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罗冲我招招手,我急忙快走了几步,跟上她。

  说实在的,之罗过目不忘的本事真是一绝,十天后在问了一个老农户路后,我们居然已经到了坐落着真珠府的长恒山脚下。

  “公主,你想好了吗?”之罗问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之罗不是害怕,而是担心我,毕竟当初的赵福金之所以会跳江自杀,就是因为真珠府和完颜设也。

  “之罗,你想要报仇吗?”

  “想!”之罗还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让我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小妮子的血性不小,比起赵福金来说强上不少。我回来就是为了复仇,这过程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事,可我不能拖累之罗,如果她不想报仇,我会将她安置好,想尽一切办法送她回北宋,可既然她想要报仇,自然更好,毕竟她知道太多真珠府和赵福金的事,有一个百事通在,总比我一个人摸索强。

  “公主,我们要偷偷上去吗?”

  我抬头望了望戒备森严的长恒山,忍不住咋舌一番,果然是一等一的素质,这里的士兵可不比刘家寺的那些乌合之众,而是正宗的金兵精锐,就比如这连下十天的暴雨,这些金兵照样一板一眼的在雨中矗立,一双尖锐的眼睛仿若鹰眼一般扫视着山脚下来回的平民,别说是我和之罗两个大活人了,就算是只兔子,想溜上山都很难。

  “走!”我拉着之罗就往山门正大光明的走过去。

  之罗连忙拉住我,有些焦急的问道:“公主,你傻啦?”

  我冲着她摇摇头示意她别说话,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还没等靠近山门,便被拦了下来。

  “什么人?”守山的士兵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起来,这完颜设也的兵养的真不错,这赵福金少说也是个绝世大美女,一个小小的士兵竟然也能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我哼了一声,十分得意的说道:“我可是真珠大王最宠爱的妾!”

  一句话出口,不光一旁的之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就连面无表情的这兵士也是嘴角一抽,可见我这句话果然没皮没脸。

  那士兵有些迟疑,我刚准备再放个大招,突然听到身后一声惊愕,语气里还有些惊喜的声音响起:“福金!”

  我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嘴角,能在这里唤我一声福金的男人,只有完颜设也了。调整了一下心态,转过身刚想礼貌性的唤一声“爷”,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来人一把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往山上走去,之罗抬步就要追上来,我朝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乱来。见之罗停下脚步,然后才将注意力都转在身下这人身上,看来这个人就是完颜设也了,对于一个力气比我大,武功比我好的男人,我可没有傻到挣扎的地步,既然主动送上门来,也就只好既来之则安之。

  “碰!”那人一把把我甩在床上,我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屁股,这个五大三粗的糙汉,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我刚准备抱怨几句,抬头看到他的脸时,有瞬间的失神,他呀的,这史书上可没说,这完颜设也是个俊俏的玉公子,她一直都以为他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嘞。

  “这些天你去哪了?”完颜设也有些生气的问道。

  “爷!!!!!”我猛然扑到完颜设也身上,一把环住他健硕的腰身,哀伤的说道:“爷,我好想你!”

  感受到怀中人一瞬间的僵硬,我有些讶异,这完颜设也对赵福金倒也不是不闻不问。

  刚想离开他,却被他紧紧锁在怀里,呼吸尽数喷洒在我的脖子上,痒痒的,他略微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我不信,我感动了索玛神,是她让你死而复生的对吗?”

  被他这么一搂,我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也不敢挣扎,至少故事中的女主要是挣扎起来,说不定这禽兽还会燃起不必要的情绪。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完颜设也问道,顺带还吻了吻我的脖子,我浑身一个激灵,强忍住想要抽他一个耳光的冲动,丫的,当我是妓女吗?!

  我抖了抖,颤抖着声音回道:“我,我这是激动的。”

  他笑了笑,“还有好多事情要和你谈谈,今天你就在这里睡吧,让你的婢女们准备一下。”

  我瞪大了眼睛,这地方典型就是完颜设也的房间,不待这样玩儿的,合着我这才刚回来,他就……,况且我还没准备好啊。

  说话间我扶着额头摇晃了几下,随即倒在他身上,完颜设也大惊,问道:“福金,你怎么了?”

  “爷,妾头晕。”我虚弱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他有些惊慌,我更多则是有些疑惑,这完颜设也对赵福金看样子还是挺宠爱的,可,以史书对赵福金的描述,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宋代,一个不出深闺的公主,想要鼓起勇气自杀决非易事,况且赵福金绝非烈女子,不然也不会等到北上大金之后受尽折磨第二年才死去。可是,如果在她生前有什么让她难以接受或者是无法释怀的事情发生,到极有可能刺激她自杀。

  我之前一直以为可能会是完颜设也的残暴所致,可今日从完颜设也的态度上来看,他非但不残暴,还有那么点温润如玉的感觉,配着赵福金的性子,应该算刚好,也不知道这赵福金是怎么想的。

  “爷,没事的,休息休息就会好,您别担心。”我装着柔弱的样子劝慰道。

  更新Y最w快上h酷匠网C:

  “哎,哥哥性子不好,你别再惹他生气,不用多久,我就会来接你。”完颜设也看着孱弱的我,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犹如噼里啪啦的一道闪电将我的心底炸开,合着我刚刚出卖了色相,结果此人却不是完颜设也,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比这件事更加操蛋的吗?!

  “哥哥!那你是?”我没好气的问道,得知他不是完颜设也,却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想狠狠的揍他一顿。

  “福金,你,你不识得我?”这男人捂着胸口,一脸惨淡的问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这个人看起来和赵福金熟的很,到不能还没见着主角却在他这儿露出马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