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我便感觉头重脚轻,身体向后栽了过去,很意外的,我并没有感觉疼痛,因为我跌入了一个暖暖的怀抱。

  映入眼帘的,是完颜设也绝色的面容,他眉眼都带笑。酒壮怂人胆,这话果真是没错的,鬼使神差的,我竟然伸出手去,摸了摸完颜设也的脸,还痴痴的说了一句,“你长的真好看!”

  接着,我便不省人事了。

  睁开眼,还没等看清什么,就被飞扑而来的两个身影给吓到,仔细一看是之罗和梁青,“公主,公主,你终于醒了。”两个小丫头激动的不得了,我不就是睡了一觉么,还能有什么大事发生。

  等等,睡了一觉,我昨晚可是不是自己回来的,可是被完颜设也那个杀人狂魔给抱回来的,后来我们喝了酒,再后来,我就喝多了,晕过去了,再后来,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真是的,我干嘛要喝酒啊,这回好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在这个杀人狂魔身边怎么能这么大意,我懊恼急了,偏偏还把自己喝多了。

  “之罗……”我一说话,竟然是沙哑的声音,“怎么回事?”

  “公主,你得了风寒,已经睡了一天了。”之罗心疼的说道,梁青在一旁偷偷啜泣,估计是我睡的太久,她害怕了吧。

  从之罗和梁青的眼里,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心疼,身在异乡,受尽苦楚,还能有两个个真心忠实的仆人,我心中感动不已,我暗暗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拼劲全力护两人一生周全。

  “那完颜设也,呃,我是说大王他……”因为喝多了,实在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只好问问之罗和梁青,看看她们知道些什么。

  “那晚,公主你和大王喝完酒,好像大王就走了,让我给你把湿衣服换下去。”梁青答道。

  “那……你有没有看他的表情?”我还是比较关心完颜设也的心情,真是不该喝那么多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话。

  “大王好像不太高兴,对了,大王还说,以后不许公主喝那么多酒。”梁青又哭丧着脸说道。

  如果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完颜设也应该不会那么好心让人给我换衣服,可是如果我没有说错话,他又不许我以后喝那么多酒,还很不高兴,难道是我的酒品不好,耍酒疯了?唉,真是伤脑筋,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喝那么多酒了,喝酒误事啊。

  “公主,喝点药吧!”之罗打开桌子上的食盒,又是我熟悉的那只药碗,又是那黑乎乎的药汁,空气中再次弥漫着那难闻的药味。

  我哭丧着脸,“之罗,我可不可以不喝。”我努力压着沙哑着的嗓子,“你听听看,我是不是好多了。”我实在是习惯不了中药,苦的要命。

  、酷…匠|网\+正;~版¤n首☆y发9《

  “公主,你看,这是什么?”之罗得意洋洋的像我展示她手中的东西,一颗大红枣,“虽然我不知道这蜜饯,是不是公主你杜撰的,不过有了这蜜饯,公主是不是该喝药了。”之罗好像吃定我了。

  “好吧,把药给我吧!”我皱着眉头,接过药碗,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光了,刚喝下药,之罗就往我嘴里塞了一颗大红枣,梁青也很有眼力的到了一杯白水给我,我感激的看了梁青一眼,将白水一饮而尽,口中的药味,总算是冲淡了一点。

  “对了,大王既然是夜里从这里出去的,府中可有什么传言?”按常理来说,完颜设也晚上到哪里,必定是宿在哪里了,夜里从我这里出去,难免会有很多传言,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是多。

  “公主,传言总是很不切实际的,上次你被完颜……大王,抱走,就已有传言说你得了专宠,这次又说你侍宠而娇,夜里气走了大王。”之罗一脸失望的看着我,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既然是这样,我已醒来好一会儿了,怎么……

  还未来得及往下想,远处传来女人尖锐且高亢的声音,“罗霞夫人到!紫兰夫人到!”

  我无奈一笑,我就说嘛,该来的总会来的。

  只是,可笑的是,我还必须拖着病躯,带着微笑迎接她们,陪她们演戏。

  刚刚禀报完,紫兰夫人就先一步进来了,紫兰夫人一身紫衣,大约素来喜欢穿紫色的衣服,我甚至在想,紫兰夫人的名号是不是因为喜欢穿紫色而得的。

  “呦!公主果然是公主,身子不比我们常人,真是娇弱得很。”紫兰夫人一副嫌弃厌恶的表情,并未正眼看我,自顾自的在桌子旁边坐下了。

  “两位姐姐请随便坐,妹妹还病着,请恕妹妹无理,不能给两位姐姐请安了。”既然你说我体弱,我就体弱给你看,我不仅没有起来,还轻轻咳了两声,见到这两位夫人,别说是有病,就是没病,也想要装病。

  罗霞夫人也随后踏入我的屋子,听到我这样说,先是赶到我的床前,虚扶了我一下,而后说道,“妹妹快别动,妹妹毕竟是宋人,从小在宋国长大,来到我们大金,水土不服,体弱多病也是人之常情。”罗霞夫人表面上虽然是在关心我,替我说话,一副很懂我的样子,话里话外却是夹枪带棒。

  呵呵,说我是宋人,难道你不是吗?金人不喜我,也未必喜欢你啊,提醒我不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又如何摘的清呢,想到这里,我心生一计,转而握住罗霞夫人的手,“姐姐说的是呢,我一个宋人,来到大金,水土不服是有的,但思念家乡更甚,我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好有姐姐,姐姐,你我同是宋人,见到你,我真是欢喜得很。”我一边说话,一边微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心中道,不就是演戏么,你道我不会,没准我演得更好呢。

  闻言,罗霞夫人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却仅仅是瞬间,而后又恢复了常态,故意别开话题道,“妹妹的房间好生别致,上次特来拜访妹妹,却未能有幸进来妹妹的房间,如今一看,妹妹果然是极受大王的喜爱的。”罗霞夫人,还故作惊讶的左顾右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