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人真是一个清官。”梁青感叹道。

  “是吗……”我笑了笑,这罗开韩倒也聪明,自己自杀的效果可比投降金朝的效果更佳,毕竟哪个王朝也不喜欢朝三暮四,会选择背叛自己母国的人,也会为了活命而背叛任何一个国家,而且如果他活着,这罗霞的身份绝对会一落千丈,自己也会背负千古骂名,若他死了的好处,就像是现在,就连一个小小的丫头梁青,都觉得他是一个难得的清官,其实哪里是什么清官?

  我也懒得继续跟这倔强的小丫头争辩,身上越来越懒,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将这小丫头打发走了。

  倒在床上,这才想起来我和之罗自上次不愉快的谈话之后,这丫头就一直没来找过我,也不知道是还在生我的气,还是不敢来找我,想到她身上未消的伤疤,我也有些愧疚,她之前是被大妃送出去的,现在又跟着她跑了回来,估计有不少人等着给她找麻烦,也没心情再计较其他,我急忙冲出院子,抓了一个懂汉话的小侍女,终于问到了之罗的下落,她果然被大妃抓到了大妃院,能在一众女人中牢牢抓住这独一无二的正妻位置,这完颜设也的大妃,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好惹的货,我有一种直觉,这大妃的目的,绝对是让我自己去提之罗,她连之罗都容不下,不要说是死而复生的我了。

  …………

  “这里是大妃院,无召不能入院。”还没走到大妃院的正门,便被侍卫们拦了下来。要说这真珠大妃也真是矫情,既然要我亲自找上门来,也不说跟这些侍卫通个气。

  “请跟娘娘说一声,福金来接侍女之罗。”我纠结了一下,选择用文绉绉的说话方式。

  “……”拦在门口的侍卫脚步不动,面无表情的,一句话也不说。

  “让我进去吧,两位。”小心你们主子知道你拦住了我,让你们好看……

  “不能。”

  “那可否通报一声?”我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之罗于我,于赵福金,都有着非凡的意义,而我的宗旨是,即便我们中间有了问题,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事,而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这事上做出手脚。

  “福金,这是在做什么?!”身后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自然不用想也知道这男人会是谁,完颜伊希,因为完颜设也只会叫我蠢货。

  完颜伊希走上前来,一手将挡在我身前冲我刀剑相向的侍卫打翻在地,盛怒的冲着那倒地的侍卫吼了几句,我没听懂,应该是女真族语。

  “福金”他唤我。

  “啊?”我愣了愣,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换成了汉话。

  “他有没有伤到你?”他有些着急,伸手就要摸到我身上来,我急忙跳到另一边,见他又要跟过来,我急忙出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你还在生气?”他好看的眉目透着黯黯的忧伤,看起来,竟是有些委屈。

  想起昨日里完颜设也的极端手腕,再看看在这大妃院前也毫不避讳叔嫂关系的完颜伊希,我总是有一种直觉,或许赵福金本尊和完颜伊希之间这纷乱的关系完颜设也也是知道的,毕竟他也是这里的主人,就算他忘记了赵福金,但总不能忘记自己的表弟吧。

  想了想,这完颜伊希肯定和赵福金很熟,也要比这府上其他人更加了解她,为了安全起见,决不能在他面前露出破绽。

  “我没有生气啊。”我眯着眼睛自以为的摆了个既不亲密也不疏远的笑容,却被神情激动的完颜伊希一把搂进怀里,用女真话叽哩哇啦的讲了一大堆,愣是一句话也没听懂,不过看他这副状态,估计说出来的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总之,他能相信我是赵福金就好,也算继仙郎,之罗,完颜设也之后,我第三个攻占的人物。

  "1酷:Z匠GQ网首`b发a《

  “福金,我很开心。”他由衷的语气在我耳边响起,寒风兜着他呼出的暖气嗖的一下钻进耳廓里,有种寒风钻进心口的感觉,真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忍了一会儿,看他并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而我实在是受不住,一把将他推开,好在他也走神了,也没有过多挣扎。

  他看着我,目光不明,也没有说话。

  我连连咳嗽几声,不自觉的开口解释道:“这里,好歹也是大妃院,额……额……”我愣了愣,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只好心虚的道了句:“你好歹也要注意些。”

  只见完颜伊希原本渐渐暗下去的脸闻言瞬间恢复了,巴巴的又粘了上来,左扯右扯这才扯到了正事上,问道:“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没什么”之罗是一定要救的,但不是由他去救,这宅门深院里的主母有哪一个是纯善的?不管这赵福金和完颜伊希再怎么样的暧昧,可她现在名义上还是完颜设也的人,而完颜设也是不会将赵福金交给完颜伊希的,在这一点上,我仍旧相信史书。

  “那你怎么还出来?听哥哥说,你受了伤?”他又问,语气变得柔柔的,有讨好宠溺的意味。

  “只是一些小伤,没什么大碍的。”看来之罗是要尽快救出来了,不然我完全不知道要怎样和这号人相处。

  “伊希?!你怎么在这里?”完颜设也从远处不缓不慢的走来,一袭银白色的战甲环身,骨节分明的左手握着一把剑,饶是如此,落在我的眼中还是有一种温润如玉的青衫公子执扇长身如玉立于竹下的感觉。

  他走近了便才注意到了我,温柔的嘴角变得凛冽起来,看了眼我,问道:“蠢货,你怎么在这里?”

  我毕恭毕敬的弯了个身,本着就算不要脸也不能让他找茬的信念,颇有些献媚的说道:“这不是,正要给姐姐请安呢。”

  哼,我就不信,躲不开你还不容我恶心死你吗?

  果然,完颜设也露出一阵嫌弃的表情,嗤声笑了笑:“她怎么整你的,本王又不是不知道,你装什么?在这里,别整你们宋人那套阴奉阳违的一套。

  我立刻点点头,“您说得对,其实我是来找大妃吵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