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上传来有些熟悉的男子声音,我抬头望去,看到了不远处的完颜设也,目光不由自主的转移到他的鞋上,用来踩尸体的左脚已被那个大姑娘褪去,感受到我的注视,他又往干净的地方挪了两步,好看的手指轻轻掩鼻,有些嫌恶的说道:“真脏。”

  目睹了完颜设也那一瞬的残暴,我已经提不起一点力气和勇气和他对抗了,可以说,我有点明白了,赵福金为什么会选择自杀,这完颜设也根本就不是人,就好像是披着一张华丽皮囊的九尾狐,阴晴不定,留在他身边的人,甚至每天都要担心自己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报仇的第一步,甚至还没来得及实施,我却已经打起了退堂鼓,或许这样的想法真的很消极,可人就是这样,害怕被折磨,害怕死不瞑目,我虽然生长在人人平等的世界里,可我也害怕不明不白的死去。

  “怎么?哑了?我救了你,你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完颜设也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平静的就好像是午睡前喝着一杯茶水,若不是亲眼目睹,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么一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就是一脚剁碎别人脑袋的恶魔。

  我缓缓立起上半身,虚弱的点点头:“谢谢。”

  “哼!”完颜设也冷冷哼了一声,我从他的双眸中看到一丝一闪而过的失望,我不由冷汗津津,因为上次我的多话,他一定对我起了兴趣,这本是我最为期待的事情,可现在却成为我唯恐避之不及的事,被这样一个人注意到,他就算喜欢上我,难保有一天,我惹他生气,而那命丧黄泉的侍卫就是我的前车之鉴。

  我静静地跪在地上不敢动,也不敢抬头看他,希望这家伙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是不想再和他多呆一秒,万一他一旦发现我和赵福金的不同,估计我的下场比刚才那个侍卫好不了多少。

  “这是第几次了?”完颜设也阴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说法,“挺多次。”

  “什么?!”完颜设也陡然暴怒的吼了一声,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襟,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我提了起来,“蠢货,就不会告诉别人吗?!”

  “呜呜……”

  脖子被衣服紧紧的勒住,我简直无法呼吸,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好歹要把命给保住,拼尽力气胡乱的蹬了两下腿,又听见某人吼道:“说话!”听他这么说,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倒是想说,你倒是先把我放下来啊!!!

  完颜设也很快也看出来我的问题,双手陡然一松,也不说扶一下我,脚下一崴,压根站不住,直接摔在地上。

  “咳咳咳……”顾不得脚伤,我赶紧吸了几口空气,就差那么一点,原来死亡离得我这么近。

  想想真是可悲,这赵福金在这偌大的王府,原本还有之罗这么一个朋友,现在看来,之罗因为亡国亡家,又因为她懦弱,对她的态度不会好到哪里去,就算是我,对她也很愧疚,面对完颜设也这么个暴力倾向严重的人,别说报仇了,这赵福金能活了一年多,这才是最牛叉的地方好不好。

  想到这些,又想起刚才还差那么一线就要死了,可这个男人还要埋怨她忍气吞声,我毫不避讳的看着他,质问道:“告诉别人?告诉爷吗?呵,那我还是不是要谢谢爷呢?谢谢爷直到现在才记起我?谢谢爷之前对我一直不闻不问?不知道的,我还以为爷的意思,就是要我自生自灭呢,以前怎么不见爷这么关心我呢?”

  完颜设也脸上一僵,怒意也凝固在脸上,半晌,才脸色晦暗的说道:“你可以和九娘说。”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所谓的九娘,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来这九娘就是侍卫们口中的大姑娘,这件事明明就是她的始作俑者,在以前还不知道给了赵福金多少苦难呢,靠她?那赵福金也就不会选择自杀了。

  听到我的笑声,这位九娘脸上明显闪过几丝慌张,也对,她没少折磨赵福金,也害怕我将以前的事情加上今天的事情都抖出来。

  看这完颜设也的态度,这件事要是知道原委,他也不会就此罢休,前提是他要相信,一个是真珠王府的管家,一个是战俘送来的妓女,况且赵福金以前还跟过金朝的二皇子,这个人和完颜设也一直是死对头。

  “金娘此言差矣,主上非凡人,只是夫人见到主上,总是会被主上威严所吓,每每相见既不能共处一室,金娘怎能有怪主上之意?”

  好一招先发制人。

  我抬头看了看,背对着完颜设也,面对着我的九娘眼神有些犀利,警告意味浓重,大有猜准我不敢告状的意思。

  &l酷匠h网永久$免费,F看d小)说

  “怎么不说话?”完颜设也皱着眉,看不出情绪变化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替我悲哀而已。”我摇了摇头,凉凉的笑了笑。

  “说清楚。”完颜设也有些不耐烦。

  “九娘曾说,对爷对偌大的真珠府邸来说,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爷的夫人妾室很多,我又算什么呢,爷或许不相信,从悬崖上被人推下深渊,我几经生死,朦朦胧胧间总感觉能看到爷的眼睛,靠着一份恐惧,竟也能支持着我活下来,爷可能都忘了我的存在,而我却依旧要靠着爷才能活着,这不是可悲又是什么?本来以为回到这里,能远远的看一眼爷也是好的,却被人这样侮辱,这不是可悲又是什么?”我一字一句的说着,说到一半竟然被自己杜撰的这一份悲惨感动,眼睛一眨,眼泪犹如开闸的洪水般宣泄而出,意境十足。

  “……”闻言,九娘脸色一变,刚要开口辩驳,被完颜设也摆手阻止,完颜设也问道:“你是被推下深渊而不是自杀?”

  我心中大喜,这完颜设也倒也不笨,一下子就抓住了主题,也不枉我前前后后铺垫了这么多煽情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