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左右不过就是需要费心好好计划一番,计谋,我也会…….“福金姑娘所说,可当真?”眼前的淳如夫人有些惊慌。也是,论身份、受宠程度,她没有一分比得上泽熙,也就脸长的还不错,自然也就会奇怪我为什么会选她了。

  “自然当真,只不过,夫人总该记得我能帮你得到你想要的,可夫人也该记得我要的是什么~”我要一份三年的安稳,能让我在这三年里布出一个局,一个能将完颜设也套牢的局。

  “三年的安稳?仅仅……只是这样吗?”她有些迟疑,并不怎么相信。

  我自然不会告诉她,这三年我要做什么,只是模模糊糊的说道:“夫人,每一个人所求之事都不一样,你爱爷,不代表我跟你一样,你懂吗?

  “嗯,了解!”她点点头,心中的戒备也总算对我撤了下来。

  她又问:“那接下来,要做什么?”

  “淳加夫人,你知道你和泽熙相比,少了什么吗?”我端上桌上的瓷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有些意外,是上好的奶茶,乌黑的颜色,有些像芝麻糊,一股浓郁的奶香迎面扑来,香气盈盈。小小抿了一口,有些失望,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的味道。

  “如今朝廷灭宋不久,正是汉化高峰期。爷位高权重,更是要首当其冲。将这个换掉,以后就别拿出来了。你要学会品茶。”我把茶杯放下,复而坐在了椅子上,与淳加邻桌而坐。

  “有理,好。”淳加的另一大好处,只要是铁了心和人合作,便不会两面三刀、左右逢源,这一点倒是迎合了完颜设也的喜好。还是纯正女真族好直爽的性格,在日后得宠的岁月,只要淳加能坚持本心,完颜设也就不会亏待她。

  “还有你身上这一身的豹纹,马上换掉。”我有些头疼的看着淳加身上更偏男性风的女真服饰,也觉得完颜设也不错了,好歹封了她一个夫人。要是搁我身上,我宁愿和她结拜个兄弟。

  赵小福,你任重而道远啊!

  “这服装……不好吗?”淳加皱了皱眉,对于换服装有些不情愿。

  淳加很是认真的注视着我,用着不怎么顺口的汉话和我说:“这是我们女真最好、最原始的服饰。大王说过,他很喜欢。我、我不能换。”

  因为随口一句不辩真假的赞赏,能坚持多年来穿成像狩猎的蛮夫一样,也是不容易。

  我凉凉的笑了笑,也没打算和她委婉的阐述,直接开口问到:“哦?他说喜欢?什么时候?”

  淳加怔了怔,声音轻轻地,好似陷入了回忆一般,将往事娓娓道来。

  “四年前,我十七岁。第一次见到大王,是跟着哥哥随着六皇子在狩猎场上见到的。我和大王都看中了一头麋鹿。他是金册宝印的大王,而我不过是一个武将之女。我知道哥哥的担心,可我就是看不惯,我们女真的少帅,居然会是那副柔弱的样子…….”

  我有些意外:“你原来不喜欢这号男人?”

  她摇了摇头,又忽然害羞的说道:“可是后来,我在追击那头麋鹿的时候,走出了安全区,遇见了一头黑熊。它当时出现的突然,而我又没有防备,若不是大王出现,我可能不会活下来。”

  “你刚刚称呼他为少帅?”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我开口确定道。

  “你能相信吗?那时候的少帅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却能在我危难之时挺身而出救我,我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可我觉得,少帅救了我,那我就是少帅的人。”

  “相信啊!”能不相信嘛!能不眨眼就一剑剁下侍卫脑袋的人,绝对是天生的心狠。况且四年前他多大?十六岁啊。要知道,三岁见长啊。

  “福金姑娘你帮我真的是真心的吗?”她顿了顿,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按理来说,你也是大王的妾。可为何你还愿意帮我?相比你所说的三年安稳,你更看重的,不因该也是大王的宠爱吗?”

  我截断了她的问话,沉声说道:“我可不像你和爷,有一个所谓的救命之恩…….”

  她看着我问道:“福金姑娘不喜欢大王?难道……”

  “别多想。”看她那神情我就知道想起了谁,前几日里,大妃院前。我和完颜伊希之间的拉扯有不少人看到,再加上就在完颜设也面前,到现在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子了。

  我说:“试问,淳加夫人你对一个侵占你的家园,屠尽你的子民,残害你的兄弟姐妹之人,会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吗?”淳加闻言有些尴尬,灿灿的一笑,“这……”

  Uy酷pM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知道她已经清楚,我又说道:“所以夫人放心,我不是不会爱人,只是不会爱上姓完颜的人。说重一点,若不是和夫人是结盟关系,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一句话。”

  她有些担心的问到:“有件事我必须知道。你恨金人,我懂,我也不会告诉别人。可你不能存有伤害大王的心。”

  我有些忍俊不禁,保证到:“你放心,若是要动手,我一早便动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大宋的将士本就守不住自己的国土,又岂能全怪在金朝头上。”

  好吧,我又未说实话。这位淳加夫人倒也真是不好糊弄。看来今后的相处要小心了。

  一整天下来,淳加很努力,也没有甩脸子、摆谱给我。可饶是这般好学,我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后悔。她不是没有勾搭完颜设也的心,她只是做不到而已。

  “福金,怎么样?”几个时辰过去。淳加倒是个单纯的性子,没有一会儿便自主熟络的唤我福金。我也没空纠正,满脑子都是淳加只要一提起完颜设也便是一脸的娇羞。别说勾搭了,就是正常说句话都不行。

  “夫人,你这样……”我无比忧郁的望向天空,现在只有老天爷懂我了。

  淳加见我欲言又止,遂道:“福金,有什么不对的,你尽管提。”

  什么不对?哪里不对?呵,是哪里都不对。只是这样的话不好明说。对她这样的人,还是要鼓励为主,要知道现在还是初步阶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