,是大王抱妹妹回来之后,又与妹妹把酒言欢,妹妹酒力不支,先行睡去了。”完颜设也抱我回来的事,根本不是秘密,只要稍一打听,必然会知道,如此,怎能说我不受宠,再一个,不管完颜设也以前是否与其他人把酒言欢过,但我料定,他必然不会与女人这样过,即使是有,次数也定然不会多,有这两件事,失宠传闻,不攻自破。

  紫兰夫人听到这,果然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这位紫兰夫人原也是位艳丽的美人,此时的表情却有些难看,不知是在笑,还是想哭。紫兰夫人与罗霞夫人面面相觑,不知是对我说的话怀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但是,我并不想给她们喘息的机会,你们不是来找茬吗?若不让你们碰一鼻子灰,你们当真觉得我赵福金好欺负,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必须得将你们这种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罗霞姐姐,妹妹记得,姐姐的爹是开封府尹罗开韩罗大人,说起来,大王能够攻下开封,罗大人真是功不可没啊。”嘴上这样说着,脸上还表现出羡慕的表情,视乎我对罗霞夫人,特别羡慕,罗霞夫人毕竟是宋人,流着的是宋人的血,即便她再不顾念故国,罗开韩让出开封,并自尽的事,仍然是她心里的一道疤,我如此揭开,她怎能不疼。

  果然,罗霞夫人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心痛,强装镇定,试图微笑,可惜,我已经看到了她难看的脸色,我本不想揭她的伤疤,这只能怪她自己,是她自找的。

  “妹妹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吧,妹妹可是废宋的公主,难道母国被灭,妹妹就只有庆幸,毫无羞耻之心么。”紫兰夫人显然也晓得,我戳中了罗霞夫人的痛处,所以,这样说,不仅是为罗霞夫人辩驳,自然也是奚落和嘲讽我的,紫兰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嘲讽之意呼之欲出。

  没错,亡国,自然也是我的痛处,可是,我不能痛,亡国已是既定的事实,而且,从宋朝亡国的时候,我这个所谓的公主,也已不复存在,我要做的,是活下去,是报仇,凭一己之力,所以我没有理由去痛。

  我笑了,“紫兰姐姐此言差矣,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征战沙场,建功立业,而仅仅是嫁得一如意郎君,平凡安生的过一辈子罢了……”说到这里,我顿了顿,“我想要的,大王已经给了,所以,妹妹并不奢望,如果此生可以一直如此,足矣。”说完,我微微一笑,就像在憧憬美好的未来,可是,实际上,我的心中很痛。

  话已至此,我们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但显然已经无法继续聊下去了,良久,我们都没有说话,终于,罗霞夫人打破了平静。

  “妹妹还病着,我们也叨扰了许久,就不在此多留了,妹妹好生养病吧。”我不禁更加佩服罗霞夫人了,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此时此刻,还能与我客套一番,大方得体,若不是我深知她的心意,简直就会以为她就是贤妻良母,罗霞夫人,城府很深。

  更;新最r9快上酷_}匠*网|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陪罗霞夫人演下去了,“姐姐这是哪的话,妹妹病着,正是无聊,正好两位姐姐陪着妹妹,说说话,聊聊天,也是解闷儿,妹妹求之不得呢,只是,妹妹患的是风寒,两位姐姐若是坐久了,怕会传染,所以,妹妹也不好多留了。”

  “那妹妹好生歇息,我们改日再来看你。”罗霞夫人微笑道。

  “姐姐,妹妹还病着,也不便相送,小青,替我送送两位夫人。”我吩咐小青相送,便不再看罗霞夫人和紫兰夫人,自顾自的转过头去,面朝着床内侧躺着。

  “公主,两位夫人走远了。”不大一会儿,小青就回来禀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乏了,我要睡一会儿。”我对小青吩咐到,说乏,是真的,我的病,并不严重,只是要应付两个夫人,又要陪着他们演戏,真的觉得很累。

  “是,公主。”小青应了一声,便没有了声音。

  屋子里一时间静了下来,静的连掉一根针都可以听见,不过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安静,可以让我更好的思考。

  如果说那两个夫人的话,说实话,我还是更喜欢紫兰夫人,毕竟她的性子直,不会拐弯抹角,直来直去的性子,挺好。而罗霞夫人,则城府太深,太会隐藏自己,太会演戏了,性格也让人难以捉摸,实在有些令人害怕,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仔细想了想,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面对杀人狂魔完颜设也,我恐惧万分,对他避之不及,可如果我不面对他,不能得到他的宠爱,以后必定不会有好下场,复仇,更是难于上青天,此时此刻,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皇和母妃,人在伤心、委屈、难过时,总会想起避风的港湾,不知道父母好不好,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疯似的找我,想到这,鼻子一酸,竟然流出眼泪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