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转念一想,这紫兰夫人来的这样快,又急于在我面前立威,料想也不会多受宠,所以才敢在我这样一号不存在的人物面前耀武扬威,那么这样一来,就算是我和她对着来,估计不会受到太多挤压,这真珠府女人比金钱还多,如果人人都能骑在我头上,别说报仇了,恐怕就是平安生活着,都是难上加难的一件事。必要时,我也要在这些女人面前树立自己的威信。

  “难得夫人也知道我还是一国公主?感谢夫人的自知之明,”

  “两位妹妹这又是何必,都是自家人,吵来吵去的伤了和气,传到爷的耳朵里,爷也不会开心的。”姗姗来迟的罗霞惺惺作态的在一旁劝架,我自然也不会认为这个第一次见面,而且又是完颜设也的女人,对同属于完颜设也姬妾的赵福金,会真的去担心这些姬妾间的和睦?

  “姐姐们说的是,姐姐们屈尊能来,便已经是给了妾身最大的面子了。”

  我附和着罗霞的劝言,也赶紧说上几句卑躬屈膝的话,好让这两个觉得我还是那个传言中可以任人宰割的赵福金,能在这珍珠府邸混的上号的夫人,基本都是逢高踩低之徒,想必今日和赵福金本主也是第一次相见,所以,亦真亦假的表象也正好可以混淆是非之人的注目。

  果然,罗霞和紫兰相互对视了一眼,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意味深长,这样的眼神代表什么不用说也知道,大概就是说,我果然如传言中一样,很懦弱这样子的嘲讽。

  看着挡在门口的两个女人,我有些头痛,又等了一会,见两人既没有话说也不离开,也渐渐不耐烦起来,最后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开口问道:“两位夫人不进我这房中喝杯茶?”

  原本只是想和她们客气一下,却没有想到这两人还真有打算进屋的意思,于是又加了一句:“哦,两位姐姐可能不知道,这里头刚才死了一个侍卫,这会儿尸首还没处理干净呢。”

  两人眼底纷纷闪现一丝意外,紫兰伸长了脖子深深地向半掩着门的房中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一变,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这屋子里头有什么好进的,罗霞夫人你也不怕失了身份。”语毕也冲着罗霞缓缓摇了摇头。

  !W酷;匠S网正~l版首发!

  “那妹妹好生休息,我们就先回去了。”罗霞夫人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我还是挺佩服她在这种时候也不忘寒暄几句,可谓是将礼尚往来的传统中华美德宣扬到了极致。

  “恭送姐姐。”我求之不得。

  “这罗霞夫人,汉话怎么说的这样顺畅?”我问梁青,按理来说,金朝灭了南宋,两方自建国开始,就是不共戴天的世仇,如今虽然南宋被灭,但被灭时间尚不足一年,这真珠府里连完颜设也的汉话也是半推半就,这罗霞夫人的汉话,要是不是事先知道她是完颜设也为数不多的几位夫人,我都要以为她是南宋的人了。

  “这罗霞夫人本就是南宋的人啊。”梁青看有讶异的看了我一眼,想来这件事在这偌大的真珠府邸已经不是秘密,所以我不知道,梁青才会觉得奇怪。

  “哦,我有些忘了,你再讲讲?”我有些含糊的问道,这些事我迟早是要知道的,好歹梁青年纪尚轻,又刚入这府上不久,对赵福金本人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我倒也不担心会被她看出什么破绽。

  见我这样说,梁青也没有再度怀疑什么,而是给我介绍起了这位罗霞夫人,“这位罗霞夫人,按理来说倒算是这大金能占领开封的功臣,她爹正是开封府尹罗开韩……”

  我勾了勾嘴角,话说到这一步即使梁青就此住口,恐怕也能预见这之后的事,无非就是卖国求荣,加之为了稳固地位,就将女儿送给了攻占开封的主将领,好让金朝看到他所谓的诚意。

  “那时攻占开封的主将是否是完颜设也?”

  梁青点点头,又有些疑惑的问道:“姑娘,你怎么知道?”

  我撇撇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那完颜设也就同意接了这么个女人回来?然后还封了她做九夫人之一?”要知道,以史书和我昨日亲眼所见他那无比彪悍,如同魔鬼般的举动来看,这完颜设也想要攻占开封府,这开封府还真没有谁能拦得住他,他这样的人会轻易妥协吗?当然不会!况且那罗霞夫人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不说比不得赵福金本人,就连同她同气连枝的那位紫兰夫人都要更胜一筹,而史书上的完颜设也喜爱美女。

  梁青歪着头细细思索了一番,然后神秘兮兮的伏在我耳边说道:“听说这罗霞夫人小时候并不是在开封府长大的,奴婢也不敢确定,只是听闻这位罗霞夫人较其他夫人都不同,主上虽然不怎么去那位夫人的闺房,但是每每见了却也极为礼待,奴婢想……”梁青顿了顿,抬头看了我一脸。

  我挑挑眉,看来这女人和开封在三天之内被沦陷有着直接的关系,“想到什么,你就直说。”

  梁青吞了吞口水,声音压得更低,“开封的罗大人,是位难得的清官,奴婢也是听从开封逃出来的哥哥说,这位罗大人见开封被破,自己难辞其咎,是和一众俘兵自杀于阵前的,好多人都看见了。而开封府尹的玉印也是罗大人的幼女,也就是咱们这里这位罗霞夫人亲自交到主上手里的。”

  听到这儿,我已大概能猜到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这罗霞夫人是开封府尹罗开韩的幼女,但是自小确是在大金长大的,八成是被可以当做特工来培养,而这罗霞在宋金开战回去,估计也是想招降自己的家族,而那罗开韩罗大人一面痛心于女儿突然之间成了敌国的特工,一面又觉得愧对女儿,加上朝廷耽误最佳支援的时间,导致开封迫在眉睫,为了让女儿能在大金抬得起头来,这罗开韩这才敕令开封将士悉数自杀于城门前,这才有了历史上,那所谓的十大历史谜题,靖康之难前夕,开封数千将士神秘消失的传言。但谁又能想到,那所谓的谜题,不过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父母官,为了保住自己的女儿,而选择的献城之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