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爸爸。”我睁开眼,看到的是我的父母,我不禁流下了眼泪,“我好想你们。”我扑进母亲的怀里,父母慈爱的看着我,原来,什么赵金福,什么完颜设也,什么宋朝,什么大金,不过是我的一个梦吗?“妈妈,爸爸,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们了。”“傻孩子,我们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我抱着母亲,又哭了起来。

  “蠢货,这样也能睡着。”完颜设也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原来,刚才才是我的梦,我人确确实实的在大金,被完颜设也抱在怀中,曾经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梦,我是带着报仇的目地,回到大金,回到完颜设也的身边。我看着完颜设也,一个倾国倾城的男人,一个杀人狂魔。

  “吱嘎。”看到梁青,我意识到,已经到了我的居所,完颜设也走到我的床前,毫不留情的把我扔在床上,三番五次的被扔来扔去,我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

  我刚刚坐起来,完颜设也欺身上前,双手撑在我的身侧,姿势极为暧昧,“赵福金,现在可好些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本王现在就遂了你的心愿,也不枉你苦心孤诣的勾引本王。”

  勾引,勾引你个大头鬼,看着完颜设也近在咫尺的脸,我忍住踹上一脚的冲动。怎么办,怎么办,人在绝境的时候,大脑总是运作的飞快,对,灌醉他,虽然不知道完颜设也的酒量如何,不过,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想到这,我轻轻推开完颜设也,“大王,你刚刚沐浴完,还吹了冷风,妾身的衣服也湿透了,不如先喝杯酒,暖暖身子。”我说完话,完颜设也不动,也不说话,我甚至怀疑刚才自己有没有说话。

  √更F新l4最(L快上v,酷\n匠,网q^

  看来刚才的话没什么说服力啊,再加把劲,“大王,妾身身子本来就不好,要是得了风寒,倒也没什么,只是大王若是得了风寒,那才真是叫人心疼。”说完,我还故作痛心疾首的姿态。心想,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体质本来就不好,衣服湿透,又吹了冷风,肯定是要得风寒的,你完颜设也,还能连喝杯酒都不让,我又说你得了风寒会叫人心疼,我是不是真心疼暂且不说,你也不愿无故得了风寒吧。

  不知道是我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完颜设也大发慈悲,他竟缓缓的侧过身去。

  我松了一口气,赶紧跳下床,坐到桌子旁边,向外喊到,“小青,拿些酒来,要最烈的那种。”虽然我酒量不好,但是喝烈酒,左不过是跟完颜设也一起醉倒,就怕酒不烈,醉倒的只是我一人,我固然要选择胜算大一些的。

  我回头看看端坐在床上的完颜设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赶忙解释到,“喝些烈酒更好暖身子。”

  完颜设也并不言语,对我说的话也不置可否,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被完颜设也看的有些不自然,我别过头去,想到了些其他的事情,心中也变得很不好受,自从对之罗有了些了解,总觉得她城府颇深,虽然她不会害我,但总觉得不自然,有意无意的疏远了她,相比之下,梁青就是个小孩子,天真,单纯,所以,我更亲近梁青,跟梁青相处也更自然。

  不大一会儿,梁青就拿着一大坛子酒进来了,临走前,还有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心中明了,在这样的大家庭里,奴仆的地位,与主子都是荣辱与共的,我若讨得完颜设也的欢心,我的日子会好过得多,却暗自道,梁青,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我才打开酒坛子,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便扑鼻而来,我心中大喜,梁青果然不负所望,这酒想必不是一般的烈。

  我再一次看向完颜设也,他竟然还在看我。我不禁暗自道,又大意了吧,刚才的举动,表情,他一定尽收眼底。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大王,酒已来了,喝杯酒,暖暖身子吧!”

  完颜设也终于起身,坐到桌子旁边。我拿起不小的茶碗,心中还怨恨道,这茶碗怎么这么小,不知道喝酒用大海碗才好吗,虽然这样想,我还是斟了满满两碗酒。

  拿起一碗,递给完颜设也,满怀豪情的说,“大王,请!”说完,端起另一碗,学着电视里,壮士出征的样子,一饮而尽,可是还没等全喝下,就感觉酒是又辣又烧,不禁咳了起来,咳了几下,眼泪都要酒出来了。

  偷偷撇了一眼完颜设也,居然好笑的看着我,似发现我在看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完颜设也却是面不改色,仿佛喝了一碗水一般。

  “赵福金,酒已喝完,可觉得身上暖些了。”完颜设也微笑着看着我,没错,他竟然在笑,不仅在笑,而且笑得妖媚动人,勾人心魄。

  这个杀人狂魔怎么就长得这么好看,搞得我总是关键时刻犯花痴,上天真是不公平,他的脸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

  可是新的问题来了,一碗酒已经喝完了,我看着酒,突然想起了李白的一首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对,就说月亮。

  “大王,再来一碗,如此良辰美景,若无美酒相伴,岂不辜负了,这皎洁的月色。”边说着话,我再一次斟满了两碗酒。

  没想到的是,完颜设也很是配合,再一次一饮而尽,这一次,完颜设也什么也没说,一直看着我,好像在说,我看你想玩什么把戏。

  可是我没功夫管那些,心中只想着快点把完颜设也灌醉。于是,我再次添满酒碗。

  并站起身,对着窗口,举起酒杯,吟道,“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这是唐代诗人杜甫的《月夜忆舍弟》,此时此刻,吟这首诗真的很符合意境,赵福金远在大金,仅有的一母同胞的弟弟赵构,却在远方。我虽然对赵构没什么感情,却也确确实实的,思念亲人,吟完这首诗,我再次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