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完颜设也的夫人们

  “爷,此事已经过去了……”计谋已然得逞,却又不能让完颜设也觉得我故意挑拨离间,这样一说,不仅坐实了有人陷害我的事实,而且也显出赵福金本来就懦弱,不愿意惹事的性子。

  “哼,也未免高看你自己了,本王有说追查此事吗?本王非但不查,还要奖赏此人,你有何意见?”

  我点点头,诚恳的说道:“如此便好。”

  完颜设也冷笑一声,骂了一声:“蠢货”,就直接转身离开了,九娘深深的看了我几眼,恭敬的福了福身,临走时将门外的侍卫全部撤走,换上了几个穿着宋装的侍女,故意用汉话说道:“里头这人是你们旧日里的主子,好生伺候着吧。”

  我知道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来人!”我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姑娘?”门外进来一个穿着绿衫的小丫鬟,十一二岁的年纪,也不敢抬头看我,用脆生生的喊道。

  “你是汉人?”我问道,这金人说的汉话中总有一股浓重的方言味,和与普通话无异的宋朝官方话相比,还是极好区分的。

  那小丫头有些胆怯的点点头,“是的。”

  “你叫什么?”我又问道,在这偌大的王府里,我需要有自己的心腹。

  “绿奴”她恭敬的回答。

  “绿奴?我给你取个名字好嘛?”我问道。

  她抬头,有些期盼的点点头。

  “在宋朝时,你姓什么?”

  “奴婢姓梁。”

  “梁?”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东京汴梁的梁,奴婢家里穷,又因为是个姑娘,爹爹说有了名字没有办法养活,所以就没取。”许是看我没有一般主子的脾气,她的话也多了起来,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拘谨,这就是我看中她的地方,因为年纪小,心智还算单纯,不像九娘那么势利,也不像之罗那样奴性根种。

  “很好的姓,你姓梁,又喜欢穿青色的衣裳,以后我便叫你梁青,愿意吗?”

  小丫头很开心,弯着嘴角笑了起来,我眼神迷离,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仙朗,如果,如果仙朗还活着,是不是也和她一样,为了一点点小事就这般开心呢?

  “姑娘,你在想什么?”梁青问我。

  “我的一个小妹妹。”我笑了笑,温和的看着她说道:“比你大一些,她很漂亮。”

  “那,有姑娘好看吗?”她问道。

  “有,她就像是天上来的仙子一样,是这天下最美的姑娘。”

  梁青瞪大一双眼睛,傻乎乎的看着我说道:“比姑娘还漂亮?果真是天仙不成?”

  看着那一双和仙朗一样纯澈的眼睛,我有些茫然,总是能将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容颜也和仙朗相差十万八千里的瘦弱小丫头和孱弱却不是温婉的,那可怜的仙朗重影在一起,明明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我竟也能把梁青当做仙朗,这倒有点像老人们口中的开天眼,能看清心中心心念念的人,哪怕这个人相隔万里,甚至是阴阳永绝。

  “姑娘?”梁青有些迟疑的喊了我一声。

  我一怔,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强迫自己从缅怀中挣脱出来,疲倦的眨了眨眼睛,笑着对梁青说道:“小青,我有些困了,你能帮我守在门外,不让任何人来打扰我吗?”

  梁青面露难色,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很真诚的点点头,临走时将屋子里兮兮散落在地上的碎渣收拾走,然后恭恭敬敬的倒退离开,将房门轻轻扣上。

  ‘{看正版R章?节Es上4q酷ZZ匠vW网%

  空气中还残留着血腥的味道,饿了一整天,桌子上堆满的山珍海昧竟然一口也咽不下去,这也难怪,要是真有谁看到之前那一幕还能吃得下一口饭,只能证明这个人的胃和心都太坚强。

  “姑娘!”没有一分钟,甚至来不及我多喘几口气,门外就响起了梁青十分惊慌的叫喊声。

  “怎么?”

  还未来得及听梁青说什么,远处传来女人尖锐且高亢的声音,“罗霞夫人到!紫兰夫人到!”

  夫人?那不就是完颜设也的女人?

  “姑娘,这两位夫人颇受主上喜爱,姑娘……”她欲言又止的看了我一眼,估计也是希望我不要不自量力和她们对着来,在这样的地方,还能有一个人这样为我,我不由心头一暖,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我不主动招惹她们,她们也不能让我怎么样。”

  梁青还是有点不放心,看了看由远及近的两个女人,她再次开口提醒道:“姑娘,这两位夫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注意……”说着,她有些愤恨的看向其中一个女人,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穿紫衣服的是紫兰夫人,姑娘你,一定要小心她。”

  “我会为你报仇的。”我说。

  “什么?”

  我摸了摸她的头顶,“她欺负过你是吧?”

  “姑娘……”小丫头明显很感动,脸上不由自主的显出一副泫然欲滴的模样,看着可怜兮兮的,让人很心疼,“姑娘,你说,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得得得,我替你报仇,你好好看着,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不准阻碍我便是。”

  梁青口中的紫兰夫人先一步到达,先是气势凌人的说了一句话,走近我的时候,梁青还是很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当然,“敌人”当前,我也没空去安慰她。

  “你就是废宋的公主?”她讥笑不屑的讽刺,甚至高傲的不看我一眼,有点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废宋?我倒忘了,这一年,北宋已经正式亡了,四个月前,正好就是赵福金选择自杀的前一晚,金国上下举国欢腾,只有那些亡了国的女人,还在煎熬。

  见我不说话,梁青在一旁咳嗽了一声,我抬头,问道:“所以呢?夫人有何见教?”

  “见教?妾哪敢呐,怎么说我如何能比得过一国之公主呢。”要说这紫兰夫人也是个极品,这赵福金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和完颜设也的各位夫人争宠的资格和表态,这紫兰要说找对手是不是找错了目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