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心下一惊,连忙看向一旁的完颜伊希,即便是他,也有些迟疑,这是为什么呢?无非就是已经怀疑我的身份了,或者,赵福金怎么敢这样和他说话?

  绝对不能在这里就被怀疑,为求自保,装着有些为难的对完颜设也说道:“其实,是之前大妃带走了我身边的小丫头,她叫之罗。”

  他神色未变,只是开口道:“大妃有统管三院的责任。”

  “妾知道,只是……”

  “嗯?”

  我跪在地上,俯下身去,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如果真的能让完颜设也出面,那总比我硬闯要好太多了。

  我:“求您了,这丫头再怎么说,也是为了我才惹怒了大妃娘娘的,若是这样,大妃娘娘想怎样惩罚我都可以,只是一样,别让他人代我受过。”

  完颜伊希在一旁单腿而归,伸手过来拉扯我,“福金,你先起来。”

  这男人也是够了,在正主面前还敢这么拉拉扯扯的,这样一来,便又没有办法让完颜设也相信我了。

  “你放手!”我一把推开他,他一时没注意便松开了手,我脚下一崴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向地面,“碰!”的一声,脑门直直砸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多想,一阵晕眩感袭来,眼前一片漆黑,最后刹那间只觉得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命中犯煞,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如此娇弱的砸晕了。

  黑暗中落入了一个极为温暖的怀抱,不怎么熟悉的清香萦绕而来,应该是完颜伊希吧……

  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了,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唤了句:“小青?”一张口,才发现声音喑哑的不成样子,和湖里的鸭子有的一拼了。

  “公主!你终于醒了。”身边人猛然扑上来,正是多日一直未见的之罗,真是意想不到,我晕了以后完颜伊希居然把之罗救出来了,看来他还不是那么没用。

  看●正1版E\章节Z3上5)酷i匠W网#d

  “完颜伊希救你出来,可有人为难你吗?”比如完颜设也,还有他的老婆们……

  之罗没有说话,突然伸出手探了探我的额头,嘀咕了一句:“不烧啊。”

  “说人话……”

  “公主,你是烧糊涂了吗?是完颜设也那个家伙抱着你回来的呀,这里有完颜伊希什么事儿啊?”

  说着她从一旁桌上的食盒中端出一碗黑乎乎的东西,不过只要闻闻空气中那一种淡淡的味道就会知道,这玩意儿绝对会是中药什么的。

  而对于这种不惨任何稀释物质的中药,比黄连还苦的东西,我一般都是拼死拒绝的。

  “公主,我也知道您不想喝这府上的东西,可既然您已经决定回来了,你就要学会适应啊,再者说,这也是为了咱自己不是?咱们要是不喝这东西,你的身体怎么能好;您要是身体不好了……”说到这,她越来越小的声音干脆降了好几个音调,手掩在鼻子上,声音微弱的就和一只蚊蚊直叫的苍蝇一样,“还怎么勾引那个混球一样的完颜设也?”

  我白了一眼之罗,对她的一凡说辞表示完全不赞同,要知道我现在已经完全拒绝勾搭完颜设也了,我自己有没有反骨我不知道,可我一定不可能像这府上其他女人一样对着他低声下气,而完颜设也又是天生有一副傲骨的人,如果有人胆敢挑战他的权威,他可不会像那些偶像影视,总裁小说那样觉得新奇而产生兴趣,而是会直接灭掉那些反对他们的人群,况且赵福金身份尴尬,就算获得了青睐就如何?亡国公主,曾被强暴,仅仅就是这两样注定了赵福金不可扭转的命运,完颜设也能从完颜离布手上得到赵福金,自然还能再将“她”送给别人。

  在之罗犹如盯贼的注视下,刚一喝完药,我的胃里便是一阵翻滚,忍了不到一秒钟,哇的一声便吐了出来,小一会儿,我当真把胃酸都要吐出来了,之罗很是担心,可没有嫌弃我,直接用绣帕替我接着,看见我终于消停下来,这才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晕了三四天,一口东西也没有吃,怎么突然会吐呢?”

  我翻了翻白眼,刚要开口,只觉得喉咙一阵不舒服,之罗反应快,将一盏白水递给我,我急忙灌了一口,那一种恶心的味道这才终于被压制下去。

  看着之罗闪亮亮的眼睛,在她未开口前我急忙打断道:“你别想再让我喝那东西,去,给我准备一小碟蜜饯吧。”

  “蜜饯?什么东西?”之罗有些无语。

  “哦!”我拍了拍脑门,也不知道宋朝大金有没有那样的小零食,我向她极尽所能的形容了一下:“额,就是……”

  “就是大红枣,然后没有斛,被糖腌制好的。”

  “哦?!甜枣吗?有的有的。”她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公主最近怎么竟是说一些新奇古怪的词,要不就是句子,我都有些听不懂了……”

  “额……你看你,一看就没有好好念过书,书上说,甜枣,以盐,糖腌制,又可称之为蜜饯。”

  “……公主,您确定不是自己杜撰的吗?”

  我早已泪流满面,之罗,你不拆自己人的台会死吗?

  碰了碰包的像个粽子样儿的额头,疼痛如潮水般席卷而来,我的意识渐渐又开始有些靠偏游离,用力掐了一下大腿,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正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当口,之罗无比忧郁的声音在一旁悠悠的响起:“公主……你刚刚掐的……是我的腿……”

  “呵呵……”我讪笑两声,有些无奈的松开爪子,这才看到之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们两个人正闹得欢乐,忽然有人在房门外通报,说有贵客到访,我和之罗对视一场,看来今天有场硬仗要闯,只是,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我,也万万没有没有想到,这一次一来,便是两位。

  好在侍女通报是提前的,他们还没有到,我就让之罗讲了讲来我这儿的两个人是谁,泽熙夫人和淳加夫人,在这偌大的真珠府里,做不上夫人的人都不值得一提,而那真正风华绝代的九个人中,囊括大妃在内,最受宠的便是这位泽熙夫人,完颜设也每月除了固定几日在大妃院安息,但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呆在这位泽熙夫人的泽熙院;而这位淳加夫人则是九夫人中排名最末的一位,倒也不是按年级排,而是这位夫人见到完颜设也的面多年来屈指可数,我有些不明白,这两位可都是人才,找我做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