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是我的态度伤了她的自尊心。这一回,她有些心伤的说:“是不是不行?”这话竟是有些退缩的意思,我急忙安抚道:“其实还不错,别忘了,今日只是第一次练习,想攻克你的大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若没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还是称早放弃吧!”

  我站起身来,作势要离开,也不是不同她合作了,只是这件事乃是一件长久的事。如同淳加还没有做好自己的心理准备,再如和练习也不过是无用功,到头来也只是事得其反罢了。

  淳加忽然说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你说的我都懂,只要是能得到大王的青睐,哪怕只是短短一天也好。不,一个时辰也是好的。”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世间痴男怨女、爱恨情仇,最难一事莫过于有所求,而求之不得了。

  “一个时辰?你这要求也真是随意。只是一样,我也不想骗你。我这方法会让你进入他的视线,可情之一事,自古玄妙不可言。他能不能爱上你就看你的本事了。”

  这话并不中听,可句句是有理的。若不是看这淳加蠢的可以,我是真没打算多管闲事的,只是又想起那人的脸。分明是不爱这些女人的,却让这些女人为他争得头破血流,简直就是一个蓝颜祸水的妖精。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见不惯完颜设也的高冷样儿。私心里也想着,如果他爱上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想着想着便变成这副样子。

  “我知道,”她声音哑哑的,根本没有一点自信。

  “哎,想想以后,你就是他的身边人,他随便回一眼,便是要他生生世世只看你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妥的。”我哄着她,顺便为她幻想了一个未来,让她憧憬,好让她一直有份期望在。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碰上哪一天老天爷眼瞎了呢!

  果然,此话一出,淳加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很是期待的望向我,:“真的吗?大王真的能生生世世只看我一人吗?”那是不可能的……我嘴角抽了抽,这人简直就是有重度妄想症啊!

  一个最不受宠的夫人,一个单纯的夫人,一个武将家庭却一副娇羞模样的夫人,我还能说些什么好呢?

  千言万语在此刻也只化作了一句话,前途堪忧啊。

  等和淳加达成共识,窗外已经差不多黑了,走在外头,能清晰的听得见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刮在屋前的风铃上发出一阵阵佩坏琳琅的清脆声响,在一片空旷且只有微弱灯光的路上显得有些阴森。

  “来人,仔细搜索干净,现在仍是非常时期,别松懈一个角落。”远处传来侍卫的声音和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我有些担心,这里地方处的偏僻,如果是泽熙和大妃想对我做什么,毁尸灭迹是最容易的,况且,这么晚了我依旧在外头,也难免会有些闲话传出来。我想,在这样一片深宅大院里,想要我死的人还有很多,现在缺少的,也只不过是个由头,我也不会蠢到自己将这样一个由头加在我自己身上等死。

  月暗星稀一路冰,相扶慢行寒袭人.霜染明眸路无头,脚步加快摔跟头。

  果不其然,路过山泉边的时候我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栽倒在山泉里头,意料之外,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离我住的那地方很近的青竹林后,有一片温热的温泉,原本一阵窜透衣间的寒风被山泉里滚烫的热水侵占,一下子连骨头都要融化了。

  猛的灌进几口温泉水,本着求生的本能,兀自在水中挣扎着,暗想着是哪个神经病将温泉池子安在这样荒凉的地方,就在我暗自叫苦自己快死了的时候,身子被人一提,我终于重见天日了,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觉得救我的人绝对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人,当然,是在我没有看到他的那张臭脸之前。

  面前的男人将我拎起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在将我的头发剥开,看清楚是我以后,便想把我再按回水里,那样子是嫌弃的不能在嫌弃了。

  我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不管他会不会惩罚我,先将两条腿死死的盘到他的腰上,任凭他怎么扒都扒不开,开玩笑,就算是被完颜设也杀了我,我也绝对不要再回到水里,淹死的感觉可不好受,水也不咋好喝……

  完颜设也黑着脸,扒了几下没把我扒下来,冷声道:“下来!”

  搂着他的双手紧了紧,看了一眼濒临暴怒边缘的完颜设也,暗自吞了吞口水,我咬牙说道:“不要!”

  完颜设也的脸色又沉了几分,声音冷的就像这温泉外沙沙而过的寒风,他怒极反笑,说道:“赵福金,你这是在勾引本王?!”

  我没有说话,因为林子外头风太大,我也没有听清。于是老老实实回答着说:“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完颜设也冷笑一声,我还没来得及吱一声,他便使出更大力道一下子将我扔到不远处的水里,接着灌了几口水,骂了句完颜设也没良心,然后向着外头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身子被完颜设也提了起来,他问:“怎么样?”

  t:酷JD匠网9首}!发●+

  将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水吐出来,我苦着脸,说道:“不咋好喝……”

  “……”

  擦了擦眼睛上的水,耳边传来完颜设也嫌弃的训斥声:“赵福金,站好!你是没有脚吗?”

  我迷茫的看了一眼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脚下,这才发现,这池子很浅,最深的水也只淹到胸口而已,而我就在这样的池子里,差一点被淹死。

  完颜设也看了我一眼,嗤笑了一声:“我说赵福金,你不是真的打算一副鬼样子出现在这里,而是为了勾引我吧?”

  我一囧,这里的水连胸膛都没有淹过,而我刚好因为躲避巡逻的侍卫经过这么幽静,平日里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么多凑巧聚在一起,完颜设也要是不想歪,我都容易想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